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二百六十七章 林氏的往事(三)

第二百六十七章林氏的往事(三)

丞相大人与夫人青梅竹马,少年夫妻,一路走来,自是情深义重。

无奈,世家婚姻不仅是两个人的事,还是两个家族的事。

丞相府的老太太属意自家的侄女当儿媳,儿子却不愿。

两相僵持下,老夫人退了步,允许儿子娶心仪之人。

但丞相夫人出身世家,比老夫人的家世高。老夫人自觉拿捏不住这个儿媳,总是处处看不惯。

本想着儿媳妇生不出儿子来,再把自家侄女抬进府做平妻。

没想到,丞相夫人贼争气。

三年抱俩,都是大儿子。

老夫人无话可说,竟走了那下作路子,给儿子下药,把侄女送上了儿子的床。

事毕后,丞相大人怒极,当即就要把这个心思不正的表妹赶走,送到庵堂。

反正是她先心思不正的,也别怪他心狠。

能做到丞相的位子,他能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主儿?

还是老夫人以命拦着,丞相夫人又道,“算了,留在府里吧!给她一个地方,以后的事儿就别想了。”

以后的事儿,以后的什么事儿呢?

自然是丞相府的荣耀,丞相大人的宠爱。

有老夫人护着,自然是没人敢给她灌避子汤。

没想到,这个表妹的运气还挺好,一次就中。

可惜,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儿。

十月怀胎,生下一名女婴。

不出意外,这就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孩子了。

老夫人费尽心思,给她的侄女谋到了一个贵妾之位,给她儿子添了一个庶女。

自此以后,这母子之间的情分也剩的不多了。

与她关系生疏的,不只是那个她本身就不喜欢的儿媳妇,还有她试图掌控的儿子。

那个庶女,就是林春寒,比林夕儿大了一岁。

“春寒料峭,冻杀年少。”

她出生在初春的微冷时节,就得了这样一个名字。

丞相府没有其他庶女,但是丞相大人却不会让自己的嫡女和庶女去排行起名。

仿佛应了她的名字一般,她在丞相府的岁月,就似那初春时节的微冷天气。

不是寒冬的冷冽,却也没有暮春的一丝温暖。

父亲不喜她,嫡母无视她。姨娘怨怼她,恨她不是儿子。祖母……祖母也没有多疼爱她。

她就仿佛是被这个世界无视的人一般,没有人对她释放一丝主动的善意。

嫡母生的两个哥哥不把她放在眼里,那个弟弟还时时提防着她,怕她欺负他的姐姐。

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对她有一丝厌恶。

只有林夕儿,并不讨厌她,但她也不喜欢她。

那是真的,不放在眼里。

她便也最恨她。

说是恨,更确切一些,应该是嫉妒。

嫉妒林夕儿一出生就是嫡女的身份,父母疼爱,兄弟宠溺。

她什么都不用做,幸福就捧到了她的面前。

因此,她也不把她的存在当回事儿。

她若是来找她,她便与她聊几句。她若是不来找她,她也把这个庶姐抛在脑后。

好在,她不是傻子,知道怎么做是对自己最合适的。

于是这些年,跟林夕儿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姐妹关系。

“二妹妹,听说你最近都在院子里闷着,是不是,是不是身子骨不舒坦啊?”

“没有,还好。”在外人面前,林夕儿一直都是清冷的性子。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林春寒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林夕儿见了,便道:“大姐姐,有话不妨直说,何必吞吞吐吐?”

林春寒听罢,仿佛下定决心一般,深吸一口气,对林夕儿道:“好妹妹,我这也是道听途说,你听罢之后,就当听了个响,千万别往心里去。我也这为你好,不想你进了火坑,被蒙在鼓里。”

林夕儿听到这里,已然知道,这是关于夏侯杰的,而且不是什么好话。可是,她就像是魔怔了一般,控制不住自己去想,去听。

林春寒像是不忍一般,看了林夕儿一眼,道:“我昨日从外祖家回来,一路上听说了不少闲话。那宁王殿下虽然风流潇洒,惯爱美人。可是,他心中却藏着一个谁也不知的心上人。以前他不表现出来,众人也不知。直到,直到圣旨赐婚之后,他似乎是着急了。知道自己若是再不主动,心上人就跑了,才渐渐显露出来。”

林春寒到这里,停了一瞬,像是故意在等林夕儿去询问一般。

而林夕儿也果然不负她所望,甘愿往她的火坑跳。

“那个心上人是?”

“是太傅府的嫡次女,沈梦。”

“沈…….梦…….沈梦。”林夕儿把这个名字在唇边呢喃了两圈儿,渐渐把那股酸涩往下压。

却不想,那酸涩竟是从胸口一直蔓延到嘴边,酸涩的她舌根都发苦。

林春寒走了,林夕儿身边的贴身丫鬟对她道:“小姐,这大小姐的话听听就好,这里面有几分真几分假暂且不说,没准儿是误会呢!况且,到底是……到底,您是嫡女。”

嫡庶有别,她是女孩儿,难免嫉妒。

若说这里面,没有林春寒使坏,贴身丫鬟可不信。

就是林夕儿自己,心里也清楚,林春寒的话不可尽信。

可是,她的眼前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想那日花朝节,娇美人与俊公子在一起谈笑风生的画面。

接下来的几日,她依然让值夜的在屋里睡。

但是窗外,似乎没了那有节奏的响声。

她沉寂几天,决定出去上香,散散心。

林春寒得知她要出门,央求了她一起去。

这种小事,她向来不为难她,便也带着了。

到了万安寺,林夕儿去了求了一签。

下下签。

她心里咯噔一下。

贴身丫鬟劝她别去解签了,不要当真。

她不听,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一定要去解签。

解签的僧人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说了一堆云里雾里的话。

牡丹初绽惹人爱,离土漂泊半生游。若逢雨露化甘霖,清风徐来自盛开。

初时林夕儿不懂这是什么意思,直到她莫名其妙被贼人掳到了山脚下,才稍微明白。

在外十三年,想回不能依,若是没有女儿四岁那年的转折,她可能一辈子都要在那个山沟沟里,想出不得而出。

就算靠自己飞出了山沟沟,也未必能够顺利回到京城。

十三年了,可不就是小半生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