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二百七十五章 矛盾激发

第二百七十五章矛盾激发

楚萱儿虽小,也听懂了大家的意思,害怕的攥紧了方氏的衣服角。

谁都没有发现,被父母挡在身后的楚杏儿,却是一脸的冷漠。脸上没有丝毫愤怒害怕,只有无尽的嘲讽。

楚杏儿已经十三岁了,本应该是天真烂漫的豆蔻年华,她却早早的看透了人间的丑恶。

楚吴氏咄咄相逼,楚家其他人要么冷眼旁观,要么暗暗怂恿。

只有楚子富、楚子贵和楚子平,对此表示反对。

“奶奶,杏儿和萱儿是您的亲孙女,怎么能卖呢?这样,我以后都不吃口粮了,省下来给奶奶,奶奶别卖她们了。”

楚子贵和楚子平没说话,但是默默站在了楚子富的身后,以示态度。

楚吴氏一生霸道,到老了,楚家更是她的一言堂。

此时,三个大孙子站在一起,合起伙来,帮着二房忤逆她,她不生气才怪。

“你们,你们,你们这群白眼狼,可是忘了我把你们养大,好吃好喝……”

“可得了吧,奶奶,到底是谁养着谁啊?不说在河下村的时候,您一天天除了吵架挑刺找麻烦都还干了什么有用的事儿。就说这一路,您有劳动过吗?吃的比谁都多,干的比谁都少。也怪不得您有力气天天吵这个吵那个。”楚子贵对楚吴氏是厌恶透顶。

平时没发生什么大事儿,也轮不到他一个当孙子去指责奶奶。

但是现在逃荒路上,涉及到每一个人的生命的大事儿上,他可不想再任由这个老妖婆作妖了。

他这话说的可是相当扎心且犀利,把楚吴氏这么一个没皮没脸的人,说的都愣在当场,更别提其他听到这话的人了。

一个个都没反应过来,反而是平时最憨憨的楚子平,瞪大了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那眼神仿佛在说“你说的可他么太对了”。

而楚子富皱了皱眉,张了几次口,也没能说出什么斥责的话。

这一路来,发生了很多的事情。

在他心里,楚子贵已经是他关系最亲近的亲人了,甚至比父母还要亲近。他可以因为孝道孝顺父母,但绝对不会因此伤害楚子贵。

更别提还隔了一辈,更爱作妖不靠谱的奶奶了。

所以,即便楚子贵说的话难听,他这个当大哥的也没有斥责。

只是他不斥责,总有人斥责。

等楚梁反应过来的时候,皱着眉头对楚子贵道:“二郎,这是你当孙子的能跟奶奶说的话?你平时的教养都哪里去了?”

梁小珍乘胜追击:“好啊,你个小畜生,竟然这么说长辈,有娘生没娘教的小畜生,我今天就好好教教你。”

说着,她就要过去扇楚子贵的巴掌。

楚子贵好歹是个大小伙子了,要是平时,怎么也不会被她一个妇女打到。

但是梁小珍和楚吴氏都是自私自利的家伙,平时在这个队伍里吃的口粮最多。有楚吴氏护着,没人敢说什么。最后大家意见最大的时候,楚吴氏就偷着给她吃。

反正粮食在楚吴氏那里,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而楚子富和楚子贵又是善良的性子,更偏奉献。

大家都吃不饱,楚子金一饿,李氏就让他们让着弟弟。于是,兄弟二人的口粮经常性的挪用给弟弟。

现在,几人都是靠着年轻的身体中的最后一点儿力气站着。

梁小珍冲过来的时候,楚子富立刻挡在楚子贵的前面。

这个时候,作为兄弟二人父母弟妹的楚满仓一家,就那样静静站在旁边。

楚满仓、李氏、楚兰儿加上一个已经七岁的楚子金,脸上的神情,如出一辙的冷漠。只有李氏脸上,稍微有一点儿不忍。

但是脚下的步子,却是一点儿都没有动。

站在楚子富身后的楚子贵,突然就觉得,特别没意思,也特别可笑。

梁小珍的巴掌,最后,也没能打到楚子贵的脸上。

她被兄弟二人推到在地上。

这个时候,楚吴氏才如梦初醒一般,赶紧上前去扶她的宝贝女儿,都顾不上骂楚子贵。

而楚满囤一家也赶紧上前,询问楚子贵兄弟有没有事。

这样一来,两相对峙的局面更加清晰。

楚吴氏把梁小珍扶起,恶狠狠地看着楚子贵:“你个小畜生,你敢这么跟我说话,还敢推你姑姑,我今天一定要把你卖了。”

这话一出,楚满仓才有些着急。

“不行啊,娘,二郎是男娃子,不能卖。”

“这么个不孝的东西,留着干什么?你看看他这个样子,难道你以为你费粮食留下来的东西,以后还能孝顺你吗?”

这话一出,楚满仓也有点儿迟疑了。

楚子贵今天的表现确实太桀骜不驯,不好掌控了。

楚满囤看的大急:“大哥,你糊涂啊,孩子怎么能随意卖呢?男娃子女娃子都不能卖!”

楚吴氏自以为抓到了楚子贵的命脉,洋洋得意对楚满囤道:“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楚子富心如死灰,看着楚吴氏祈求道:“奶奶,你别卖我二弟,你要卖就卖我吧。我力气大,已经是大人了,可以卖更多一些粮食。”

楚吴氏烦躁地说:“这里没有你的事儿,你也不许说话。”

对于楚子富这个大孙子,楚吴氏还是挺喜欢的。是第一个大孙子,且平时还勤快能干,主要是他还听话孝顺老实。此时,她倒是不想让楚子富掺和进来。

却听见一个凉薄又嘲弄地声音响起:“哥,你别求她。她算老几?能绝对我们的去处?还以为这是在河下村?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境况。真把自己一把老骨头当回事儿了。我自己离开这个家,用不着你卖。”

“你,你这个孽障!”楚吴氏气得手发抖。

紧接着又听见同样凉薄的声音响起:“说的对,她算什么?一个老刁妇?一个老虔婆?一个蛮不讲理的老太太而已。别人不跟你计较,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我们就不搭理你,你能怎么着?还卖我们?你怎么不把你自己卖了啊!毕竟就你吃的最多,吃的最好。哦,对了,还有你身边那一只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