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二百七十二章 分牛乳

第二百七十二章分牛乳

在场的流民又累又渴又饿,但是他们已经走了那么远的距离。快到京城这块儿地界,已经是没有多少粮食了。

就是有,也舍不得吃啊,谁知道后期会发生什么事儿呢?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前面矮墩墩的胖猪一家亲,大快朵颐的吃着午食。鼻尖飘来的味道恨不得让人吞了舌头,实在是引人犯罪。

就连矮胖男人自家的下人都有点受不住了,趁人不注意,狠狠地瞪了那矮胖猪一家好几眼。

这一家死肥猪,自己吃的那么好,就算不给下人吃的太好,但也不能那么差吧?

每次只肯把一些他们一家吃剩的汤汤水水分给下人吃,吃多吃少还得看他们剩的多少。

有时候,这一家子食欲大振了,恐怕他们只能喝点儿菜汤。

还美其名曰,行路艰难,一切从简。

从你个大头鬼哟!

那你倒是少吃几个菜啊?

烧鸡猪蹄倒是没见你们少吃过。

也不怨逃荒的时候都瘦不下来。

下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骂主子骂的正嗨,没注意到那一直停在那里的两辆马车的动静。

但是那些流民却注意到了。

同样是富贵人物,这一家矮猪头们肯定是指望不上了,也不知道这马车上坐着的大人物会不会给与点儿施舍。

这样想着,就见两个男人去后面的马车边上。应该是听马车里人说了什么,随后便上前拿着盆子去后面。

只见那两个男人,拿着盆子走到了那头母牛身旁,然后蹲下身子便开始挤奶。

有些人看了,赶紧转过头去。

觉得男人做这种事情实在是有伤风化,只有林一等人没放在心上。

毕竟,他们在林家也是做惯了的。

一开始是觉得不好意思,后来便不在意了。

就像姑娘说的,恶人杀人放火尚且被人说光明正大,穷人吃的饭还要被翻白眼?

等林三挤满了一盆,林四便对着那群人道:“各位老少爷们儿,我家主子看大家在此休息也是困顿疲倦。没什么好东西,既然遇见便是缘分。若是不嫌弃,便来领一碗牛乳喝,权当解解渴。当然,若是喝不惯,在下也不勉强。”

这话说完了,流民们尚且怔愣,没有反应过来。有的是没想到这富户竟然真的肯施舍一些东西给他们,有的则是一时间接受不了牛乳这种东西。

只有那矮猪头一家,露出了鄙夷之色。

那矮胖男人嗤笑一声:“呵,这牛乳倒是也算是金贵之物,做成酸奶条,不知道得值多少银子。阁下倒是舍得把这金贵物给这些贱民喝,当真是大方。”

他夫人跟着开口道:“别是打肿脸充胖子,为了博那仁善的名声竟是连家底儿都不顾了?”

她的两个胖儿子听到父亲说了酸奶条,立刻开口道:“爹爹,爹爹,我们要吃酸奶条,我们要吃酸奶条!”

那最小的胖丫头也跟着叫道:“婷婷也要吃酸奶条,婷婷也要吃,我都好久没吃到了。”

夫妻两个赶紧安抚,哄着说到了京城就给他们买。

愿望得到了满足,这三个胖墩墩看着其他人的目光更加的高傲不屑一顾。

然而这一番言论下来,林氏等人没搭理他们,那些还在观望犹豫的流民们却是一下子沸腾了。

哎呀,那是贵人才喝的金贵物,现在他们竟然有机会喝到,如何能错过?

原还觉得这贵人出行怎地这般奇怪,明明马车看着也算不错,一马一骡更是挺拔高大,皮毛油光水滑,一看就是养的好的。

身边跟着的侍卫也是气势不凡,孔武有力的。

只是为啥后面还赶着两只牛两只羊?

这出行的模式真是太奇怪了。

现在才知道,原来这是人家贵人养的牛羊啊!

牛乳是金贵物,没看那牛长得都很他们家的牛不一样吗?

羊乳他们倒是知道,乡下实在没有奶的,就有人偷偷的接羊乳给孩子喝。只是终究觉得那是畜生的奶,不敢让外人知道,自己也尽量喂米汤也不给孩子喝羊乳。

如今他们才知道,原来那羊乳也是好玩意儿啊!

那感觉怎么形容呢?

好像错过了一万两!

如今,不想再错过一万两的人们,疯了似的冲上前领牛乳。

林三等人也没有多余的容器,领的人多,很快,一盆就分没了。

接着就得再去挤奶,等的人多,场面就乱了起来。

最先喝到牛乳的人,一口下去,只觉得真不愧是贵人喝的东西。入口顺滑,香气十足,还有一股清凉的感觉。牛乳入腹,只觉得那饥饿疲惫之感,都得到了缓解。

于是,更大口大口的喝下肚。

普通的生牛乳自然不可能口感这么好,这只是因为加了灵泉水的缘故,所以才这么好喝。

旁观者一看这个场景,那肯定是好喝啊,一个个的骚乱起来。

林一走上前去,大声喊道:“大家不要吵,自觉排好队,我们牛乳是还有的。若是扰乱秩序,分牛乳只会更慢!”

得知会更慢,一个个的也自觉的排好队,盼着这贵人千万别生气,就不给了。

只是到哪里都有那贪心之人,喝完一碗还偷偷的去排队,企图再来一碗,都被林一给提留了出去。

但这么多人,就一只牛一只羊可以产奶,自然不可能每个人都分一大碗。

看着后面长长的队伍,林三自觉的减少了分量。

后面的人看自己分的没有前面的人多,有的明事理的默默不吱声,有的人却受不了跳出来叫屈。

“喂,你们怎么做事儿的?前面的人还能分上一碗,到我们这里就剩半碗了?我可是看到了第一个人他碗里多少了。”

林三面无表情,道:“后面人多,若是再人人一整碗的分,恐怕不够。”

那男人猥琐道:“不够就挤啊,兄弟,我看你动作娴熟,手法老练,恐怕平时没少挤吧?啊?哈哈哈……”

这话一说完,旁边也有两三个人笑了,但是更多的人却是很厌烦。

只听一声娇喝从马车中传出,“林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