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一百九十三章 当年旧事

第一百九十三章当年旧事

没有了害怕被惊扰的美人,众人的动作才又恢复自然和流利。

倒是那些妇人,三两个聚在一起,开始窃窃私语刚刚的事情。

“哎,你说,刚刚那两位,就是村长家住着的两位贵人吗?”

“那肯定的啊,不然谁家能养出这样的美人。”

“哎呦,我的天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呢!”

“谁说不是呢?看人家身上穿的,看人家头上戴的,唉,我这辈子,要是能有那一身儿,死了也知足了。”

“可拉倒吧,就咱们,死了都穿不上那样的好衣服。”

“要怎么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呢!别比了,比不起,比不起。”

……

一堆妇人说着平常的闲话,从羡慕林氏二人到感慨自身……但说到底,今天却是一个开心日子。

这个时候,村长媳妇闯了进来。

要说村长媳妇这辈子最不愿意踏进的是谁家,那么杜长山家绝对是榜上有名。

要问什么原因,还得追溯到很多年以前。

杜长山家还是村里的首富,而村长只是一个小村长的儿子。

杜长山的父亲早年跑商挣了一大笔钱,买了很多地,又盖了一间大房子,就是村长家现在住的那一间。

杜长山的母亲没有女儿,一气生了五个儿子。

乡下都是讲究谁生儿子多,谁有福气。

那个时候,杜长山家的日子,是当之无愧的红火。

可是好景不长,杜长山的母亲接连生孩子伤了身体,又得了风寒。他父亲去给母亲抓药的途中,牛车翻了,翻到河沟子里,脑袋碰到石头上。

那天下着大雨,等人发现并叫人赶过去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僵硬了。

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还是在为自己买药的途中。

杜母一时过不去这个坎,病情更严重了。

儿子反复劝着,才让这位脆弱的女人吊着一口命。

只是这吊命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三十多亩的地,卖了十多亩。

后来,杜母还是走了。

一大家子,就剩下了五个小子和一个投奔过来的表妹。

杜长山扛起了一家之主的责任,养活弟弟和孩子。

但是这几年,地里的光景实在太差,收不来粮食。杜长河靠着小时候跟着猎户学来的那点子皮毛手艺,就上山打野味,给家里打牙祭。

结果两年前就又发生了祸事,杜长山实在不能再卖地了,而且现在年景不好,卖地也没人买。

这个时候,村长找上门,愿意拿自家的房子与杜长山家的房子交换,并且给他二十两银子。

村长家的房子就是现在杜长山家住的房子,是那些年村长爹看着杜长山爹盖得青砖黑瓦的房子眼热,自己也盖了一个黄泥黑瓦的房子。

格局什么的跟人家都是一样的,可惜,没有青砖的加持,就是差了很多。

那青砖黑瓦的房子是村长爹一辈子的执念,于是在有机会趁火打劫的时候,村长还真没费什么劲儿,就到手了。

毕竟那个时候,谁家里都没什么余钱,也没有谁敢拿不确定的明天去堵,借钱给杜长河治伤。

于是,一座黄泥黑瓦的房子加上二十两银子,就换来了一座青砖黑瓦的房子。

村里人嘴上不说,心里都觉得村长一家趁火打劫。

但是村长媳妇这么无耻霸道脸皮厚的人,自然不是因为不好意思才不愿意来。她不愿意登门,是因为这代表着耻辱。

她家现在住着青砖黑瓦的大房子,可是曾经住过的泥墙屋子,便成了不堪的过去。那记载了她曾经在婆婆手底下讨生活的憋屈日子,以及吃穿不好的岁月。

她自认为那是她成为村里最令人眼红嫉妒的女人的黑点。

此时,再次登门,以前不堪的记忆加上近日的憋屈愤怒,更让她失了分寸,说话口不择言。

“你们怎么把我家的猪给拉到这儿来了,赶紧给我拉回去。”

村长媳妇这话一出,其他人都懵了。

她在说啥?

是大夏话吧?

我怎么听不懂啊?

所有人都被村长媳妇的骚操作惊了,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

杜王氏厨房里还烧着水,就等着给野猪退毛,杜长山请来的村里的屠户磨刀霍霍,准备大展身手。

村里人自己都吃不饱了,养猪的也少了,他都没有用武之地了。

然而这一切,都在村长媳妇的怒吼声中停了下来。

杜王氏有些忐忑踌躇,这可咋整,村长媳妇来闹事儿了。

好在,方山没有给她太多忐忑的时间。

他走过来对村长媳妇说:“马婶子,这是我家少爷猎回来的野猪,怎么就成了你家的了?”

方山这么一说,村长媳妇被嫉妒和愤怒燃烧了的脑子才回过一点儿神来。

“你,你,你们都在我家住着,当然得去我家杀猪啊。”

废话,她还要占一些肉呢!在杜长山家杀猪,怎么有在自己家方便。

方山似笑非笑:“这么说,马婶子是愿意免费给我们用您家的厨房了?”

“你做什么梦呢你?当然不给,必须得给钱。”

方山听她说完,就不说了,因为周围人已经替他说了。

“天啊,在她家住着,还要单算用厨房的钱啊!”

“没想到村长媳妇这么小气,看她平时在我们面前装的那个大方的样子。”

“呵,打肿脸充胖子吧!”

众人的嘲笑,像是一个无形的巴掌抽在了村长媳妇的脸上。

她又气又怒,却是说不出来什么。

村长此时还在他二弟家待着,他也正在为林氏等人的事情发愁。

林氏那些人当中,有个小子打了两头野猪的消息传回来,他就一直很不安。

于是来二弟寻摸个法子,只是他的小儿子怎么还不回来呢?

这太耽误事儿了。

村长在思考着男人的大事,就听说,他媳妇儿又出去丢人了。

他真心累。

话说这林氏一行人是给他媳妇儿下了降头吗?

怎么老是跟她们过不去,过不去也就算了,为啥每次丢脸的都是他媳妇儿?

本想着他们那么大的本事,那事儿就算了吧!

可是这一口气一口气的憋下来,他还真不想撒手了。

不给他们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真以为他这个村长是个摆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