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四百五十九章 大葱才最像我

第四百五十九章大葱才最像我

而另一边,跟着楚念柒进了她的小院子待着的姑娘们,也没能消停。

若是只有温情几人,楚念柒都熟悉了,什么话都敢说,倒也自在。

但这宴会来的人多,肯定不可能只有自己熟悉的人,楚念柒也做好准备招待不熟悉的人。

但她做好准备,并不代表能够容忍频频作妖的人。

没了长辈在,这些姑娘们也都不端着了。平时是什么样,干脆就是什么样。

敬国公府温家二房的温三姑娘温娇,什么都要问一问。

看到楚念柒屋里摆着各种名品花要问一问怎么来的,看到那些价值千金的古董摆件也要问一问丞相府的人为何会对她那么好,看到她梳妆台上摆着那么多护肤品和化妆品还要问一问,她长得这么好看是不是化妆化出来的。

楚念柒碍于她是温家人,知道这些世家都讲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讽刺了她,温情姐妹的脸上也不好看,就没怎么理她。

但没想到,她这个不会说话的人竟然也没带脑子,看不懂人的眼色,根本不闭嘴。

到最后,气得温情道:“你能不能别说话了,全场就听你在那里叭叭叭说个不停,怎么那么多问题?非要显得你无知吗?”

气得温娇立马就要跟她吵,但是想到这是哪里,突然就眼泪汪汪的看着温情道:“四妹妹,你非要跟我过不去吗?我不过是看着好奇一点,你就一定要跟在府里那样对我吗?”

她这话,可谓是含沙射影,说温情在府里也是欺负她。

温情气的要死,她心里确实是楚念柒那样想的。不过一家子到底如何,那都是关起门来说的事。

人家楚念柒都给温家留了面子,偏偏温娇这个蠢货,却把自家事拿出来说道。她以为谁都愿意听她家里这些破事儿吗?

“你快闭嘴吧,也别说我欺负你,你不是喜欢问问题吗?你那些问题我来回答你!人家花多是因为会养,古董摆件多是因为人家招人喜欢,长得美是天生丽质。这些都是你可望不可即的,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我奉陪到底!”

“你――”温娇愤恨地看着她,道:“我是在跟楚妹妹说话,你怎么老是搭言?”

“切,你个没眼色的东西,我就是嫌你烦了,帮着念儿妹妹回答又怎么样?”

“你的答案又不是真的。”

楚念柒这时非常有礼貌道:“温情姐姐的回答就是我的回答,感谢温情姐姐了。”

“不客气!”

温娇:“……..”

好啊,这个该死的泥腿子,踩了狗屎运飞上枝头也就罢了。她给她几分颜色,还开染坊了。这一次,她不扒下她一层皮来,就不姓温。

温娇安静下来,世界马上舒服了许多。

周暖悄咪咪对着楚念柒道:“我今儿算是涨了见识了,竟然有人比我还能说。是不是以前我说话的时候,也是这么烦人啊?”

楚念柒:“才没有,她怎么能跟你比?她那叫烦人,你那是幽默好嘛!”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以为我说话的时候也是她那个样子呢!”

“什么样子?”

“就是拿腔拿调的,问一句话都楚妹妹楚妹妹的,哎呀,声音还掐着,感觉像是被握住命运喉咙的老母鸡。”

“噗――”楚念柒直接喷了。

她总是在周暖几个人面前说一些新词,连带着周暖也喜欢用了,结果,就是这么个效果。

“你,你别乱比喻!”

“我不管,你就说像不像吧?”

“…….像。”

楚念柒喷茶的动静不小,很快引起了她们的注意。

温娇总觉得她们是在说她!

她心里气急,面上特别天真无邪,指着一盆素冠荷鼎对着温兰道:“二姐姐,我记得你最喜欢兰花,这素冠荷鼎倒是与你相称。”

京中贵女说话含蓄,即便是找人要东西,也都是暗示。毕竟,无论内里多么贪婪,外在还是要脸的。

可这素冠荷鼎是兰中极品,名品中的名品,极难培育,世所罕见。连皇宫都没有,只有听说南疆的皇宫里培育了一盆。

若不是楚念柒有空间有灵泉,哪能培育出来?

虽然她现在种花非常方便,但是该名贵的还是名贵,她也不会手那么松,谁都能沾上她的便宜。

温情的脸色也不好看,这个温娇是一会儿不作妖都难受。

她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还想让念儿把这素冠荷鼎送出去不成?她到底知不知道这素冠荷鼎到底多名贵,值多少钱?

温娇心中冷笑,她当然知道,她就是因为知道,才说的这个。

她就是要楚念柒大出血!

温兰听到这话也是惊了,但是看到楚念柒这房间里不止一株,且那么多名品,就忍不住起了几分心思。

若是她能得到这一株素冠荷鼎,想必日后嫁人都能提高一等。

如此想着,她的眼中不免带出了几分兴奋之色。

可惜,楚念柒并不接茬,仿佛没听出她们的言外之意似的。

笑道:“温三姑娘可是说错了,这素冠荷鼎怎么跟温二姑娘相称呢?据我所知,温二姑娘闺名一个兰字,温兰温兰,我倒是觉得这盆建兰很是相称,要知道建兰又名四季兰,四季常温,可不是很相称吗?”

温情“噗”的一声笑了:“没错,非常相称。”

温兰刚刚还有些兴奋的眼睛,瞬间就冷却了。

她哪里听不出来楚念柒的讥讽,只是没想到,从头到尾,她都没怎么说话,这位楚姑娘都不待见她。

真是气人!

当即扬起温婉大方的笑容,道:“楚姑娘说笑了,刚刚娇娇也是开个玩笑,这些花都是名品,寓意又好,跟在场的诸位,哪一个不相符呢?”

周暖道:“诶?可别挂上我,我可跟花不相符。我祖父说了,我最像大葱了,身姿清正,直上云霄,性子又火辣,有个性。大葱最像我了!”

楚念柒:“……..”完了,合着这娃儿是被她祖父洗脑了是吧!

温兰的温婉大方都要维持不住了,只干巴巴笑笑,不再说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