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五百八十五章 呵,男人

第五百八十五章呵,男人

那石块有小儿拳头大,可见温嘉成动手的时候,根本没把他人的安全放在心上。

不说庞氏心有余悸,抱着温情心脏砰砰跳。

就是温大夫人,心底都是阵阵寒凉。

三岁看小,七岁看老。

温嘉成虽未到七岁,但这心啊,也是真毒。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眼,一时间没做出任何反应。

直到温嘉成被温嘉言踢过去的小石子打中膝盖,跪倒在地上,刺耳的尖叫哭声传来,大家才又纷纷回神。

范氏“嗷”的一声,尖叫着跑过去,抱住自己的儿子就是一顿鬼哭狼嚎。

“啊,我的儿啊!我的宝儿啊!”

“二公子,你为何如此歹毒,对着一个六岁的孩子出手?”

“老爷,你要为我们孤儿寡母做主啊!就在您面前呢!您的正妻嫡子就这么欺负我们!还有我们的活路吗?”

…….

范氏字字泣血,声声泣泪,若不是有些词语用的不恰当,可真是一段很好的告状词。

本来,温二老爷对温嘉成扔石头的举动就非常不满,刚要教训小儿子就被大儿子温嘉言抢了先。

一连番猛如虎的变化,让他本就不大聪明的脑子更是雪上加霜。

直到被小儿子的哭声叫回神,又听到范氏的哭诉,温二老爷才又瞬间找回了自己为数不多的智慧和理性。

然而,还未等他训斥范氏话说的不得体,他的女儿温情又冷声道:“范姨娘可慎言,父亲一个大活人还在旁边站着呢,你们怎么就是孤儿寡母了?”

庞氏冷声讽刺道:“哼,功夫都用到别的地方了,连点儿话都不会说,孩子都教不好!”

这个“别的地方”指什么,不言而喻。

范氏死敌嘲讽,登时又气又羞。

她是商户出身,又自诩容貌倾城。

在家当姑娘时,想的就是如何攀高枝,飞上枝头变凤凰。她可以花时间去跳舞抚琴,却懒得浪费时间去看书识字学成语。

这是她不如庞氏的地方。

如今被人大喇喇说出来,只觉得羞愤欲死!

她没脸怼回去,就对着温二老爷哭诉:“廉哥~”

她就是这样,平时在温绍廉面前骄纵明媚,像是一朵娇艳的玫瑰。但是遇到自己搞不定的事情,只需要喊一声温绍廉的名字,欲语还休,如被风雨吹打了的玫瑰,温绍廉就会自动来呵护。

这一次,也没例外。

本来对范氏不得体的说话有些不满的温绍廉,立刻转头维护起自己宠爱了这么多年的爱妾来。

“嘉言,你怎么能对弟弟动手,你弟弟才多大,你下手这么狠,他以后留下病根怎么办?”

温嘉言眉眼间满是戾气:“他死不死管我什么事?你的妾室庶子,你自己管好!正是因为他年纪小,才是如今这么个结果。他但凡跟我一般大,我都不会轻易放过他!”

随后,他略带恶意的看着范氏:“再来试图挑衅伤害我母亲和妹妹,看我怎么还回去。”

范氏被他眼中的狠意吓了一跳,连说话都忘了。

而温绍廉,也被大儿子的反应惊住了。

温嘉言在家里一直都有些隐形人的样子,不能说他文不成武不就。但他不如大房嫡子温润如玉,不如三房嫡子阳光爽朗。

更不像其他庶子那样,在父亲面前讨巧卖乖,求关注刷存在。

温绍廉只在他给庞氏请安的时候看过他,其他时候竟然不知道他在干嘛。

如果不是他今天露了这么一手,温绍廉甚至不知道自己儿子竟然有这样的本事。

可是,他竟然感受不到为人父的骄傲,心中竟然萦绕着一股茫然。

就像是在他没有注意的角落里,他那个从来没得到过他关注的儿子,以自己独特的姿态长大了。

而他,根本没有承担起做父亲的责任。

他咳嗦一声,想要端起父亲的姿态教育他。

刚开口,就被对面的温嘉言满脸厌恶的打断。

“我小时候你没管过我,现在也没资格管我!我最后一次警告你,管好你的妾室庶子!再有下一次,我断了他们的手脚!”

少年满脸阴郁,回头却温声安抚妹妹和母亲。

他不是没有温柔,只是温柔不对你。

温嘉言赶着牛车走,只留下一地惶惶惊愕的人。

范氏还抱着她的小儿子哭,心中既怕又怨。

怕现在这没有府中规矩束缚的境地,温嘉言真的会对她们母子不客气。同时又怨温绍廉,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住。

她还在怨怪,但看了好大一出戏的官差已经带着满脸鄙夷上前。

“赶紧的,快点儿走!耽误了今天的脚程,可别怪我们兄弟不客气!”

这些官差前几日都对他们挺客气的,跟其他一起流放的犯人相比,态度简直是天差地别。

范氏一直以为这是因为敬国侯府的势力,给了她们庇护。

没想到今日官差对她的态度竟然这样差!

温绍廉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还以为是刚刚这场闹剧,惹的这些官差心烦了。

他放下了心中的大男子尊严,上前好言好语道:“几位官爷,通融一下,我这小儿子刚刚受了伤,请几位官爷让我这妾室哄他一会儿。”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这样说了,那几个官差怎么也得给他点儿面子。

没想到,那几位官差非常的正直善良不做作。

面子?

面子是什么?

可以吃吗?

有前途重要吗?

有命重要吗?

不知那几位官爷想到了什么,脸上神情瞬间一变。

威严道:“对不起,我们是正经办差,绝对不能徇私!”

温绍廉:“……”我艹(一种植物),那边牛车都坐上了,你跟我说你们绝不徇私?

真的是好正直善良不做作啊!

范氏显然也是受不了这种差别对待,尤其是情敌在天,她在地。

她语气不好道:“那凭什么她们可以身藏银钱,买牛车?”

温绍廉虽然心有疑惑,但是也绝对不希望自己妻子儿女明明可以过的好一点,却不让她们过的好。

范氏这么一说,颇有告状之嫌。

若是官差收了牛车,那对他们来说,不也是损失吗?

大概每个三妻四妾的男人都做着妻妾和谐的美梦,以为她们的争斗都是口头上的争风吃醋,都是太爱自己的表现。

但是遇到自己的事情时,都会格外理智的选择对自己最好的。

只能说,呵,男人,真是太傻太天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