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一百九十一章 匪窝

第一百九十一章匪窝

楚念柒给杜长河开的药都是空间里种的,药效自然是极好的。

为了让他快点儿痊愈,楚念柒还拿出了一根百年人参给他补。

当然是切成了片放在药包里,不然被杜长山一家知道,还不知道要如何惶恐不安呢!

这阵子跟林氏等人处在同一个空间,即使是晚上也难有独处时间,她进空间的机会都少了。

整个空间对于她的作用,就是时不时可以偷吃的作弊器。

不过趁着这个时间,她倒是把藏书阁里,很多医书给看了个遍。

许是有空间的存在,她这辈子的记忆力比上辈子还要好,简直是过目不忘,照相机一般的记忆。

自从家里不需要她操心赚钱之后,就不咋在外面跟人打交道了。

她本来就不是个爱与人打交道的性子,相对来说,她更像技术人才。更喜欢一个人躲在一个空间里研究医术,现在又加上了修炼灵力。

自从逃难之后,她就没有大块的时间和机会去空间里,对阿绵和小灵蛇的关注也少了。

不过,听说阿绵嫌弃它们太菜,正死命的训练它们。

在阿绵心中,不会吐人言的灵兽不是好灵兽。

可是,被苦苦逼迫修炼的灵蛇兄弟二人组,距离能言人语,可是有好长一段距离呢!

空间的灵气日渐增多,恶气逐渐净化。

因为楚念柒捐粮又收纳难民的缘故,血气也少了不少。

可是,与整个空间相比,还是差了很多的。

这一次,是楚念柒利用医术治病救人,那直接的功德可比间接的功德要实在多了。

阿绵在识海里跟她说,等杜二叔痊愈后,功德树应该能点亮一片小叶子。

楚念柒还挺激动的,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不过,距离点亮这功德树,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开完了药,美美的睡上一觉。

第二天醒来后,查看了一下自家的物资,楚念柒觉得有必要再补充一下了。

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少天,这么多人吃两车的粮食,有些不够啊!

于是,偷偷地叫着夏千俞,两人骑着棕影去十里外的那座大山上打猎。

知道夏千俞的本事,有林一帮他们遮掩着,只要家里人别担心就行了。

如果不是夏千俞只有触碰楚念柒才能随心意进出空间,其实没必要每次都带上楚念柒的。

可谁让空间里野物食材多得是,打猎却可能猎不到什么呢?

两人骑着棕影,很快就到了那座大山脚下。

“听小穗说,这山叫作大东山。”

“上次出现异动就是在这座山里,我怀疑这山上有山匪,而且跟村长家关系匪浅。”

“他那个样子,不像是能指挥山匪的,八成是个小喽啰,通风报信的。”

“嗯,大东村的地理位置很妙,如果有商队借宿到大东村,他派个人上山送信儿,山匪一劫一个准儿。”

“呵,这大冬天的,还正好省的在外面冻着。”楚念柒讽刺道,接着又说。

“不过这都是我们两个的猜想,要是他无辜,我们也没必要收拾他。”

“相信我,他绝不无辜。”

楚念柒不知道他为何这么肯定,不过也没有多问。

“我们赶紧上去吧,探探他们的老窝。”

“好。”

两人下马,把棕影收到空间,就运用轻功上山了。

夏千俞原来就会轻功,楚念柒没有学过,不过修炼了灵力之后,她又修了一套轻身功法。

所以,外行人看,两人的轻功一样。

但是如果一个武功高手来看,能立刻就发现两人的不同。

明显楚念柒的轻功更加轻灵飘逸,夏千俞的轻功则以速度见长。

轻功与神识的加持,两人很快就找到了山里藏匿着的一个山匪窝。

这个土匪窝倒是挺有规模,比之前玉泉山上的还要大,也怪不得县令大人都不敢掠其锋芒。

楚念柒和夏千俞二人藏在一棵大树上,看着下面的场景。

这群人穿什么衣服的都有,可见是抢了不少人的东西,把人家的衣服穿到了自己的身上。

连绫罗绸缎都穿出破布的感觉了,可见是在这里盘踞了不短的时间。

山寨里女人也不少,既有老婆子,又有正值妙龄的女人,还有不少各种年龄段的小孩子。

令人惊讶的是,婴儿大小的孩子居多。

可是那些孩子,也并没有得到这个年龄该有的关爱。

无论男人女人,对这些孩子都没有过多的怜爱。

他们统一放在一个破烂棚子里,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干草,干草上面铺了一块布,那些孩子就躺在上面。

不哭也不闹,大概是明白哭了也没人管吧!

只有几个七八岁的孩子,无聊了戳一戳那些孩子的脸,换来孩子一阵阵的大哭,然后又会遭到老婆子或者男人们的谩骂,才会消停。

这时候是上午,还不到中午,正是乡下吃早饭的时间。

楚念柒这个时候才发现,在外面活动的人只是一小部分,大多数的人都躲在山洞或者木屋里睡觉。

等着那些老婆子做好了饭,然后才出来吃饭。

很快到了吃饭时间,那些男人都出来了。

有的身上穿着动物皮毛,有的裹着四不像的绸缎长袍,有的竟然火力旺到坦胸露乳,一点都不怕这二月底的冷空气。

楚念柒注意到,几乎所有人都对那个身上披着狼皮的男人恭敬之至。

“大当家,大当家,来这儿坐。”

“大当家起了,昨儿燕娘伺候的不错吧!”

“滚一边去。”

大当家笑着把他踢走,嘴上骂着,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是猥琐而得意。

楚念柒瞬间觉得恶心至极。

刚要劝夏千俞一起走,就被另一个二十来岁的男人吸引了目光。

灵力释放出去,只听他对着另一个人说:“表哥,我今儿得回家了,这回在山上待了这么久,该回去了,要不然我娘该担心了。”

“怎么,你们还没给我姨母说啊?”

“这咋能说嘛,妇道人家,嘴不严,坏了咱们的大事儿就不好了。”

“行吧,那你回去吧!等你想泄火了再来,嘿嘿!”男人淫笑着。

被打趣的男人咧嘴一笑,也没在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