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二百八十八章 林府(二)

第二百八十八章林府(二)

此时两个儿媳妇看着公公都亲自上阵安慰婆母了,赶紧也不甘示弱地宽慰她。

毕竟,公公宠婆婆是出了名的。

虽然,自家相公也很好了。但每次看到公公婆婆,都莫名有被塞了一嘴的赶脚。

大房林轩风的妻子是个温婉柔顺的,主持中馈井井有条,婆媳妯娌相处也是和风细雨。

二房林轩雨的妻子是个武将家的姑娘,是林轩雨同袍的妹妹。性子爽朗大方,不拘小节。

此时,看到婆婆的眼泪又如那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心一急,嘴一快,然后本应是在小辈之间共享的消息直接秃噜了。

“哎呀,娘,你不要哭了。小妹也已经有消息了,只是现在还不确定。你再哭下去,等小妹回来了,你都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子了。”

老二媳妇的话,简直是惊天巨石,一石激起千层浪。

不说丞相夫人震惊地打了嗝,就是林丞相都激动地摔了碗。

“你说什么?有夕儿的消息了?这么多年了,是真的吗?不会还和原来一样是假的吧!你们什么时候知道的?怎么都不告诉我和你娘一声?”

林家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放弃找林夕儿,他们没有宁王那么大张旗鼓,但是私下里的动作和付出却一点儿也没少。

一开始是丞相大人负责,后来他公务繁忙,就交给了二儿子。后来小儿子长大,能够独当一面了,就主动把这项差事揽了过去。

一般都是有消息了,三个兄弟之间才商量沟通,但都不会告诉家里的两位老人。不给希望,就没有失望。上下起伏来来回回的失望叠加远比一直失望更折磨人,两位老人撑不住。

他们都想着,等到他们带来消息的时候,就是带着林夕儿回家认祖归宗的时候。

却不想,在今日打破了这个机制。

丞相大人发来激动几连问,其他人这才意识到,老二媳妇儿说秃噜嘴了。

老二媳妇周氏摸了摸鼻子,不知道如何开口,讪讪一笑坐下了,把这个难题丢给了自家夫君。

林轩雨瞪了自家大嘴巴婆娘一眼,苦逼地扛起大梁。

“爹,娘,是这样的,我们也不确定,只是这次的线索比较真切。后来,我们发现宁王府也查到了这个线索,并且一直派人在那边盯着。所以,才比较确定。但是现在,还没能确定妹妹到底在哪里。只能确定,那是她的产业。”

“产业,这说明你妹妹生活的不错?”丞相夫人激动地问。

“对,那个产业在当地很是有名。只是掌柜的说妹妹出去游历了,不知道现在具体在哪里。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就更难找到了。好歹现在是有了方向了,按着最笨的法子,一直在那里等也是一条出路啊。”

林轩雨捡着好听的话说给丞相夫人听,瞬间,整个饭厅热闹起来。大家都开始兴致勃勃地讨论,林夕儿可能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来,甚至是出去给她订新衣服和首饰……

一家子其乐融融的样子,简直是比过年还要欢喜。

这样欢乐的场景,却刺痛了外面某个人的眼。

林春寒也不知道这这里站了多久了,直到身上打了一个冷战,才回过神来。

身边的丫鬟提醒道:“大小姐,我们还进去吗?”

“算了,走吧!”

林春寒提着食盒往回返,脚步并没有放轻。只是饭厅里的人都没有发现,不过是因为全部的心神都放在里那个有了消息的嫡女身上。

即使她不在了,她身为家中唯一的女儿,也未能取代她的地位。

林春寒走着那条走过了十几年的路,却从未觉得熟悉。

她在这个丞相府,一直像个多余的外人。

家庭的温馨,是属于里面那些人的。

而她,只配陪陪祖母抄抄佛经,听听姨娘抱怨。

林夕儿刚被掳走的那一年,她的姨娘还有心思争宠。以为趁虚而入,还能生个儿子出来。

结果,她那冷情的爹,丝毫没有给她姨娘半点儿希望。

他倒是对他的妻子不离不弃,即便这些年,被病痛折磨成那样,他也没有纳妾睡通房。

呵呵,父亲不是好男人吗?

是啊!

只是好男人怎么都是别人家的?

父亲是嫡母的,而那个全京城都知道的痴情人,是林夕儿的。

凭什么呢?

就因为她的姨娘是爬床的,她就要受到冷待吗?

她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啊!

林春寒回头看了眼那已经远离了自己的灯光,眼中的神色不定。

第二日中午,沈梦在她的院子收到了一封密信。

“林夕儿未死,林家人已知。”

沈梦气得摔了茶盏:“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个贱人没那么轻易死。”

两年前,她用她最后的身家孤注一掷,请了雨花阁的人务必要杀了林氏这个贱人。

可是没想到对方并没有给她回信,收钱办事,就算没办到也得有个消息才对。

接着就听到了雨花阁被灭门的消息,她心里惴惴不安。

后来,多方面打听,雨花阁在灭门前出了一次很大的任务,地点在秦州府,是任务目标之地。

她心存侥幸,大概是完成了任务,被之前的仇家发现,才灭了门。

不管怎么说,她都希望雨花阁是把林氏杀了的。

如今再得消息,林氏没死,且林家人已经知道了她的消息。

她想再动手,就很难了。

且她现在的身家,也支付不起那高昂的雇佣费了。

这两年,她低调起来,也是为了积攒一些钱财。

齐家还不知道她干的这些事情,万一知道了,定然不能善了。

齐展鸣对她可没有宁王爷对林氏那样的偏爱和痴情。

想到这里,沈梦又是气得牙根痒痒。

贱人!贱人!

怎么就不能死了一了百了。

她又想到当年秘密派人去宁王府给出结亲的意思,被宁王爷断然拒绝的事情。

当时碧玉年华,一腔挚爱,都被他对另一个人的爱意浇了个透心凉。

可越是看过他如何爱别人,对他的执念越深。

总想着,若是把那人代入自己,两个人该是多么的幸福,该是怎样的一对神仙眷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