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三百零二章 会散发臭味儿的人

第三百零二章会散发臭味儿的人

齐若薇大怒,这简直是对她的侮辱!

这个死弟弟,他怎么能在表哥面前说这种话?

她今天出门是没看黄历吗?到底是犯了哪路神仙?

怎么这么倒霉啊?

刚刚在外人那里没讨到好,现在又被亲弟弟下了面子,真是醉了!

她大声反驳道:“放屁,你才放屁了。”

然而这话刚说完,最小的齐若茵就用小手做扇叶状,扇着风道:“咦?姐,你别说话了,是你嘴里的味儿。”

齐鹏飞一听有人和自己站在统一战线,立马撒开鼻子道:“看吧,看吧,我就说是你。”

但他也没逃脱掉命运的惩罚,只听齐若茵道:“哥,你的嘴里也是这个味儿。”

齐若茵有种不好的预感,伸出手挡在嘴前哈了一口气,然后差点儿没被自己嘴里的味儿熏死。

“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我们嘴里都是这种臭味儿啊?”

直到此时,终于意识到不对的沈惊飞和沈若茜才放下稳稳堵着鼻子的手,试一试自己有没有中招。

测试结果显示,嗯,恭喜沈若茜,成为这个包厢第四个发现能散发臭味儿的人,喜提“黄鼠狼”同款技能。

沈若茜要崩溃了,她可是京中贵女啊,跟林瑾萱平起平坐的那种,如今,竟然发现有口臭?

还是一张嘴就会被所有人发现的那种!

沈惊飞看着妹妹崩溃的脸,竟然有些庆幸的放下了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背后也感到一阵凉。

原来,刚刚他在测试的时候,背后都禁不住出了冷汗了。

他一个世家公子,也不小了,正是相看人家的重要阶段,要是爆出有口臭,丢脸事小,若是因此丢掉可能拉拢的势力,才是恼人的。

好在,结果是可喜的。

他没有中招。

成为五人中唯一幸免的人,沈惊飞才有心思憋着气探查弟弟妹妹们口臭的原因。

他们都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之前有没有口臭他还不知道吗?四人突然,同时口臭,这明显透露着古怪。

且之前那小半天都是好的,就在刚刚开始才爆发的。

沈惊飞把目光移到小桌上那些吃食上。

这茶楼里的茶,他们都喝了,他既然没中招,那就可以排除掉。

桌子上摆着的六样儿茶点他一口没吃,都是他们四个吃的。

沈惊飞赶紧招呼小厮过来,令其把那六样儿茶点儿查一查,看看是哪一样出了问题。

查来查去,还是查不出来。

这茶点要是外表上就能看出来哪个是臭的,哪个傻子还会吃啊?

沈惊飞一气之下找来掌柜的,对其进行问责,最后掌柜的又找来茶楼里六个干杂活的人,一个一个的试吃,最后才试出,有两样做的最好吃的茶点吃过之后等待小半个时辰后就会嘴里发臭。

沈惊飞大怒,这是茶楼的责任,到底是怎么做事的,把发臭的食物端上来?

掌柜的冤死了,他去查了一圈,发现人家厨子根本没做这两样茶点。

甚至相互之间都可作证,真的没做。

就算让他们现在做,也做不出来。沈惊飞看他们的神态不似作伪,才渐渐相信。

掌柜的仔细看了看,可不是这两样茶点最好看,最精致,一看就不是他们茶楼能做出来的东西。

但谁能想到,它金絮其外败絮其中呢?

美好精致的外表下,竟然藏了一颗会发臭的心?

沈惊飞找掌柜的要说法,掌柜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突然,齐若薇尖叫一声。

“是她,是那个贱丫头,是她下的毒!”

沈惊飞憋着气看向齐若薇,尽量维持风度问道:“表妹,你说什么?”

“是那个贱丫头下的毒,她之前在烟霞阁往我身上下痒痒粉,后来找太医才解掉,这一次,一定又是她搞的鬼。”

掌柜的突然脸色发白,他突然想到了那个小姑娘走之前说过的话。

“掌柜的,你可千万,千万要守好你的茶楼啊!”

掌柜的如梦初醒般,背后都冒了冷汗。

“对对,就是她,她之前还威胁我呢!报官,我们马上报官。”

沈惊飞给了他一个眼刀子:“报官?”

“对对对,让官府把她抓起来。”

沈惊飞想让人把这掌柜的脑袋打开看看,里面是不是浆糊。

“证据呢?找的到她人吗?”最重要的是,一报官,事情闹大了,让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太傅府和尚书府的公子小姐吃了发臭的茶点,造成口臭???

掌柜的慢三拍反应过来,额头上又是一阵冷汗。

他可真是得罪了人了。

齐若薇不甘心地叫道:“难道我们就这么放了她?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沈惊飞暗暗吐出一口气,实在忍不住道:“不甘心又能怎样,今天这事儿记下了,日后相见,不愁没有报仇机会。眼下,你还是闭嘴吧!”

齐若薇:“……”她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她现在也想像林憬昀那个小屁孩儿一样哇哇大哭,然后对着沈惊飞说她不原谅。奈何条件不允许,她一张嘴全是味儿,她自己都受不了。

这件事弄清楚了,自然也不必再待了。

本来是出来接沈太傅的学生的,哪想到,最后让人家学子自己坐马车回去了,他沈惊飞竟然留在这里查案。

还是查一起“臭案”。

他现在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着了,熏得他脑袋疼。

几人匆匆忙忙地下楼,背后好像有狼撵似的,再也端不起世家公子小姐的派头。一个个捂着嘴,低着头,就怕别人发现自己。

然而,更噩梦的是,走出来后,她们不仅说话出味儿,就是鼻子往外呼气,也是臭味儿。

这一路走来,路过的一路,可想而知……

那些大堂里坐着的人,眼里全是鄙视。

有些忍受不住臭味儿的人,禁不住跟同伴嘀嘀咕咕。

“这些高门大户的人,穿的挺光鲜亮丽的,怎么不洗澡啊?”

“不,兄弟,不是不洗澡,可能是吃了大蒜没刷牙。”

“啊,原来贵人也和咱们一样,吃大蒜啊!”

“那是啊,贵人也是人,也得吃饭拉屎啊!”

“嘘,别说这么不文雅的字眼,这里净是读书人。”

“嗨,我只是说说,那几个人可是做了,你闻闻这味儿,哎呀,受不了,受不了……”

齐若薇:“……”她感受到了更大的恶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