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二百八十七章 林府

第二百八十七章林府

他遇见她的时候,已经有了其他女人和孩子。纵使那些女人不过是为了权势迎进宫的,可他到底不是她的唯一。

顶着压力排除异己,非要迎她进宫为后的时候,他们也是有过一段甜蜜的冒泡的时光的。

与她婚后那十年,大概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了。

可是,等他们的儿子被贼人捋走,他们的幸福也戛然而止。

她和沈贵妃是死对头,他又怎么能让她的孩子登上皇位呢?

以前没觉得沈贵妃生下孩子会怎样,左右都是自己的儿子。

可是等有了她之后,他都要一步步给她筹划好。

若是他们的孩子找不回来,或者她不能再生一个孩子出来,他就得为他们的将来打算。

他得培养出一个听话又有能力的储君,既要有对抗其他皇子的能力,也得善待她和傅家。

甚至,若是日后,澈儿回来了,不求他把皇位让给澈儿,至少要善待他。

他也想守着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啊!

可惜,生在天家,魑魅魍魉何其多。

他们的好日子才过十年,就被打破了。

天家无父子,就算是他还活着,都有人可能造反篡位,甚至弑父杀君。

何况他死了呢?

他真的怕啊!

怕他死后,她老无所依,晚景凄凉,甚至受其他女人的折磨。

她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啊!

怎么可以?

所以,即便拼着被她恨,被她厌恶,永远不被她原谅。他也得临幸其他的女人,生下一群继承人。

只是可恨沈氏那个女人,竟然给自己下套。

沈太傅在朝中势力颇大,他即便身为帝王,也不能因为临幸人家闺女就处罚人家。

但是禁足冷遇是免不了的。

谁想到一时疏忽,竟又让她怀了身孕。

傅音莞那样通透的一个人,他不信她会一点儿猜不透他的用意。

但是大抵正是他的理智让她厌恶,永远会找到最理智合适的解决办法,却很少有感情的泄露。

像是宁王那样,想媳妇儿想的难受了,喝醉酒痛痛快快哭一场,便所有人都知道他爱惨了林家女。

但是他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到吧!

若是她离开了他,他哪怕痛不欲生,第二天,也得撑着去上朝,看奏折,解决各地上报的问题。

但他心里不痛吗?他不爱吗?

只是从小接受的帝王教育,与闲散王爷的教育是不一样的。

他们的爱,可以说出口。

他的爱,却要藏着掖着,这样才能护她更久。

可他也是人啊!

有时候,也想跟心爱的女人撒娇,也想她疼疼他,给他一个笑脸。

她不知道,他这辈子,最大的情感波动,都给了她。

但身不由己四个字,就是最大的艰难。

夏侯照心下叹了一口气,罢了,好歹她还在他身边。

只要她不离开他去找儿子,他什么都不奢求了。

……

邱大壮的预感没有错,第二天宁王醒来后,得知自己干的蠢事儿,差点儿把邱大壮打死。

这下好了,想出府也出不去了。

每日堆在王府门口安慰宁王爷的人络绎不绝,大多是平民百姓。

为了安慰受情伤的宁王爷,他们甚至送来了土鸡蛋、老母鸡、熏腊肉等农家土特产。

老管家:“……”

渐渐地,那些世家大族看情况不对,想着自家不能落后也都送来了昂贵的礼物关怀慰问。

最后,连皇上皇后都送来了礼。

老管家:“……”

然后这件事情再次发酵,导致今年秋闱之后的学子都以宁王的痴情为题,写诗歌颂。

宁王得知这件事儿后,突然灵光一闪。

对呀,夕儿饱读诗书,若是把他的消息用诗文传出去,她知道了自己的一片痴情,一定会自己回来的。

怕的就是夕儿身娇体弱,路途遥远,自己一个人回不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宁王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心疼的心都要碎了。

但是不管怎样,这都是一个法子。

万一她看到了,给自己送个信儿也行啊,他愿意红妆十里去接她。

宁王爷的痴情再次发酵于人前,京城世家各家的反应也都不一。

最直接的就是当今丞相府林府。

林丞相是寒门学子出身,在京城没有多大的底蕴和背景,但胜在人家简在帝心,圣眷优渥。

且看人家多会教孩子,林家子孙不丰,但个顶个的优秀。

当年的林家嫡女,若不是惨遭贼人掳走,那也是京城中风华绝代的人物。

可惜,因为这么一个女儿,林家多多少少还是受了影响。低调谦恭中,环绕着一丝苍凉。

林丞相与发妻生了三儿一女,前两个大儿子已经娶妻,嫡女不知所踪,小儿子过完年才二十岁,还没娶妻。

而剩下的一个庶女,早就已经嫁人,嫁给了自己的一个学生,也是当年科举的探花。

两口子生下了一儿一女,生活的也算是美满。

傍晚,丞相府。

一大家子人坐在一起吃饭,饭厅里很是安静。

丞相家虽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但是今晚格外沉默。

突然,丞相夫人叹了一口气。

“唉,当年要是我们不拦着,早早地把夕儿嫁过去,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这两个孩子,怎么就这么苦呢?”

林家老大林轩风放下筷子愧疚道:“都怪我,我当时总是拦着他见妹妹。”

“怎么能怪你呢?大哥。要这么说,我也有份儿。”老二林轩雨急急道。

老三林轩晨不说话,但是周身的气压低到孩子们根本不敢靠近他。

林丞相叹了一口气,拉着丞相夫人的手道:“好了,别想了,你忘了大夫怎么叮嘱的吗?别哭了,再哭,你的眼睛也别想要了。”

嫡女被掳走的这十几年,丞相夫人几乎日日以泪洗面。水做的人,也哭干了。

这几年下来,她的身体和眼睛越来越不好。

已经不是模糊可以概括的了,而是时不时的失明。

丞相大人请遍了名医,但给的答复无一不是少流泪。天天流泪,就是再好的药也没用。

丞相爱重夫人,心疼的不得了。

但是自己天天不是上朝就是办公,没法寸步不离的看着夫人,只得交代儿媳妇,照顾好婆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