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五百四十七章 你家被屎糊住了吧?

第五百四十七章你家被屎糊住了吧?

宁王翻看着从刘嬷嬷家抄出来,登记在册的东西,自嘲道:“原先我还想着抄家会不会太过分了,现在看来,真是一点儿都不冤。”

林氏躺在床上,无情嘲讽:“看来,你的奶嬷嬷对你的忠心也是有待商榷啊!”

在旁边看完了全程的楚念柒,这个时候特别想送给宁王一句话:搞了半天,小丑竟是你自己。

虽然事情到这里,已经算是结束。

但是宁王的报复,却远不止于此。

受到惩罚的,不过是这些王府里藏着的蠢货。

而真正该死的人,还逍遥在外。

宁王气不过,当天晚上,向夏千俞借了十来个好手,连夜往沈家的院子里泼了几桶大粪。

宁王这个举动也是十分的无耻加幼稚了,典型的打不过就砸玻璃。

但是,谁让他无赖呢?

他本来就是个爱耍赖皮的人啊,难道他不在京城造作,京城已经没了他年轻时候混账无赖的传说了吗?

如果忘了,那正好,他现在帮人想起来。

沈家也是有着看家护院的好手的,沈太傅位高权重,身边更是跟着暗卫。

但夏千俞培养出来的暗卫,岂是别人家的普通暗卫能相提并论的?

再说,他们这十来个人是扔完就跑的类型,再高明的武功直觉,怕是也反应不过来。

毕竟,满京城真的找不出比宁王更变态的人,找不出还能干出这种骚操作的人。

这一波操作,真的太损了。

沈太傅皱着眉头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差点儿没被院子里的销魂味道熏晕。

他屏住呼吸,冷声道:“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除了沈太傅和他身边的暗卫,所有人不是捂着鼻子就是捏着鼻子。

听到沈太傅的问话,苦着脸道:“太傅大人,不知道谁缺了大德的,往咱们府里扔了十来桶大粪啊!前院后院,偏院侧院,连厨房都没放过啊!”

沈太傅:“……”我特么@#¥%……&*

讲真,沈太傅也特别想捏着鼻子说话,但是这个动作不符合他君子的形象。

一口气儿憋到现在,已经是沈太傅的极限了。

他是真的没想过,这个年纪了,还要受到这种伤害。

他吩咐一句“赶紧带人把院子收拾了”就转身进了书房,再也不露面了。

可怜沈府的老管家,也是受到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波折。

太傅府的后院,都是一个个娇滴滴的夫人小姐。平时都是阳春白雪般的存在,提一句那污秽之物,都是对她们身份的侮辱。

如今,这满院子都是这污秽之物,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也是苦了她们了。

有那年纪小的小姑娘,直接给熏哭了。

“祖母,祖母,好臭啊,嫣嫣不要这么臭!”何氏的小孙女大哭着叫道。

何氏的儿子沈复也是受不了道:“娘,我今天出去睡了,不行了,这家根本待不了,太熏眼睛了。”

说完,就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乌云的走了。

留在府内的女性们,一片恨得要死。

男人可以出府去找睡觉的地方,但是女人们却不可以。

这大晚上的,去外面睡根本不行。回娘家或者亲戚家,也不合适。

不然,别人一问为啥大晚上跑出来睡,难道要告诉他们,自家被屎糊住了吗?

别人恐怕会认为她们脑子被屎糊住了吧?

毕竟,这太匪夷所思了。

这一晚上,沈家真的是鸡飞狗跳,不仅这些主子们被熏的没办法睡觉。这些奴才更惨,与大粪决战到天明。

直到太阳已经从东方升起,沈家的院子才算清理干净。

可算是累惨了他们,又累又臭又困。期间,他们还得忍受着主子们不耐烦的催促,以及隔壁邻居受不了的谩骂。

早上起来,有小厮出去采买,隔壁的好事者跑来问道:“咋回事儿啊?你们府的大粪缸炸了吗?你们府的人也不勤了,这快满了就倒出去啊!自己懒得弄可以去请人啊,我认识一个乡下的挑粪郎,改天他来我带他来见你啊?”

沈府小厮:“……”我谢谢你啊!

沈府早上的饭是新买的,不过幸好主子们昨天晚上睡得晚,今天早上也不会早醒。

菜买了回来,满心以为被骂了一晚上后,能够得到主子们的夸奖。

好歹,他们没拿昨日大厨房的食材来做菜啊!

这可是新买的,多体贴啊!

然而,这大粪的味道实在太过霸道。

即便是刚刚买回来的食材,一个把生做熟的功夫,饭菜上就已经被染上了臭味儿。

快到中午,沈府的主子们吃饭的时候,一个个都快吐了。

真是的,这日子没法过了。

睡睡不好,吃吃不好。

这是人间地狱吗?

哦,不是,是人间厕所!

沈家的女眷们一个个叫苦连天,但最苦的大概是沈太傅。

他也是觉得沈府臭的没法待了,才赶紧起来上朝的。但倒霉的,他的朝服也被沾染了销魂的味道。

于是,可想而知,那上朝的结果…….

一路上,沈太傅受到了来自各个同僚的“亲切”问候。

“太傅大人啊,这是怎么了?出恭时候没来得及,憋着了?”

“太傅大人,你这,你这也太不将就了,哎呀,注意身份啊!”

就连皇上,都没忍住调侃道:“太傅啊,要是身体不舒服,就不必来上朝了,可以请假的嘛!”

沈太傅:“…….”我特么真是谢谢你们啊!

宁王看着百官前面站着的憋屈到脸色发紫的沈太傅,可算是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沈府。

何氏被折腾了一天一夜,年纪大了,真是遭不住。

她躺在太妃椅上,身边四个丫鬟来回扇风。

屋子里点燃着两个香炉,燃着浓郁的香料味儿,企图掩盖住这空气中霸道的香气。

但是这毕竟是十二月,太冷了,扇风也不能扇的太猛,可算是苦了这些下人奴婢,努力提升个人专业能力。

“嫣嫣怎么样了?有叫府医去看吗?”

“回夫人的话,府医说是感染了风寒,已经开了药了。”

“嗯。”何氏揉着额头冷声应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