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四百六十五章 断亲(二)

第四百六十五章断亲(二)

林老夫人从来没想过林丞相竟然会跟自己说这样的话,毕竟在她印象当中,她不管怎么作怎么闹,林丞相都是默不吭声的。

除了当年设计他给他下药让他纳了赵姨娘,他发了一次大火,以后的时候,也就她骂廖氏的时候他才出声。

现在,她不过是说了两句那个贱蹄子而已,他就要跟她断绝关系?

他是忘了谁才是生他养他的母亲了吗?

而且,他是当朝宰相,他当众要跟自己断绝关系,不怕这官路走到头吗?

“你,你疯了不成?你个逆子,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林丞相显得非常的轻松,竟然还有心思笑。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在跟一个只生未养,联合外人给自己儿子下药,还仗着母亲的名头欺辱我妻子孩儿的人,断绝关系。”

“你,你――”

林老夫人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你竟然说我只生未养?我怎么就只生未养了?你父亲在你小时候就去世了,到底是谁把你养大的?”

“我父亲去世后,您不是回了娘家吗?而我,孤身一人进京求学,若问是谁养大了我,十岁之前,是父亲,十岁之后,是恩师一家。请问您,到底充当了什么角色呢?”

“………”

林老夫人一下子被噎住了,只因林丞相说的是事实。

她,确实从来没在儿子的事情上操心过,偶尔想起来,就是让他考功名,接她去孝顺。

但,她既然生了他,他就必须养着她!

“那又怎样,难道你要不认你的生母吗?我可是拼了命才把你生下来的,你凭什么不养我?”

林丞相听了她这话,笑了。

“如果我未养你,现在仆从成群,还能耍着老夫人威风的人是谁呢?不是你,一直叫嚣着我不孝吗?既然我之前做的都是不孝,那我也不知道如何孝顺了,这么不孝的儿子,你干脆别要了。”

“你――”林老夫人气得手都抖了,她尽力忽略心头的慌乱,企图就高声补充自己的气势。

这时赵姨娘扶住了林老夫人的胳膊,轻声说道:“姑姑,相爷怕是故意激您呢,就想让您妥协,同意那个小贱蹄子进族谱。”

林老夫人这么一听,觉得自己不慌了。

哼,那个孽子还有求于他,

她倒是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敢跟她断绝了关系。

“好,你要断,那就断,日后可别来求我!”

众人看着眼前这一幕又一幕的大戏,真是刺激死了。

当朝丞相要跟他亲娘断绝母子关系,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折腾,真是闻所未闻。

好多人都是看个热闹,兴奋兴奋。

但也有一些人,心里感慨不已。

早就听闻丞相大人的母亲不靠谱,脑子特别拎不清,今日一见,真是名不虚传啊!

世家里的老祖宗们,虽然几乎都有点儿这样那样的毛病,

例如佛口蛇心、假仁假义啊,例如口蜜腹剑、两面三刀啊,例如胡搅蛮缠、自以为是啊………

她们都是从当人媳妇儿过来的,眼看着自己的婆婆是什么德行。等她们当了婆婆的时候,就是复制自己的婆婆,享受当老祖宗的感觉。

一府之中,拿着孝道压人,肆无忌惮。

有的还要些脸面,面上笑呵呵的,背地里使尽了隐私手段。有的甚至连脸面都不要了,就是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真正的慈眉善目的老夫人真的太少了,更多的是自以为自己很重要,是家族不可或缺的定海神针,摆着祖宗的谱儿。

但不管是表面上给自己留脸面的,还是不给自己留脸面的,无论她们怎么在家闹都好,在外绝对会维护整个家族的利益。

哪有像这林老夫人这样的,大喇喇的在众人面前指责儿子不孝?何况那人还是当朝丞相?

这大概就是小门小户出身,受的教养不够,根本没有维护家族的意识。

这相爷,可真是被自己的母亲害惨了。

看来,还是世家底蕴厚重啊,甭管娶进家门的女人怎么作妖,好歹不在外面丢脸啊!

林丞相听到林老夫人答应的声音,意味深长地看了赵姨娘一眼。

“来人,拿笔墨来,既然要断,自然是断的利落,别以后还有什么争执。”

下人很快拿着纸笔过来,林丞相把楚念柒放下,利落的写好了断亲书,让人拿过去给林老夫人,只要签字就可以了。

林老夫人现在是骑虎难下,她不禁有些后悔,到底是为何来这一趟啊!

但形势已经容不得她思考再多,在赵姨娘的撺掇下,张牙舞爪的要了很多东西,包括眼下住着的丞相府的宅子。

这丞相府的宅子是御赐的,就算是有钱,都没地买去。

“宅子不行,这是御赐的,我怎可能随意赠送给外人?”

“什么外人?我可是你母亲,你不听我话,就是不孝!”

“很快就不是了,你签了断亲书,就不再是我林家的老夫人,不是林家媳,凭什么住我林家宅?”

林老夫人气得啊,说不出话来,就狠狠地瞪着楚念柒。

最后,竟然要求林丞相一家不得住这个宅子,就算这宅子不能分到她们手里,他们一家也不准住。

林丞相答应了,为了让她快点儿签字!

他心中嗤笑,厌恶亲娘到他这个地步,也是人才啊!

或许,他就是不孝吧!

从小就对她不亲近,父亲哄着他长大,教他读书识字明理。

后来,远上求学,也没怎么惦记过她。一直在恩师家长大,师母已经代替了母亲的角色,与之相比,亲娘就更落下风了。

但谁又是天生不孝的呢?

什么都是相互的,不是谁的失望是一下子造成的。

从他记事开始,她只有父亲跟她吵架,她才会把他叫过去,关心一二。平常吃喝摆谱儿作妖的时候,想不到这个儿子。

这个儿子,更像是她维护丈夫感情的工具。

丈夫死后,没了给她提供富贵生活的人,她立刻转头去赵家寻求庇护,反而逼着他迫不及待的光宗耀祖。

她这一辈子,只想着自己享受炫耀。

就是这样,给了她相府老夫人的尊荣还不够,总是自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老太君,偏偏要插手他们夫妻的事情。

最不能原谅的是,为了侄女,下药设计儿子,让他有了这个污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