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四百零三章 偷听

第四百零三章偷听

“啊?你遇到什么难事了?可以和我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你。”那粉衣女孩儿有些担忧地说,但是眼中的兴味却是丝毫未减。

那穿紫衣的叫明月的姑娘叹了一口气,道:“唉,还不是我那未出阁的小姑姑,也不知道她造了什么孽?得罪了上面,竟然把她赐婚给我亲姑父,这不是乱点鸳鸯谱吗?”

那粉衣小姑娘大吃一惊,但是什么也没说,这可是皇上的闲话,她是想死才敢编排皇上吧!

傅明月没看到小姑娘的异样,接着道:“我可真难,你说两个姑姑共侍一夫,简直成了全京城的笑话,以后,我可怎么嫁人啊?”

没错,她烦躁的是自己以后的婚事,可不是真担心她那个小姑姑。

粉衣小姑娘只得劝道:“哎呀,你别烦躁了,幸好我们现在能在书院读书学艺,若你结业考试的时候,能占据鳌头,肯定会有好名声的,那时候还怕没有好人家娶你吗?”

傅明月瞬间被安慰到了,舒了一口气道:“还是你说的对,我现在可不想这些烦心事儿了。”

两个小姑娘走远了,楚念柒一行五人才从后面的假山处走出。

周暖立马扒下云萝捂着她嘴的手,大口喘气道:“呼——呼,真是憋死我了,云萝你手劲儿也忒大了,一点儿都不输武将家的女子啊。你怕不是天生的小悍妇吧,今日我这小命儿差点儿折在你手里。”

云萝翻了一个白眼儿:“哼,若不是我,你早就打草惊蛇了,我们哪还能听到这惊天大消息。”

还没把消息告诉她们的周暖心虚地摸了摸鼻子,给楚念柒去了一个得意的神色:怎么样?不愧是我巴望了小半个时辰得来的第一手的消息,是不是最原汁原味儿?

楚念柒:“……”你还挺得意?

周暖怕云萝看出自己的心虚,立刻转移话题,道:“嗨呀,幸好是你捂我嘴,要换成念儿,她翘着脚我都得撸脖子。”

楚念柒:“……”我特么做错了什么?

云萝也没想到战火烧到楚念柒那里,最主要的是没想到周暖这胆子真大,敢烧她们的饭票。

温眉也是瞬间用帕子压住了上扬的嘴角,就怕自己的笑被发现。

只有云苼小姑娘,眼睛亮晶晶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仿佛在问:可以吗?可以这样说吗?

楚念柒:“…….”

死忙凝视周暖三秒钟:“你明天的饭后甜点没了。”

周暖大叫:“啊,不要啊,啊不要,念儿,念儿,念儿小姑奶奶,你可不能断了我的口粮啊!”

楚念柒:“少吃一顿甜点饿不死。”

周暖理直气壮:“是饿不死,但是会馋死啊!”

楚念柒:“……”我竟无言以对。

…….

学院这边,傅明月忧伤。

镇国公府里,全府的人都在忧伤。

傅音茵自打昨天听了旨意,她就一直在哭,现在,两只眼睛都哭成了核桃。

镇国公夫人也抱着她哭,母女俩一起抱头痛哭。

镇国公夫人还边哭边骂,骂镇国公,骂傅音莞,虽然她也十分想骂皇上,但是她不敢。

如今都知道皇上的金麟卫日渐势大,谁知道会不会监视着她家。

万一她的话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再斥责国公府,那她得被镇国公休了。

可是,她恨啊,她要恨死了。

她好好的女儿,明明可以入宫为妃的,日后生下太子还要当太后的,竟然被皇上一道口谕,要去嫁给当个小官的人。最讽刺的是,那人还是她亲姐夫,她亲姐还没死。

这不是让她做妾吗?

当年,大女儿的婚事,她就不痛快了。

如今,竟然要嫁入同一家,还是做妾,她更想死了。

都是皇后,在皇上身边吹了枕边风,不然,皇上怎么会下如此狠心呢?

明明当初,国公爷都说了皇上答应了啊!

镇国公夫人恨不得立刻把傅皇后从深宫里拉出来掐死,然后把她女儿顶上去。

傅音茵哭的哑了嗓子,道:“娘,我可怎么办啊?我不要嫁给姐夫。”

镇国公夫人也急红了眼,但仍是慈母心肠,赶紧安抚她可怜柔弱无助又凄惨的小女儿:“别怕,别怕啊,茵儿,娘不会让你嫁给你姐夫的,娘一定会给你找个好的退路。”

傅音茵赶紧搂住她娘,仿佛这是她的救命稻草一般。

“娘,我就靠你了,娘,你千万要救我啊!”

“放心吧,我的好女儿。”

…….

皇宫,凤栖宫内。

傅音莞喝了一口金云茶,只觉得浑身都惬意了。

“那个给你送金云茶的人是谁啊?真是好本事,喝了这茶心情都好了。”

傅皇后心情好的时候,就不会跟皇上讲那些规矩,这个时候,是皇上最喜欢的。

他咧着嘴笑道:“喝吧,你放心喝,赶明儿我再问他要。”

傅皇后诧异看向他:“这金云茶可是难得至极,你别那么厚脸皮,张嘴就来。虽然你是皇上,但你也得要脸啊!”

皇上:“……没事儿,他有。”我找自己儿子要一罐茶叶怎么就不要脸了?

皇上稍微有点儿委屈,想要皇后的爱怜。

然后就忽然想到了昨天自己干的事儿,赶紧找皇后邀功道。

“我昨天给那个傅八下旨了,让她嫁给那个吏部郎中。”

傅皇后有些疑惑:“吏部郎中?为何要嫁给吏部郎中?”吏部郎中做错了什么?

皇上提醒道:“镇国公那日不是说,他那小女儿想要嫁给她姐夫,陪着她姐姐吗?朕就如他愿了!”

傅皇后:“……”卧槽,那你这一波可真是骚操作啊!

许是皇上的表情实在太过理直气壮,傅皇后都不好说什么了,只得提醒道:“你一个皇上,下这样的圣旨,不怕被那些御史喷吗?而且,万一被史官记下来,你百年之后可就出名了。一定会成为大夏史上赐婚最荒唐的皇帝。”

听到这话,皇上一脸得意:“所以,我只下了口谕,没留下圣旨。哼,没有证据,他们就算记下了,后人也只会以为是野史。毕竟,我之前可没干过这种蠢事。”

傅皇后:“…….”呵,你还知道是蠢事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