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四百九十七章 泥腿子之光

第四百九十七章泥腿子之光

夏千俞躲在暗处,就看着他的小姑娘忽悠一帮贪婪的傻子,嘴角含着温柔的笑。颇像一只纵容自家小狐狸的大灰狼。

但大灰狼没有自觉,只觉得小狐狸可爱极了,而那些被小狐狸忽悠的狗东西都是蠢货。

贪心不足蛇吞象,短短一盏茶的功夫,楚念柒就收上来不少的好东西。

啧啧,给老百姓捐钱捐物,不见得多舍得。

打赌的时候,倒是挺痛快。

今天,楚小姑娘就给他们上一课。

让他们知道知道,啥叫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既然赌注已经下好了,那我们就开始吧。你们随便出一个诗题,我即兴作诗,这样总能证明,跟状元郎无关了吧!”

“一个主题可不行,万一又是碰巧呢!”齐若薇道。

郭太妃不客气道:“啊,那一百个吧,今儿大家都别走了,在这听楚小姑娘作诗到天亮,应该就能证明了吧!”

齐若薇瞬间闭嘴,她可不敢答这样的话。

在这里听她作诗到天亮,那这满大殿女人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皇上微微一笑,是时候展现一个最高当权者的公平公正了。

“这样吧,就出三个诗题,每个诗题一炷香的思考时间。只要楚小姑娘都作出来了,就算楚小姑娘胜了,其他人日后不得再说舞弊的话。”

沈太妃着急忙慌道:“但她只要有一题没作出来,就是她输了。那香皂方子要贡献出来,以后也得背着污名。”

皇上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没有计较她插话的事情,但是也没理她。

只点了点头,表示就是这个意思。

其他人都觉得这也太难了,作诗可是讲求灵感的。尤其是一首好诗,那是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的,这冷不丁就要人家在一炷香之内作一首诗,也太强人所难了。

尤其是,刚刚楚念柒展现出来的还是那种水平的诗。

等下这三首诗作,但凡有一首不一样,那岂不是明晃晃的向大家证明,她就是盗用了状元郎的诗作了吗?

但那些参与了赌注的人都觉得,这样勉勉强强算是公平吧!

就怕状元郎平时太爱作诗,给她积累不少的佳作。

这个时候,大家都似乎故意忽略了状元郎那个煞神属性。

人家一个热衷于在刑部办案的小伙子,能有多少诗兴大发的时候呢?

不过,不管大家都是什么样的心思,这场赌注是在所难免了。

沈家人不会做出头鸟,彰显大家气度,把这个机会让给了别人。

其他下赌注下的挺狠的人家,聚在一起窃窃私语,都想着如何给她出个难题。

“找一个最不常见的吧!”

“不行,你没听见,状元郎本就不是一般人,你看他平常行事就是乖张奇特的。他做的诗肯定都是那些别人不常见的。”

“对,我们就从常见的诗题入手,没准儿这状元郎不爱见这平常诗题,根本就没准备过呢!”

“嗯,你这个说法有些道理,那我们就找个比较常见的。”

躲在暗处听了个完整的状元郎夏千俞:“…….”你说谁不是一般人,乖张奇特呢?

…….

一堆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确定了“秋”的主题。

楚念柒:“…….”你这不是犯到我手里了吗?

《沁园春》的另一首,写的就是秋景啊!

唉,这不是逼着她可一只羊上薅羊毛嘛!

此时的楚念柒站在大殿之上,沉思一会儿,就开始挥毫泼墨。

她的字一开始写的不好,但在青山书院以及夏千俞的监督之下,已经很好看了。

这一点,她承认,确实受了夏千俞的恩惠。

不一会儿,一首佳作完成。

众人伸长着脖子去看,只想提前确定一下她还能不能写出那种水平的诗。

小太监就毫不客气的拿走了诗作,呈了上去。

高公公接过来,皇上是看诗第一人。

“哈哈哈,高德胜,念。”

“是,陛下。”

大家一看皇上这个反应,直接慌了。

不是吧,难道她还真能写?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此诗一出,满场皆静。

周将军虽然没来参加中秋宫宴,但周将军好几个武将好友却是来了。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跟周将军关系好的武将,也是差不多的性子。

别人还在细细品味,怔忪出神,这几个武将已经回过神来,大喝一声:“好!”

直把满大殿的人都喊回神,斜着眼睛对他们进行死亡凝视。

好就好呗,你叫唤啥?

就你们长了一张嘴呗?

但不管其他人什么想法,也阻止不了这几个家伙给人家小姑娘喝彩。

他们早就看不惯这一帮伪君子欺负人家一个小姑娘了,不就是会作几句诗吗?有啥了不起的?

平时瞧不起人也就罢了,如今有人比他们强,还质疑上了。

别以为他们不知道,那些伪君子们私下里都把人家林丞相的小外孙女叫小泥腿子。

这些缺德玩意儿,人家小姑娘碍着你们了,没的这么侮辱人的。

这回人家小姑娘自己争气,又被打击,他们早就看不去了。

而且,他们这些武将十分不喜欢“泥腿子”“莽汉子”一类的称号,毕竟平时被那些高高在上的文官讽刺多了。

如今,看见他们的“小泥腿子”把那些伪君子踩在脚底下,他们瞬间心中升起一股骄傲自豪之情是怎么回事儿?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泥腿子之光”的楚念柒:“…….下一个诗题。”

“楚小姑娘写秋这样恢弘大气,想必写春应该也不错吧!”

“所以,下一个诗题是春吗?”

没人反驳,那就是默认了。

楚念柒沉思一会儿,又在桌子上淡定写作。

小小的人儿,挺直脊背独身一人站在大殿中央,挥毫泼墨,一点儿都没有露怯。

皇后娘娘看着小小的人儿,眼中不自觉带上了一点儿笑意。

这么可爱就勇敢的小姑娘,要是再大一点儿,给她做儿媳妇不错。

唉,就是不知道她儿子现在在哪里啊!

偏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狗男人,傅皇后掩下眸中的神色。

总有一天会知道的,这一天,应该不会晚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