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二百八十六章 再遇宁王爷(二)

第二百八十六章再遇宁王爷(二)

虽然,京城中的八卦圈子里,宁王爷的八卦绝对算得上是一份儿头条。但是他只活在人们的回忆和想象中,这么多年,江湖上都是他的传说,但他人已不在江湖。

邱大壮和宁王二人点完菜就在大堂吃了,不仅如此,宁王还点了一壶来思酒。

来思酒,是柳月山庄的招牌名酒。

取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酒水入口绵长,最神奇之处是,来思酒总能让人回忆过去,感慨当下。

简直是“借酒消愁愁更愁”的典型。

但是宁王喝的痛快啊!

不一会儿,他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在宁王府内已经造了一瓶梨花白,出来又喝了一壶来思酒。

本也不是啥海量之人,这么一喝,可算是触动了他的心弦。

邱大壮吃着吃着,就看到对面,他那三十好几的好友,哭了。

哭了???

邱大壮的筷子都握不稳了,不是,这是啥情况啊?

要是让王府的老管家知道他带着他们王爷出来吃饭,还把他搞哭了,他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不是,不是,王爷,宁王,你干啥啊?有啥想不开的,有啥委屈的?你跟我说,你别哭啊!我,我以后,所有的私房钱都用来找人,肯定帮你把媳妇儿找到。”

邱大壮手忙脚乱地哄人,脑子一懵,啥胡言乱语都秃噜出来了。

他这辈子也没有过哄男人的经历啊!

还是一个三十郎当岁的男人!

他都要哭了!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他就不该最贱,提什么出来吃饭啊?啊?

不出来不就没这事儿了吗?

王府的那位护短的老管家是吃素的吗?

唉!

自己作的死,跪着也要搞完。

他这会儿还在郁闷,却不知道,刚刚就把宁王的身份给秃噜出去了。

底下大堂的动静很大,许多食客听到邱大壮的话都认出了这是那位常年霸占八卦榜的宁王爷。

有很长一段时间,京城中的新闻都有一条是“今年宁王爷找到他媳妇儿了吗?”“今年的丞相嫡女找到了吗?”……

来珍馐阁吃饭的人,都是有点儿身家的人。

就算不是大富大贵,在京中也是稍有点儿东西。

就是这一层人,了解的八卦才是最多的。

这宁王爷对当年丞相府嫡女的痴情,还真是名不虚传啊!

宁王爷一个大老爷们儿大庭广众之下,哭成这样,那是得有多心酸多难过啊!

他们看着,都于心不忍了。

于是,素日因为菜好吃酒好喝而爆满的珍馐阁,今日一楼大堂内出现了这样一场奇景。

一大群大老爷们儿,下桌聚在一处,安慰一个痛哭流涕的中年美男子。

邱大壮:“……”

邱大壮都要哭死了,这宁王有毒吧!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完了,他可以确定自己完了。

等明日宁王酒醒之时,就是他死无葬身之地之日。

这么丢脸的事情…….

邱大壮深深吐出一口浊气,算了,自己带出来的男人,跪着也要哄好。

楚念柒今日来珍馐阁查账,刚从三楼下来,就见到了这么壮观的一个场景。

她给掌柜的使了个眼色,掌柜的立马派人去打听。

一个店小二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过来回禀道:“是,是宁王爷在咱们店喝醉了,然后想媳妇儿了,哭了。其他的人,都……”店小二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深呼吸一口气,咬牙说出口,“都在那里哄他呢!”

掌柜的:“……”

楚念柒:“……”

楚念柒不了解这位宁王的事情,只是骤然听见想媳妇儿想哭了的男人,还是挺惊讶的,感慨了一句。

“这宁王爷还挺痴情!不过,既然是想媳妇儿了,那就去找啊!”

掌柜的显然也是曾经的瓜田人,叹了一口气道:“唉,哪那么好找啊!这么粗略算下来,宁王爷已经找了十多年了吧!可惜,还是没找到,到现在都没有娶妻。”

楚念柒惊了,这说的是什么话?

“没有娶妻?那你们说什么他想媳妇儿啊?”

掌柜的往楼下看了一眼,颇为无奈道:“唉,这不还是被宁王爷逼的吗?他虽然没娶妻,但是在心中已经把当年的未婚妻当成了结发妻子。对外宣称也是他媳妇儿,他唯一的正妃。宁王爷行事放荡不羁,又有皇上撑腰。这不过是口头上顺着他,大家也就包容他了。毕竟,他都这么苦了。”

楚念柒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八卦,这古代封建社会,竟然还有这样的痴情种?

这个瓜,真香!

吃到了好吃的瓜,楚念柒开开心心地走了。

与此同时,珍馐阁的二楼,一个包厢里。

微服出宫的皇上,殷切地给对面坐着的冷面皇后夹菜。

“阿莞,你多吃一点儿,这普通菜谱也还行。你别生气了,等下次出来,我定然给你抢上那神仙菜谱里的菜。”

傅皇后白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

虽然已经决定开始复宠,但不代表她愿意给他好脸色。

他在她这里,只不过是一个可以提供种子的工具人。

她想要的,只是自己的儿子当皇帝。

她要生一个孩子出来,替澈儿守着他的东西。

皇上也不在意她的冷脸,现在这种待遇已经很好了。白他一眼,这都是他曾经求之不得的。

皇上美滋滋地品着小酒,回味着傅皇后最近的改变。

就见一个属下进来,然后趴着他的耳朵说了几句。

他脸色微变,眉头紧皱。

傅皇后见了,有些好奇:“怎么了?”

夏侯照突然有些难以启齿,这,这该怎么说?

秉承着帝王喜怒不形于色的标准,他暗暗吸了两口气,斟酌了一眼语言,才慢吞吞开口道:“嗯,那个,小七在楼下,想,想媳妇儿想哭了。”

傅皇后:“……”

怔愣过后,傅音莞脸上又浮现出羡慕和钦佩之色。

“整个皇家,大概也就是出了宁王这么一个痴情种吧!”

夏侯照听着心里不是滋味儿,却又无从辩驳。

可是他是皇帝,不光是有他自己的小家,还得顾着江山社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