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五百零二章 我只是想帮她对称

第五百零二章我只是想帮她对称

沈贵妃在楚念柒说完那毒药的名字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此时她已经没有心思再去辩解,她只期盼宫人们赶紧把那盆花带走销毁掉。

她是真没想过,那个小崽子,竟然认识这样得南疆毒?

太奇葩了吧!

谁家的孩子这么小学医学毒的?

就在沈贵妃想着一会儿如何辩解脱身的时候,一个比较年轻的太医进入大殿。

这大概是一个沉迷研究的学术型人才,身上衣衫有些不太齐整,若有若无的散发着一些奇怪的味道,眼中还带着对未解知识的求知跟思考。

这是太医院引进的特殊人才,喜欢研究各种毒,然后调制解药。

因为皇宫这样的地方,也需要这样的人才,即便他不太会做人,还很怪癖,还是在太医院待的坚如磐石。

谁让他只热爱学术,不搞仕途呢!

这么一把好用还不伤人的刀,放在太医院,就是当个吉祥物也是好的。

胡太医一来,皇上就命他赶紧给林瑾萱诊治。

他到也不含糊,一个不会虚头巴脑的人,就是面前是皇上,他也不会多话。

直接上手就给林瑾萱诊脉,又查看了一下她手腕上的细线。

“启禀皇上,微臣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南疆奇毒,一线牵。”

皇上急急追问:“那毒是什么症状?怎么中毒?”

“两种香气混合,以南疆特有的银莲花花香诱使毒发。中毒之人,在手腕细线没长到手臂弯时,一切正常。一旦长到手臂弯,体内的淫毒便已经渗入透了身体,无药可解。对第一个圆房的人死心塌地,且日后每夜饱受淫毒的折磨。”

胡太医也是个狠人,楚念柒这样的现代灵魂不尴不尬地说起这些内容不怕。他一个古代人,说起这些,也是波澜不惊,淡定极了。

他的话落,林轩雨直接拍桌而起:“好恶毒的心!欺人太甚!”

确实,林家的人还在前面参加宫宴呢,你提前把人家闺女叫过去,就给人家下毒威胁。这得是多嚣张的人,才能干出这事儿啊!

这是以为丞相被罢官过,所以不足为虑了吗?

林丞相着急地问着胡太医和楚念柒:“胡太医,念儿,这,这毒是否可解?”

胡太医露出遗憾的表情:“唉,只有残方,或许可缓解药性,但最终是否能解,还是未知的。”

楚念柒没有吱声,只是冲着林丞相隐晦的点了点头。

她可以解。

林丞相放下心来,随即是滔天的怒火。

“沈太妃,沈贵妃,你们二人到底对我林家有何不满,竟然下此毒手?”

沈贵妃强撑着脸,辩解道:“你不要血口喷人!你林家女儿的一面之词就想给当朝太妃和贵妃定罪?你这是以下犯上!”

林丞相对着皇上行礼道:“恳请皇上为臣下做主!调查事实真相,还我林家女儿的清白。”

“赵宣。”

“属下在。”

“下去查。”

“是。”

沈贵妃脸色大变,皇上这是相信了林家吗?

“陛下,您怎么能让他们去搜臣妾的宫呢?这不是把臣妾的脸面往地上踩吗?”

皇上面无表情看她:“既然林家嫡女指认你,朕也得让人证明你的清白不是。也许,你们之间只是误会。让朕的两大贤臣家,针锋相对,成为仇敌,这不是朕想看到的。”

皇帝内心的小人疯狂叉腰大笑:哈哈哈,这就是朕想要看到的,欧耶!

沈贵妃看不到皇上内心的小人儿,但不妨她此刻心里妈卖批。

沈贵妃:“……”本宫不想证明,她本来就不清白!

大概是老天爷也要验证她此刻的内心独白,很快,一个金麟卫就揪着一个宫女上来。

这个宫女,圆脸杏眼,脸上明晃晃一个巴掌印,赫然符合了林瑾萱口中的嫌疑人嚣张宫女。

接着,一个金麟卫又抱着一盆白色的银莲花上来。

赵宣上前禀报:“启禀陛下,这个宫女原是储秀宫的一位二等宫女,但宴会之前,却听其他值守的宫人说,她不在储秀宫当差。然而,卑职查问了御花园的宫人,说当时把林姑娘叫走的宫女,正是她。”

那宫女顶着一张不对称的脸,匍匐在地上,高声大喊:“冤枉啊陛下,奴婢冤枉!”

郭太妃撸着猫冷哼:“还没问你,你就喊冤!看来,心里确实有鬼!”

还要再喊的宫女:“……”

一边本来看戏看地特别欢快的何昭仪,都没想到为何她只是坐在一边静静吃瓜,竟然烧到自己身上了?

储秀宫,不就是她的宫吗?

一想到自己宫里会出现别人宫里的眼线,何昭仪大怒:“你这个贱婢,吃里扒外的东西,到底在本宫的储秀宫里都干了些什么?是谁指使你拿着储秀宫的名头招摇撞骗的?还不从实招来?”

那宫女哭的可惨了,跟死了爹娘一样。

“娘娘啊,昭仪娘娘,冤枉啊。不正是您让奴婢把林姑娘请去的吗?还说您娘家侄子看上了林姑娘,想要给林姑娘说亲。林姑娘不愿意去,就给了奴婢一巴掌。奴婢没有完成吩咐就回了宫,还被秋玉姐姐好一通训斥呢!”

何昭仪要气疯了:“你,你满口胡言乱语!”

林家人也是气得要死,都这个时候了,还往他们林家女儿身上泼脏水!

林轩雨站起身就要踹她一脚解气,赶紧被林轩风拉住。

他二弟是武将,这么一脚下去,那个宫女都死了。

这可是个重要的证人,沈家人巴不得她立刻死了呢!他二弟这么做,岂不是踹到了人家心坎儿里?

这要不是他亲弟弟,他非得怀疑他是不是奸细!

楚念柒看出了二舅舅的意图,迈着小短腿上前,“啪”一声,把宫女的那半张脸也抽肿了。

满场死寂:“……”

那宫女或许也是没想到会被这么小的一个娃娃扇耳光,关键还挺疼,一时间都忘了哭了。

场面太过安静,大殿上竟然还有一丝巴掌的回音。

楚念柒有些尴尬:“咳,我是看她一边脸肿,不太对称,帮一帮她。”

众人:“…….”你看我们信吗?

宫女喷血:“……”她不要这种对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