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四百三十九章 别扒拉我

第四百三十九章别扒拉我

原来,相府嫡女失踪后,沈家女还曾要与宁王府议亲来着,可惜人家宁王不同意。

原来,如今的礼部郎中夫人,曾经差点儿成了宁王侧妃来着,只不过,人家也没同意。

原来……..

呵呵呵,原来那么多的原来。

大家仿佛从这些原来中拼凑出了一场惊天大阴谋的真相,再提起这件事,大家都是讳莫如深的样子,但是眼睛里却射出兴奋的光。

来了,来了,这是文官中的两大巨头,要开始撕破脸了吗?

不管是文武百官,还是贫民百姓,都有八卦的心思。

一时间,再上朝时,众人看户部尚书齐大人和礼部郎中冯大人的眼神,就不是那么对味儿了。

可惜这不是什么证据确凿的事情,谁也没有问到他们头上,他们再不爽,也实在不能抓着人家的衣领子跟人家解释吧!

这个哑巴亏,只能吃下去。

但人家最八卦的还是林丞相和沈太傅的态度了,大家都不敢去沈太傅面前问。林丞相倒是平时很和善的样子,但是位高权重,也没人敢捋老虎须。

倒是有几个跟丞相关系不错的官员,似是在下朝时不经意地问了一嘴:“你那个庶女,是真的……?”

林丞相似是一脸无奈的样子,叹了一口气道:“唉,家门不幸啊!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接着,就有丞相庶女在嫡女归家当日失魂落魄从相府出来的传言,那样子,很像被揭穿了真相后承受不住打击的样子。

这下子,众人对那些传言几乎都信了。

人家丞相府总不可能对自己家的小姐下手吧,应该是顾忌名誉,没有大动作的处理,但是斥责惩罚肯定是免不了的。

不然,那相府庶女不可能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要知道,她几乎是京城回娘家最勤的女人之一了,恐怕别人不知道她是相府小姐似的。

如今……呵呵。

但这么说来,林家和沈家的梁子也就结下了。

嘿嘿,他们什么时候能看到这两家撕逼呢!

齐府内,沈梦的院子里,这一次,不是她一个人在摔在闹了。

齐二爷青黑着脸道:“怪不得你那几天院子动静那么大,原来是心上人要娶妻了。呵呵,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以为你早忘了过去的事情,没想到啊没想到,沈梦,你真让我开了眼界!”

即便被丈夫问到跟前,沈梦也没有任何心虚,她冷冷地看着齐展鸣。

“你知道了又怎样?我们两人的婚姻,不过是你跟我爹各取所需罢了,何曾问过我愿不愿意?你要真想要我的感情,你为什么要去纳妾?一个纳了妾的恶心男人,还跑来我这里吆三喝四!”

“沈梦,你放肆,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你拿这个说嘴,未免太无理取闹!”

“那又如何,我沈梦的男人,就是不准纳妾。你应该庆幸我不爱你,不然,你以为你的安姨娘能活着,你的那些庶子庶女能生下来?不过是我不愿意搭理他们罢了。”

齐展鸣被她这个疯狂的样子气得直哆嗦,转身拂袖而去。

这个妻子,他是不能休的,不仅不能休,还得好好供着。

她是维系他与沈家的纽带,当年,若不是……他也不会成为最年轻的尚书大人。

唉,有得必有失。

晚上,丫鬟给沈梦传话,说齐二爷又去安姨娘那里去了。

沈梦冷冷一笑:“哼,去吧,贱男贱女,天生一对!”

…….

青山书院里,楚念柒照常上学。山下的工程已经开始动工,好多人都稀奇,那是要做什么。

有人问,工地上的人也回答,说是为了盖酒楼。

一听是这个,好多人都开心极了。

无他,书院食堂的饭菜,实在是有些不好吃啊!

这个承载了无数学子殷切期盼的工程,就开土动工了。

因为前几天把乔芊月惹哭的事情,乔芊月自觉丢脸,好几天没来,楚念柒倒是过了几天安生日子。

何娇娇倒是也看不惯楚念柒,可她不过一个商户女,即便背靠沈家,也不能跟丞相府的外孙女硬刚。

虽然她心里很看不上楚念柒,觉得她就是个泥腿子,山沟沟里出来的村姑。

又到了学琴日,乔芊月才来。

这一次,她稳重多了,没有跟楚念柒针锋相对,应该是家里人嘱托了什么。

但小姑娘心里不服气,也没把楚念柒放在眼里。

她觉得母亲说得对,要在才艺和教养上打败她。

看她嘴皮子再利,也说不出什么来。

没想到,这一次,楚念柒拿出来的琴那么精致。

这张琴刚拿出来,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琴面是一整块看不出材质的黑色木头,额处几团乳白色的祥云纹样,那不像绘制上去的,倒像是嵌进去的,与那黑木融为一体。

且那云彩,乍一看是乳白色,细细看,却又散发着五彩的莹润光芒。

那琴弦也不知是什么做的,闪烁着冰丝一样的颜色,一看就不是凡品。

“哇,这张琴也太美了吧!”

“对啊对啊,好美啊,这么一比,我的琴好像垃圾啊!”

“也不能这么说,要是把这张琴比作绝世美女的话,咱们的琴也就是清秀小佳人吧!”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再也没有了之前对楚念柒的排斥。

上次吃过楚念柒分的大樱桃后,她们就知道这个小姑娘根本就不像那些人说的是村姑,没有教养。

能拿出那么珍贵的大樱桃,哪个山沟沟里培养出来的村姑啊?她们也想去认识认识。

现在又拿出这么不凡的古琴,众人只觉得自己的观念在不断的刷新。

总觉得楚念柒很神秘的赶脚!

乔芊月本想在琴课上大放异彩的,结果,被楚念柒一张琴破坏了,气得要死。

周暖摸着那琴道:“我滴个乖乖,你家的东西怎么净是好玩意儿啊!我这个不爱琴的人,看到这种颜值的琴,都忍不住手痒了。”

云萝调侃道:“可惜啊,人家手痒叫炫技,你那手痒叫扒拉。”

楚念柒差点喷了,此时她看着那静静放着的琴,脑海里不合时宜地替它想了一句内心旁白。

“别扒拉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