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五百三十三章 孔茗辰的报复

第五百三十三章孔茗辰的报复

宁王带人进宫的阵仗没有瞒着,那些人回来的动静也不小。

各家暗中看着,到底是啥事儿,众人心中也有个数。

很快,沈梦被处决,宁远伯爵位被掳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京城。

一时间,沈家党派势力以及原来亲近沈家的世家噤若寒蝉,不敢再有什么动作。

得知众位世家这个反应,宁王满意极了。

“媳妇儿,这回坏人被解决了,以后咱俩可以甜甜蜜蜜了。”宁王蹭着林氏的脖颈子撒娇。

林氏白他一眼,无动于衷道:“别浪,人家家族还在呢,以后不知道怎么报复呢!”

“媳妇儿别怕,相公护着你。”

“哼,你就是嘴厉害。”

“哪有,相公我哪儿都厉害。”

“滚,又浪。”

“嘿嘿,念儿不是想要弟弟嘛,咱们得努力啊!”

……..

接下来的声音,就不是普通人可以听见的了。

福王听说了这件事,立刻就要来宁王府凑热闹。

福王妃看着他,面无表情。

“人家刚刚新婚,你去凑什么热闹?非得当大灯笼?”

福王的大儿子:“母妃,父王并不一定是要去凑热闹,有可能是想吃巧克力糖了。”

小儿子:“没错,他昨天把我和哥哥的巧克力糖都吃了。”

福王妃死亡凝视,“跟孩子抢糖吃,你可真有出息!”

福王委委屈屈:“不就是吃他们几颗糖嘛,至于这么斤斤计较吗?”

福王妃:“你还说?”

福王:“哼,不说了还不行嘛!”

福王大儿子淡淡补刀:“可不是几颗呢,父王把我和弟弟的糖都吃了,那可是念儿妹妹给的伴手礼。”

小儿子继续:“一颗都不剩呢!”

福王:“……”

“哎呀,所以为父这就去宁王府给你们去拿啊!既看了热闹,又能给你们拿糖,多好的事儿啊。”

福王妃冷着脸,白着眼,讽刺道:“能把没脸演绎的这么清新脱俗的,也就只有你了。”

福王不服气:“谁说的,宁王当年比我没脸多了,他现在就是娶媳妇儿了才收敛的。”

福王妃:“…….你还挺骄傲?”

福王噘嘴,小声嘟囔:“不敢。”

最后,福王还是没能去宁王府看热闹。

他不要脸,福王妃和两个儿子还是要脸的。

孔茗辰得知这件事后,并没有什么反应,少年君子,温润如玉。即便大家都知道宁远伯对他的苛待,依然对父亲仁至义尽。

父亲一家已经都是庶民了,他还把父亲留在伯爵府,好吃好喝的供着。这样的大孝子,真是再也没有的了。

当然也有人说孔茗辰没种。说即便对父亲不能怎样,但是那小妾曾经仗着宠爱,逼宫正室。若不是她的存在,柔嘉县主也不会那么早就香消玉殒。

此时得势,岂不是正是为母亲报仇雪恨之时?

但不管外面有多少不同的声音,孔茗辰都不为所动。

家丑不可外扬,别人问起,也不过一笑了之。

但实际上,真的是那样吗?

此时的宁远伯府,宁远伯的那个小妾躺在她院子里的床上,面白如纸,病弱无力。躺在床上,像一个生了大病的女人。

而其实,她在前天,还是一副活蹦乱跳狐狸精的模样,有心情有精力跟孔祥玉作妖的。

短短两天,就变成这副样子,也是奇怪。

孔茗辰登门,孔祥玉听到消息,立刻过来质问他。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给芳儿下毒了?不然她明明以前都好好的,为什么自打昨天你来了,她就变成这样了?”

孔茗辰清透温润的眸子看着眼前这个勉强可以称之为他“父亲”的男人,貌似不解道:“她怎么样了?她生病了?那就去叫大夫啊?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怎么会跟我有关呢?”

孔祥玉突然一震,大脑“嗡”的一声,就炸了。

“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跟其他人有什么关系?”

这句话,就是当年柔嘉县主病重时,他对孔茗辰说的话。

彼时,孔茗辰也怀疑过是那个小妾对自己母亲下手,不然她明明身体挺好的,怎么会突然之间就染了风寒,然后就去了半条命呢?

但当时,孔祥玉不为所动,甚至还因为孔茗辰屡屡闹事,烦躁不已,便说了那样的话。

而现在,小妾芳儿的症状跟当年柔嘉县主一样,孔茗辰又把这话还给了他。

他不是傻子,再迟钝,这个时候,也知道是孔茗辰下的手了。

他缓和了下语气,对孔茗辰稍微有些低缓道:“你不要这样对她,当年你母亲确实是病重去世的,没有其他人的手笔。你赶紧拿来解药,给她解毒。她好歹是你庶母,你这样做,是不孝。”

孔茗辰满眼讽刺:“她不过是个小妾,怎配让我称呼一声庶母?”

孔祥玉气得瞪眼,“你――”

孔茗辰靠近他两步,紧紧盯着他的眸子,恨意第一次泄露出来。

“你愿意当个瞎子傻子,故意看不到她的算计,在她的手心里团团转,休想让我也像你一样。母亲的事情,我早就调查清楚了。我现在做的,不过是一报还一报罢了。她当年对我母亲做了多少,都得加倍给我还回来。”

“谁让我母亲死了,她却好好的活在人世呢?”

“谁让我们母子阴阳两隔,她们母子却母慈子孝呢?”

“谁让我的母亲遭受丈夫背叛,她却拥有这份宠爱呢?”

“当年你说我母亲嫁给你就是原罪,现在我也告诉你,你宠爱她,就是原罪!”

“所以,再大的苦,她也得受着!”

“给我好好受着,活着忏悔!”

孔茗辰已经走远,孔祥玉还站在原地,耳朵里都是孔茗辰振聋发聩的声音。

那眼神,就像是一只与他隔着血海深仇的狼崽子,哪还有平时京中人评价的温润如玉?

那一刻,眼前的少年与当年丧母的稚童重叠,原来,他一直未变,一直都是一只孤独受伤的孤狼,温润的外表,不过是他的保护伞。

是啊,若不是以为他是如竹君子的人物,谁会想到,这个世家公子的外表下,藏着深重的野心。

谁会想到,他早就在伯府布局,只待时机,一朝就把他们这些人放倒呢?

想到如今还在病重的妾室,被打断了腿的庶长子,被关在院子里的母亲,被囚禁不能出府的自己,孔祥玉只觉得内心一片慌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