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五百二十六章 抢功劳

第五百二十六章抢功劳

红雀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胖婆子,扭着身子领一堆丫鬟进了院子。

“王爷,老奴抓住了一个居心叵测的刺客,特来跟王爷汇报。”

屋里,宁王已经在媳妇儿和小闺女的安抚下,平复了那颗矫情的玻璃心。

此时,看着那把地毯都腐蚀了一个个大洞的样子,怒不可遏。

“走,闺女,跟爹一起出去看看,这到底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怨?竟然使这么狠毒的手段?”

楚念柒也是一阵阵后怕,这她要是晚一秒,估计林氏和宁王就酒入喉肠了。

幸好,她当初选择了先看林氏和宁王的情况,而不是去追嫌疑人。

宁王领着楚念柒走在前面,林氏跟在身边。

一家三口,都是颜值爆表的人物,同时出现在人前,那真是一种震撼的视觉冲击。

林氏清冷出尘,宁王风流俊逸,楚念柒粉雕玉琢,真真是画中走出来的一家三口。

再加上,林氏和宁王的喜服都是楚念柒空间出品的蚕丝制作而成。那些蚕吃的是红桑树,吐出来的丝是天然的红色。

织出来的布,颜色浑然天成。

做出来的衣服,天然就带着一种清风朗月之感。

便是最艳丽的红色,也有一种超凡高贵,不染凡尘的感觉。

林氏的喜服的下摆,是七彩天蚕锦缎,鞋面上坠着两颗龙眼大小浑圆莹彻的粉色珍珠。

步子行走间,珍珠若隐若现,裙摆流光溢彩,仿佛是踏着七彩祥云一般。

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在这样的华服加持下,林氏本就清绝的容貌,又生生提高了一个档次。

真真是清绝冷艳,不仅把想要抢功劳的奶嬷嬷震了一瞬,还让拿开了扣在脑袋上木桶的蓝衣嫌犯嫉恨的红了眼。

那人做了简单的易容,头发凌乱,脸上身上一片水迹,满是狼狈,像一只落汤鸡。

但林氏还是看出了她的身份:“沈梦!”

她虽有猜测,这次的投毒事件,可能是沈梦派的人做的。

但是万万没想到,会是沈梦亲自来。

这是忒没把王府的保卫当回事儿,还是对自己太自信,竟然以身犯险?

或者说,是今日宁王和自己成亲,大大的刺激了她,让她不顾一切、破釜沉舟,就是要了他们两个的命?

林氏想了那么多,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儿。

她看着沈梦迸发浓烈恨意的双眼,有些怔愣,一个人的执念到底有多可怕?

看看沈梦就知道了。

明明该恨的是自己,但她沈梦却比任何人都走不出来。

爱而不得,真是折磨人。

沈梦看不得林氏用这种同情的眼神看她,咬牙切齿道:“贱人,凭你也配用这种眼神看我?”

林氏还未说话,宁王就上前一步大怒道:“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也配来辱骂本王的妻子?说,到底是谁派你来暗杀本王和王妃的?”

林氏刚刚说出沈梦的名字,声音并不大,宁王也没有听到。

此时这么一问,显然是没有认出沈梦来。

试问,一个你朝思暮想、深深执念着的人,他竟然认不出你的脸。

求沈梦的心里阴影面积。

楚念柒看着瞬间灰败的脸,简直想给她这个新爹竖个大拇指了。

补刀还是你更强。

若问这个世界上,谁最能伤害沈梦,那真是宁王无疑了。

不用侮辱,不用谩骂,一个无视的举动,就能毁了沈梦这么多年所坚持的幻想。

“哈哈哈…….你竟然问我是谁?哈哈哈…….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谁?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我才是最爱你的人啊!这个王妃的位子,本该是我的!”

那一开始被林氏的美貌所震直接说不出话来,现在才反应过来的奶嬷嬷不屑道:“就凭你?一个落汤鸡的疯婆子,也配肖想我们王爷?真是痴心妄想!”

呵,看来肖想她们王爷的人还真不少,她得让她侄女抓紧了。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蹄子竟然也想来分一杯羹,也不知道后面还不会有人来抢王爷身边女人的位子。

奶嬷嬷这时找到了话头,赶紧向宁王禀告。

“王爷,老奴看这女人形迹可疑,定是不安好心、居心叵测,老奴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抓住她,咱们把她送去官府吧!”

红雀撇着嘴开口道:“可不是费了老大的劲嘛!小婵姐姐在花园抓住这个女人,费了老鼻子劲了。要不是把这个女人捆紧了,你们从门口接手的时候,更得费劲儿。”

红雀是楚念柒身边的大丫鬟,本就长了一张翘嘴,来到她身边也没吃过什么苦。平常更是看着宁王对林氏和楚念柒的看重,所以此时说话,便没了顾忌。讽刺起王府奶嬷嬷来,那真是毫不客气。

那位奶嬷嬷气的老脸一阵青一阵白,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

王府这么多年没有女主人,她在内院里便是一手遮天。养尊处优,高高在上这么多年,都快忘了自己还是个奴才。如今被一个小丫头讽刺,真是狠狠的下了她的老脸,气得她恨不得立刻让人扣住她,狠狠扇她嘴巴子。

宁王没空理这个老女人,冷声问沈梦:“是不是你在合卺酒里下毒?妄图害我和夕儿?”

沈梦听着他这样唤林氏,不禁怔怔道:“夕儿?夕儿?你明明从前爱唤我梦梦啊!”

宁王听了,浑身的毛都要炸了。

指着沈梦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这个疯女人,我根本都没怎么见过你!你少往我身上泼脏水!我从来都没有那样叫过别的女人!”

“梦梦”这两个字简直是他的噩梦,即使它曾经是他给心爱女人取得爱称。

宁王还想再问问,但眼前这个女人,分明已经精神有些不正常,这样问肯定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宁王不想让眼前这个疯女人破坏他和媳妇儿成亲的好心情,也不想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他现在多看一眼她,都觉得眼疼。赶紧打了个手势,让暗卫带走了沈梦。

算了,让他们去审问吧,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沈梦一个人,肯定不可能完成这项任务。

王府内,恐怕还会有她的内应,或者是王府叛徒。

宁王立刻让侍卫把厨房所有人叫来,他今日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不然,他都不放心让他媳妇儿在王府里住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