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二百一十六章 江湖八卦

第二百一十六章江湖八卦

如果这位大小姐,是一个普通的、柔弱的、只知道相夫教子的女人,这大概就是一个被男人当作跳板,利用完了就糟糠下堂的故事。

可惜,她不是啊!

柳大小姐从小被他父亲亲自教导打理山庄,心性坚强,头脑聪慧。

知道自己的夫君不是表面那般之后,立刻着手查看柳家名下产业。

果然发现很多异常。

柳月山庄的大部分产业,都变成了医仙阁的。

那位一直隐忍不发,默默给医仙阁阁主生孩子的师妹,大概也是觉得现在财富人脉都到手了,便公开跟她宣战了。

柳大小姐一气之下,跟这位丈夫和离。

从此,柳月山庄与医仙阁势不两立。

刚刚那位说话的高冷姑娘,就是那位师妹所出的大女儿――江芙雪。

柳月山庄的嫡系弟子都知道这其中的事情,自是对医仙阁的人恨之入骨。

医仙阁的人自命清高,有医者的身份加持,看不起柳月山庄这些跑江湖的泥腿子。

甚至,后来,医仙阁的人放话,阁主与他的师妹是真爱,当初是被柳月山庄的大小姐横刀夺爱。

阁主隐忍多年,忍辱负重,十年之后忍无可忍才爆发。

柳大小姐如今这般,都是插足别人的报应。

此间种种是是非非,真真假假,外人也不得而知。

但这两股势力,水火不容,却是真的。

江湖上流传,只要这两大势力的人吵架,其他人给他们让地方就好了。

因为,吵不过他们的呀!

柳月山庄的人疯,医仙阁的人狠,对上这两拨人,只要不想作死的都不会往前凑。

但是今日,情况特殊,等柳月山庄的人和医仙阁的人吵了几句之后,剩下三个门派的人都开始劝架了。

“喂,我说你们还是消停点儿吧,今天晚上可不平静。除了那些暴动的野兽,别忘了,还有一个到现在还没有现身的药王谷呢!”红衣服的尖嘴猴腮男吊儿郎当地提醒道。

提到药王谷,医仙阁的人脸色又不好看了。

柳月山庄的柳如风耻笑道:“是啊,没准儿人家药王谷的前辈会来清理门户呢!”

江湖上老一辈的人都知道,如今的医仙阁的阁主,曾经是药王谷的高徒。

因不满老谷主把药王之位传给他的师弟,愤而出走,离开药王谷,才有了后来的医仙阁。

柳如风此时说清理门户,不过是在下医仙阁的面子。暗讽他们再怎么发展也是从人家药王谷出去的,追根溯源,越不过人家去。

听到这话,医仙阁的高冷师姐江芙雪心中冷笑:哼,清理门户,他们可还有那个本事?

医仙阁的人自觉高人一等,清高孤傲,有了旁人递过来的梯子,他们也不愿意跟柳月山庄的人吵嘴。

毕竟,他们像疯狗一样,没有理智的攀咬。

跟他们一般见识,简直是掉了身份。

场面一度安静下来,又能听见一阵又一阵的野兽嚎叫,那声音正在逐渐接近。

空气中流动着一股令人渴求又舒服的香气,楚念柒知道,那是中间那棵树的果实散发出来的。

“喂,夏千俞,今天晚上可真没白来,我感觉那棵树不一般啊,我也要那棵树上的果子。”

“好,一会儿我给你抢去。”

“喂,那里守着那么多的武林好手,你能抢到吗?”

夏千俞:男人,最怕的就是被人质疑不行!

看夏千俞战意浓浓的样子,楚念柒心里打了个突,赶紧拉住了他,在脑海中给他入密传音。

“你别冲动啊,忘了我们还有空间啊,等他们抢完了,我们把树挖走不完事儿了嘛!”楚念柒洋洋得意道。

夏千俞看她那个小模样儿,心里突然痒痒的,赶紧转移了视线,含含糊糊应了。

楚念柒也没在意,继续在树上看着底下的五拨人。

从他们断断续续的交谈中,楚念柒也知道了这五拨人的身份。

那穿着天青色衣服的人,都是柳月山庄的。穿黑色衣服的彪形大汉所在的势力,是双刀门。

那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尖嘴猴腮的男人,来自红叶山庄。

那现场唯一有女弟子并且穿着全场最亮眼的白色衣服的人,是医仙阁的。

而从始至终话最少,最沉默,就差在脑门上写着“我是直男”四个大字的蓝衣男人们,是来自天剑派的。

至于他们口中提到的药王谷,至今没被发现。

楚念柒和夏千俞的神识能探查的地方也算很远了,竟然没有被发现,可见是真的不在这里。

快到子时的时候,空气的香气越来越浓郁,野兽们的吼叫声更加惊天动地。

很多野兽已经开始试探着往中心移动,不再畏惧中间的人类与火。

朝着那个令它们神往渴望的果实,进发。

那五方人马,也开始严肃认真起来。

他们既要对付那些野兽,又要相互提防,还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取得最多的圣果,当然还要保存好。

这个工作量巨大,也难怪每一方人马都来了这么多人。

所有的生物都在等待,等待着果实完全成熟的一瞬间。

这一刻,是兴奋的,是喜人的,也是刺激的。

稍不注意,就有可能成为他人的手下亡魂。

等第一片树叶开始变黄枯萎的时候,终于有人忍不住出手。

最先出手的是红叶山庄的人,那个尖嘴猴腮的男人。

有了他开头,其他人也不甘落后。

那些野兽也进入了这场无差别的厮杀。

刀剑碰撞声,人的怒骂声,受伤之后的惨叫声,野兽的怒号声……

楚念柒觉得,她仿佛看到了一场炼狱。

心中无端端的紧张又难受,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没什么不对的。

可是,当她亲眼看到人兽屠杀,还是这么大规模的一场屠杀时,她还是忍不住难受了。

突然,眼睛被一双少年的手捂住。

头顶传来他的声音。

“难受就不要看了。”

“嗯。”

这场争斗持续了小半个时辰,拿到了圣果的人陆续离开。

那棵树并不是很大,一整棵树上也就七八个果子,也难怪他们会争抢。

不知道他们最终每个人都抢了多少,那些果子又落在那一方手里。

等声音消失的时候,现场净是野兽的死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