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五百二十三章 群魔乱舞

第五百二十三章群魔乱舞

孔茗辰看着这个眼前陌生又熟悉的父亲,永远也忘不了他当初提起自己的厌恶神色。以及他陪着妾室庶子,把自己丢在一旁自生自灭的事情。

如果不是宁王叔,他能不能活着,还是两码事。

看着他被揍的龇牙咧嘴,高声喊着:“我乃堂堂伯爷,谁敢打我?”

俊秀温润的少年君子,果断的转了身。

男人之间的战争,就交给他们处理吧,他还是个孩子呢!

他不是叫嚣着自己不孝嘛!也让他看看,什么才叫不孝。

身后传来曾经年轻时候也是街头一霸的某个夏侯氏叔伯的声音:“谁敢打你?在场的谁不比你身份高?一个区区伯爷,也有脸来跟我们比款儿?”

几个嚣张的声音瞬间跟上,依稀可见当年年轻时候的肆意猖狂。

“就是,个老不要脸的,上王府来欺负我们夏侯家的外甥,怎么滴,是不是以为我们夏侯家没人啊?”

“还有你,长得人模狗样小白脸似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来,叔叔给加点儿男子气概!”

说着,就团了一手泥巴往宁远伯府庶长子孔明宇的脸上糊。

被糊了一脸的孔明宇:“……..”我#¥@%……&

合着,增加男子气概就是往脸上糊泥巴是吧?

要不是情况不允许,孔明宇特怕这些喝高了的夏侯氏狼人们会往他脸上糊屎。

他费劲挣扎,奈何这群醉鬼即便喝醉了也是力气贼大,一个个拽着他不撒手,笑哈哈的看着其中一个世子爷往他脸上做纯天然泥土美容。

孔明宇快崩溃的间隙,撇头看到了他夹缝中求生存的老爹。

好几个大汉撕扯着他,那情形惨状,真的,五马分尸也没他分的多啊。

有扯着胳膊揪着耳朵的,有拧着脸巴子扯着嘴的,有薅着头发拧着肩膀的,还有拿着后背当沙袋,一拳一拳醉拳往上捶的。

最可怕的是,他父亲的身前坐着一个喝多了酒抱着他大腿的。也不知道这位仁兄是不是平时被媳妇儿拧多了,此时做梦翻身农奴把歌唱,一边往他大腿上拧,一边念念叨叨:“我就喝了,我就喝了,你拧我啊,你拧我啊!”

说着让人拧自己,实际自己拧别人。

他爹的嘴巴子被人扯向两边,连求救的呼声都模糊了。

最可气的是,福王那个缺心眼儿的,他竟然拿着一只鸟,在他爹头顶上放着。

口中不断叫嚣:“拉呀,拉呀,宝宝,使劲儿拉!”

可能是福王的呼唤太过殷切,那鸟儿受到了殷殷鼓舞,非常不客气地在大夏宁远伯爷的头上拉了一泡颜色绚烂的排泄物。

已经要窒息的宁远伯:“……”果然,夏侯家的男人都不能惹,跟疯狗一样。他们不仅让你窒息,还能让你更窒息!

这一刻,孔明宇竟然觉得自己受到的摧残是那么仁慈。

疯了,夏侯家的这些王爷世子们都疯了。

他只是为了完成个任务,可没想吧自己搭在这里啊!

无论孔明宇如何挣扎,夏侯家男人的这个泥坑,他目前是挣扎不出去了。

喜宴前面的这大场面,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十年难得一见的群魔乱舞了。

老代王一个人都看呆了,从自助区拿了一盘瓜子,嗑的嘎嘣嘎嘣可带劲儿了。

如果不是嗑瓜子声音太小,他还能给他们配个助兴的乐曲。

老代王难得叹了一口气,感慨道,这要是让他年轻个三十来岁,他铁定去掺和一脚。

唉,人老了,折腾不动了,为了老伴儿,也得惜命了。

福王看着他的小鸟儿终于听话的在宁远伯爷头上拉屎了,只觉高兴极了。

这一刻,他功成身退,有些困了。

摇摇晃晃去王府的偏院找屋子睡觉,他是个斯文的男人,随地睡觉的事情可不能干。

他手里的鸟儿不甘心被握住手里,已经不耐烦飞走了。

福王模糊地看着远去的鸟屁股,不放心地叮嘱道:“小蓝,我去睡觉了,你玩一会儿记得回来!”

也不管人家鸟儿到底鸟不鸟他,他就跌跌撞撞的顺着小径走了。

这鸟儿是他特意给楚念柒准备的礼物,另外,他还给宁王夫妻准备了一对鸳鸯。

王府送的礼是王府,他跟宁王兄关系那么铁,必须得送一份饱含他心意的。

这对鸳鸯就很好,不是说那个什么,“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野鸳鸯”嘛!

多配!

要不是弄不来比翼鸟,他一定给他准备两对!

福王觉得自己可真心实意了,就是不知道宁王要是知道他这番的“费尽心思”,会不会打他个冤殃样儿!

福王心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摇摇晃晃的,半路就被孔茗辰跟截住了。

一看福王这副德行,赶紧让随行的小厮给福王收拾好院落休息。

恰好,楚念柒也走过来了。

她今儿主要在偏院歇息,神识覆盖王府,时不时探查一番,是否有可疑之人。

这会儿出现,也是在神识范围内看到福王摇摇晃晃的样子,才过来看看的。

“茗辰哥哥,你怎么来偏院了?不在前院吃酒吗?”楚念柒道。

孔茗辰很喜欢这个妹妹,温润的笑还没挂起,想到前院的乱象,俊秀的微笑有了一丝皲裂。

“呵呵,我来这边歇歇。前面…….王叔们兴致太高,我就不打扰了。”

楚念柒嘴角抽搐,一下子就想到了刚刚神识覆盖看到的地方。

群魔乱舞,众男百态,也不过如此了吧!

耍酒疯的男人,简直就是一群妖魔鬼怪啊!

不行,她以后可不准夏千俞喝酒。

试想一下一直矜贵自持、端方冷傲的夏千俞喝醉了,然后像前院那些男人一样跳脱发疯。

楚念柒:“………”咦~~不想要他了!

不远处给小媳妇儿种花的夏千俞,突然打了个冷噤。

夏千俞莫名,突然感觉自己有些不妙是怎么回事儿?

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事儿,有些心尖儿哆嗦的夏千俞更加老实的夹紧了自己的尾巴。

收回恐怖的思绪,楚念柒跟孔茗辰又聊了几句,转身走了。

她今天的身份,不太适合露面。前院不合适,后院也不合适,还是偏院适合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