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五百七十八章 温家的混乱

第五百七十八章温家的混乱

因为被牵扯到谋反事件中,敬国公府整个府邸,也都被金麟卫围了起来。

皇上不想滥杀无辜,因此,对于事情的结果,还要再仔细核查几天。

但敬国公绝不无辜,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此时,敬国公府温家,也是一阵鸡飞狗跳。

老敬国公拄着拐杖,强撑着不让自己晕过去,七十岁高龄还得清醒头脑,准备教子!

敬国公府老夫人也是气的心口痛,她不止一遍的反思,是不是自己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发展潮流了。

不然为毛她的儿子不跟她女儿女婿站一队,反而去对家站队呢?

对此,温二爷的解释是,给自家多留一条后路。

林丞相跟沈家二皇子对着干,可是万一二皇子上位,林家岂不是首当其冲?

若是他站了沈家的队,二皇子看在这从龙之功的份上,也许还能顾念一点臣子之情,对林家从轻处罚啊!

温二爷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行为太蠢了。

这一波骚操作差点儿没把老敬国公给送走。

“你个混账!老子生你的时候是把脑子剪了,脐带装进去了吗?你多大的人了?这点儿判断力都没有?我们国公府从来都不站队!谁让你们去争那个从龙之功了?”

温二爷有些委屈:“爹,我,我和大哥也是为了咱们国公府啊!咱们敬国公这些年都渐渐没落了,要是再不争取,那世家的席位里哪还有咱们的位置啊!”

敬国公一看这个二儿子竟然还不悔改,气得拿起拐杖就是捶。

“你还知道为国公府着想?那老子让你读书习武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用功?整天想着钻营这些邪门歪道、投机取巧的,现在倒是不用没落了,直接把国公府逼上绝路了!”

看到老爷子气得狠了,温二爷也不敢说话了。

而温家大爷,也一直跪着,没吭声。

温家三老爷出门在外,还没回来。这位是个寄情山水的主儿,爱带媳妇儿出去玩,平时也是不着家的。

这次宫变,正好赶上他不在家的时候。

也不知道,这“从龙之功”的事情,他有没有参与。

要是这温家老三也掺和了一脚,温家这一辈,可算是全军覆没了。

老国公心焦不已,把国公府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三儿子身上。

这个时候,也不怪他成天不着调了。

温柔已经嫁入忠敬侯府,国公府的荣辱虽与她也是息息相关,但说到底她已经不是敬国公府的人。

无论如何,是没有生命危机的。

但对于温家其他还没嫁人的姑娘们来说,未来的每一天,都像是死神宣判的倒计时。

温家一片混乱,却没想到二房温二夫人的院落,竟然是最镇定最安静的。

温情过来陪自己的母亲,就看到了温二夫人淡定的样子,不由有些诧异。

“娘,爹爹闯了这么大的祸,连累我们整个国公府,你都不生气吗?”

温二夫人顿了一下,随机道:“生气?这些年,我所有的心气儿,都在他身上耗没了,哪有心思去生他的气?这些年,他什么荒唐事没做过?他的脑子理智,都被那对母女折腾没了。不,应该说,他从来就没有脑子。我没了期待,自然不会怨怪。”

温情听着难受:“娘,这一次,如果咱们侥幸能活命,您跟他和离吧!女儿不想看着您痛苦了。”

温二夫人顿时一震,和离?她哪能没想过呢?

从他一次次偏心那对妾室母女,她的心就已经死了。

可是,一入侯门深似海,何况是国公府?

敬国公府什么样的人家,容许她和离侮辱门楣?

可是,现在国公府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再想和离,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次的劫难,也许是死劫,但对她来说,却可能是新生。

向死而生!

温二夫人似是终于找到了未来活下去的希望,眼中迸发出希翼。

温情看着这样的母亲,心中微微慰藉。

希望这一次,她们都能活着吧!

人往往都会生死面前,对一些从前耿耿于怀的事情大彻大悟。

以前,温娇母女对温二夫人来说,即便达不到眼中钉肉中刺的地步,也是如鲠在喉。

像是一直围绕在自己身边的苍蝇,不致命,却恶心烦人。

如今面临生死大事,这种苍蝇一般的存在,也无伤大雅了。

而这对苍蝇母女,此时躲在自己的院子里,早早的就收拾好了包袱。

若不是敬国公府外还有皇上派的侍卫守着,恐怕范姨娘早就带着温娇跑路了。

但温娇是实打实受过温二爷疼爱的,自己爹犯了事儿,她虽然害怕,但也不愿意真的一走了之。

更何况,她着实是舍不得国公府的荣华富贵。

她留在国公府,还能等一线生机。

一旦离开,她就再也不是国公府的小姐了。

这么想着,温娇对范姨娘道:“娘,你先在院子里等着,皇上的命令还没下来呢!我们不能自乱阵脚。我先去找二姐姐商量一下,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好法子。”

范姨娘急急道:“好好好,你快去,娘等着你。”

到了温兰的院子,温娇人还未到,声先至。

“二姐姐,二姐姐,我来找你了。”

进入温兰的闺房,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苍白柔弱的小脸,便是同为女子的温娇见了,也是不免怜惜一分。

“二姐姐,我们怎么办啊?”

温兰柔弱一笑:“我怎么知道呢?我们不过是国公府的姑娘,国公府这艘大船都摇摆不定了,我们这些小舟,又岂能不风雨飘摇?”

被温兰这么一说,温娇更害怕了,忍不住抱怨起来。

“都怪我爹和大伯,没事儿站什么队啊?还站错了,连累我们一大家子。”

温兰眼里闪过暗色,心中嗤笑不已。

一个只知道啃老的米虫罢了,还有脸责怪家中长辈?

要是没有男人们的经营,哪有她的吃香喝辣?

虽然温兰心中也怨,但是这话从温娇嘴里说出来,她就是听不惯。

毕竟从小到大,她可是真没给国公府做过什么贡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