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五百五十六章 楚子富分家

第五百五十六章楚子富分家

梁小珍倒是想撺掇楚吴氏去丞相府找林氏要好处,不然就威胁她把她的往事添油加醋都宣扬出去。

但楚吴氏骨子里的欺软怕硬、趋利避害的特质此时就显露了出来。

林氏没有娘家的时候,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可着劲儿作妖欺负。

林氏母女做了生意赚了钱的时候,她有心思觊觎,也想着从林氏手里扣出钱财。

但是等她知道了林氏背后是丞相府,且非常不待见他们家的时候,她的内心已经生不出攀附之心,剩下的只有恐惧和畏缩。

别看她每天念叨着,想让林氏回心转意,帮扶他们楚家。

但她心里想的更多的,是怕林氏小心眼,还记恨着她那些在楚家受的委屈,然后回来报复。

所以,她把错处都怪在了苏容慧的身上。

认为如果不是她狐媚,勾引她儿子,她儿子跟林氏的感情也不会不好。

这个时候,楚吴氏倒是忘了,当初苏容慧带着比林氏和刘大花都多的嫁妆进门时,她的欣喜若狂了。

楚家老宅太多奇葩,在这里住久了,正常人都会变得压抑。那些活得如鱼得水的人,显然不是一般人。

不是本身脑子就有点东西的人,就是意志不坚定,被同化了的人。

而蒋海燕,显然就是一个普普通通不肯与傻逼同流合污的普通人,她嫁过来后的日子,真是苦毙了!

楚子富对她倒是真的好,体贴温柔,真真是把她放到心里疼爱。

楚子贵这个小叔子,对她也是敬重有加。

可除了这两个人之外,这老宅的人,可真叫一言难尽。

她是新妇,不好意思说,但是她其实特别想搬出去。

楚子富看出了她的心思,心里暗暗着急,私下里让楚子贵帮着出主意。

楚子贵早就对这样的家人没了惦念,直接开门见山。

“大哥,你就直接跟娘说就好了。”

楚子富惊讶:“你就让我直接说?”

那他娘不得疯了?不得上房揭瓦,要死要活?

毕竟,在她们眼里,是父母在不分家的。

要是他才娶了媳妇儿,就要搬出去住,那村里人得怎么看他们?又怎么看他父母?

肯定既要指摘他们不孝,又要讽刺李氏不慈。

为了不让人戳脊梁骨,看笑话,乡下里好多人,都是这样交杂在一起住着的。

就算是彼此都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对方去死,也都得将就着住在一起。

楚子富思来想去,也是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们两个小夫妻能幸福自由的过自己的小日子,不再被楚家这些琐事烦恼。

看着妻子在奶奶、母亲和那个表舅妈的夹击下,日渐憔悴的脸,楚子富只觉得内心一阵抽痛。

再三犹豫,最终还是采取了这个方法。

当楚子富把这个提议跟李氏说的时候,毫不意外的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李氏疯狂反对,指着楚子富的脑门骂他不孝,娶了媳妇儿忘了娘。

但楚子富虽然性子纯善,却有一个坚定执着的优点。

只要决定了,那就很难改变。

楚子贵就是知道他哥的这个特点,才提出这个主意的。

其实他们未尝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们现在兄弟三人也开了一个小铺子,楚念柒还允许他们在她的作坊进货。

所以,只要让楚子富带着蒋海燕出去看铺子,去外地看铺子就好了。

但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李氏还能轻易拿捏蒋海燕。

索性,他这个做弟弟的就下一剂猛药吧!

楚子富做梦也想不到,他以为的好弟弟,其实是个狼人坑货。

此时,他就背挺的直直的,一言不发的听着李氏的谩骂指责,一点儿都不带反抗的。

等李氏骂的差不多了,楚子贵跟了进来,有些嘲讽道:“娘平时也没见多舍不得大哥,怎么这个时候,却舍不得大哥分家了?”

李氏向来对这个二儿子有些忌惮畏惧,此时见他进来,刚刚愤然升起的腾腾怒火,也渐渐熄了一些。

“你,你懂什么?父母在不分家,我哥你们爹还正值壮年呢!你们就要分出去过,这让别人怎么说我和你爹?”

楚子贵:“哦,原来娘是怕别人说三道四啊!那还不好办?以后大哥赚的钱依然孝敬娘,四时节礼也不会少,别人见了也只会说您宽厚大气,不磋磨小辈。这样,他们只有嫉妒眼馋的份儿。”

李氏断然拒绝:“不行。”

楚子贵眼睛直直盯着她,像是能看清李氏心底的真实想法,冷冷问道:“怎么不行?”

李氏目光闪躲,支支吾吾却说不出另一个像样的借口来。

楚子贵讽刺一笑,他这个母亲,真是从来不让他失望。

这太好理解了。

现在不分家,她每个月也能从他和大哥手里扣钱,还扣的理所应当,让他们供着楚子金上学。

但是分家之后,他们只需要给四时节礼的孝敬就行了,她再随时随地的伸手要钱,就隔了一层了。

更何况,在这个院子里,她要钱偷偷摸摸的,自己便能私藏一些。但分了家,她去楚子富家要钱,被人看到了,楚吴氏一定会从她手里扣钱。

说白了,就是一层扣一层。

楚子贵把自己的这些所谓亲人看的明明白白,可笑,他的大哥现在还眼神迷茫,不懂他娘为啥都给好了条件还不分家。

他就没想想,自从楚子金上学以后,只要楚子金需要钱,哪怕他们做生意周转不开,也得拿出来。

他们拿钱是应该的,拿不出钱来,才是罪孽。

可是,这人生中,哪有特么的那么多的应该?

从很久以前,楚子贵就已经不允许自己惯着他们了。

“娘心里不是一直都只有弟弟吗?我们兄弟赚的钱,就算倾家荡产,都得供着弟弟读书。即便铺子周转不开,也得先记着弟弟花。”

“要是我知道只要上学,就能有这样的好日子,那我说什么也不出去做生意赚钱了。”

“不如这样,我以后也去书院里上学吧!跟楚子金一起,还能做个伴儿?”

李氏尖声反对:“那怎么行?你不去挣钱,家里花什么?金宝儿上学怎么办?”

李氏的声音在楚子贵的盯视中,渐渐变小,直到再也说不出什么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