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五百二十五章 姐姐真是泼的一手好茶

第五百二十五章姐姐真是泼的一手好茶

红雀大喘气的起身,赶紧往前跑去追嫌疑人。

可是,王府院内设计精巧,雕梁画栋,假山怪石,好不美妙。可是一步一景的建筑,算是苦了追人的红雀。

她一个错眼的功夫,又跑丢了人。

可恨这王府内院的丫鬟们,效率也忒个低。

这是因为王府多年来没有女主人管着,整个王府,算的上主子的也就一个半。男主人不在家,借住的小主子又年纪小,没那么多事儿。王府外院有老管家看着,内院却是有些散漫了。

那些年郭太妃和宁王爷母子失和,郭太妃不管王府的事情,王府内院的总管嬷嬷也是王爷自己提上来的奶娘。

大概是这么多年,内院没有女主人的缘故,这位嬷嬷一家独大,倒成了她的一言堂。人一飘了,本分内的事情就做的不好了。

内院的丫鬟们,想着的不是怎么把手头的事情做好,倒是想着怎么巴结这位总管嬷嬷。

自己的规矩疏于散漫,办事拖拖拉拉。红雀也是倒霉,随口叫的一个人,也是个说话没有分量的。让她去找人,那不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嘛!

谁听她的啊?

正在崩溃之际,那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叫“啊――”

红雀马上跑过去看,一看,呦呵,也不知是哪位仁兄,竟做了一手的助人为乐。

那个她遍寻不到的蓝衣嫌犯,被人泼了一身的热茶,此刻受不住烫,原地撕扯衣服寻求解救呢!

红雀四处寻摸趁手武器,刚把一块假山上装饰用的石头拿到手里,那边又传来一声呼叫。

只见不知道在哪里跑来的一个丫鬟,提着一桶水,哗的一声倒在了那个蓝衣嫌犯的身上。

嘴里还歉疚道:“对不住啊,刚刚拐弯没看到你,烫着了吧,这是我特意在湖里打来的水,清凉,你现在还疼吗?”

蓝衣嫌犯:“…….”疼,心口疼!

她一身落汤鸡的造型,还散发着湖水里特有的水腥味儿,想死的心都有了。

要不是眼前愣头愣脑的彪悍少女真的是满眼真诚,她真的以为她是故意的。

这时,背后传来一记娇喝:“抓住她,她是王府奸细!”

蓝衣嫌犯低咒一声“该死”,推开眼前木楞的少女,就要跑。

刚跨出三五步,背后又传来一阵滚烫的灼烧感。

原来,那个刚刚已经不小心泼了她一前胸热茶的少女,掀开茶壶,把剩下的热茶又泼了她一后背。

前后夹击,冷热交替,个中滋味,可想而知。

这还不算,她以为自己忍着疼痛往前跑就行了。

但泼茶少女显然不是一般丫鬟,人家也不像其他人那样追着她跑。

手中茶盘,往前一扔。

大概是泼水太准,扔盘子也有点儿技艺。

也不知道这个丫鬟什么路子出身,茶盘一出,就打中了蓝衣少女的小腿。

“噗通”一声,那人以“五体投地”的姿势倒在地上。

蓝衣嫌犯恨急,爬起来就要走,但她明显是个养尊处优的主儿。刚坐起身,就被那彪悍丫头追上。

“哐当”一声,刚刚还贴心的用来给她打水消热的桶,就这样毫不留情地扣在了她的头上。

呵,善变的女人,终究是错付了。

处在后面的红雀,看完这一系列的动作,整个人都懵了。

就这……..?

把自己推倒,追了好一会儿没发现的“刺客”,就这样被端茶丫鬟给解决了?

她突然觉得,自己可能真是除了一张嘴,一无是处!

那彪悍丫鬟显然是认识红雀的:“姑娘是要把她带去哪儿?姐姐我可以帮忙的。”

红雀是楚念柒身边的丫鬟,如今才十三四岁的样子,而那彪悍丫头已经十七八了。

两人都是丫鬟,她自称一声姐姐不妨事。

何况,她对红雀还尊敬的喊了一声“姑娘”。

而红雀也是个马大哈的性子,根本不在意这些称呼问题,能把小姐交代的任务完成才是最重要的。

两人就这么,一个人压着,一个人撕了几条帕子,把这个女人给捆了起来。压着人,往正院新房走去。

路上,那女人试图挣脱逃走,但是都无济于事。

她头上顶着一个大木桶,手又背在后面被捆着。

稍微挣脱一下,就会被茶盘敲一下木桶。

不说疼不疼,那玩意儿震一下,估计都不好受。

红雀看着彪悍的丫鬟,满眼钦佩。

“姐姐,你叫什么呀?在哪里做事儿?你帮了我的忙,回头我一定好好感谢你!”

“我叫小婵,在花园里管花木的。”

“哇,姐姐原来是管花木的,怪不得泼的一手好水!”红雀无脑吹捧。

小婵不好意思笑了:“嘿嘿,没想到还会有人因为这个夸我。原来我是在王爷书房洒扫的,结果也是因为不小心泼了一盏茶。糟蹋了王爷给王妃娘娘画的画像,后来王爷就出去找王妃了,没想起来对我的处理。大管家觉得罚也不是,赏也不是。问我想要干什么,我说我愿意浇花。于是,就来花园做事了。”

“哇,那姐姐不仅泼的一手好水,还泼的一手好茶!”

“嘿嘿,算是吧,刚刚我就是因为把热茶泼到她身上,才抓住了她的。这么一说,还真的。”

“哎呀,这就是传说中的水命啊!有水就遇贵啊!”

蓝衣嫌犯:“……..”

这两个人在“受害者”面前,一个无脑吹,一个傻憨应,还时不时敲一下人家脑袋,也很是不把人家放在眼里了。

“那小婵姐姐,你是要给贵人送茶吗?那茶水打了怎么办?会不会得罪贵人?”

小婵有些不以为意道:“唉,什么贵人啊?闲人懒货还差不多,不用在意!要不是我想安安静静的浇花,才不理她呢!”

两人正说着话,眼见到了王府正院门口,王府内院的总管嬷嬷才带着几个丫鬟过来。

风风火火道:“快,快,你们几个赶紧把人抓起来,敢在宁王府大闹,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几个丫鬟迅速上前,抢了小婵和红雀的位置,压着蓝衣嫌犯。

那奶嬷嬷才出现满意的神色,然后带着人往新房走去。

红雀:“……..”我有句妈卖批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