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四百零七章 互怼

第四百零七章互怼

沈梦派人去仔细打探,最后确定那四具黑衣人的尸体,就是她派出去要杀林氏暗卫,心中最后的那点儿侥幸也不见了。

于此同时,沈梦的大哥沈复也得知了这个消息,气得直接跑到齐府,把沈梦好一顿臭骂。

培养暗卫有多难她不知道?

一下子就折损了四个,就是他,也心疼不已。

他们是文官,又不是武将,培养暗卫更是耗费人力财力。

最要命的是,沈梦这个蠢货,问她让那些暗卫去做了什么也不说,到现在也不知道尾巴扫没扫清,会不会连累太傅府。

可是沈梦这个女人固执的要命,她不想说的事情,还真是问不出来。

沈复气得拂袖而去,就当上次拿齐若薇挡了他女儿的丑闻之事的补偿吧!

以后别想借他暗卫!

…….

皇宫内,皇上终于又得了一罐金云茶。

“你小子到底从哪里得来的金云茶啊,出手这么大方,比朕这个皇帝还大方。”

夏千俞得意:“谁让我有个好媳妇儿呢?”

皇上:“…….”呸,你那未婚妻还没长大呢!就大言不惭喊上媳妇儿了?

皇上看不得他这副得意样子,淡淡开口道:“你这是在暗示你母后不好吗?”

夏千俞:“……”

难得看到狗儿子噎住,皇上瞬间心情美妙,只觉得杯中的金云茶更香了。

然后,就听到狗儿子清冷寒凉的嗓音在整个殿中响起。

“哦~原来你把喝不上金云茶的原因怪到母后头上了,我知道了,等我和母后见了面,会告诉她的。”

皇上:“…….”卧槽,你还做不做个人了?

高公公眼观鼻鼻观心地,看这天下最尊贵的一对父子互怼,最后以最尊贵的父亲落败为结局。

“说吧,你找我来什么事儿?”

夏千俞面对这个父亲,非常的放飞自我,一点儿都没有架子。

皇上是又心塞又欣喜,心塞这个狗儿子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欣喜这个好儿子跟自己没有距离。

腹诽了一通后,还是跟儿子谈论起正事。

“你到底什么什么才亮明身份啊?你母后可是想你想的紧,我心疼着呢!”

关键是,皇后一心要找的儿子,早就被他找到了,还跟儿子私下里相亲相爱,他心虚啊!

他觉得自己这完全就是作死的节奏,在作死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所以,他要及时止损。

夏千俞听后,沉默了几瞬,道:“再等等吧,我们的鱼还没钓上来。”

主要是小媳妇儿还没真正接受他,他这个时候亮出太子身份,那不是成了他追妻路上的绊脚石了吗?

而且,他和小媳妇儿年龄差那么多。

他这个年纪,只要拿回原来的身份,那就会立马跟京中贵女们议亲。

虽然也不是推不掉,但是太麻烦。

而且,他等小媳妇儿长大还得等好几年,难道这个时间都是用来拒绝其他人的吗?

所以,等那些贵女都和别的皇子议完亲了,下一茬家世品貌都好的贵女还没长起来。那个时候,就是最清净的时候了。

唉,小媳妇儿要是再快点儿长大一些就好了。

自己的事情烦恼,夏千俞不想在想,就果断把烦恼转移到别人那里去。

嗯,眼前摆着的亲爹就是最后的选择。

“听说前几日,你下了一道令人非常无语的旨意?”

皇上:“…….什么叫令人无语?有人都要嫁给你父皇,挤走你母后,试图上位,抢你位置了,父皇不过是制止一下,这还叫令人无语?这明明是正当反击。”

夏千俞:“…….”我就是想夸你一下,你那么激动做什么?

…….

学堂里,被寄予厚望,殷切期盼着长大的姑娘楚念柒正认真的跟着夫子学琴。

因为修炼灵力的缘故,她的记忆力和领悟力都提高了好几倍,比别人要聪明太多了。

本来,何娇娇得知自己调查出来的真相后,还想吐槽楚念柒是个泥腿子。

结果,被啪啪打脸。

一个泥腿子学东西都是一点就透,学什么都是突飞猛进,那她,岂不是连一个泥腿子都不如?

意识到这一点的何娇娇立马脸都黑了。

“铮――”

又是一声振聋发聩的魔音从教室的后面响起,夫子无可奈何的声音同时出现。

“周暖,你下手不要那么大力,都已经断了三根弦了,再断下去,你那张琴就该秃了。”

“噗――”

“噗嗤――”

教室里响起那些贵女们拼命想压制,却又压制不住的声音。

周暖翻了一个白眼:“…….”嚯,姑奶奶手劲儿大怪我了?

何娇娇瞬间心理平衡,嗯,还有这么一个家伙陪着自己呢!

楚念柒他们所在的中班都是十一岁到十三岁的姑娘,这个年纪的姑娘,有的在家中已经学了一些技艺。

有的就是学琴,有的就是学画,还有的是学女红和管家…….

虽然不能每个人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是起码,嫁人之后,不至于被夫家讽刺不解风情,粗鄙木讷。

这个时代,女人一辈子最大的事业,就是相夫教子。

她们学再多的技能,也是为了有个好名声,嫁个好婆家。然后婚后与夫君能够有话题可说,能够红袖添香,别被妾室比下去。再长远一点,就是在教育子女方面,能够拎得清,明事理,给儿女也找的好归宿。

再往长远看一点,那就是给孙辈们再找到好归宿。如果一辈子名声都好,儿孙出息,那大概是这个女人这辈子一生的圆满了,可以完美落幕。

楚念柒虽然不赞同这种心态,但是也无意改变。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发展。

但是她却不允许自己成为学习技艺的奴隶,她想学就学,不想学非要学,也可以勉强。但绝不是为了讨好任何人,只能是为了她自己。

当然,也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人,也不泛有姑娘喜欢某项技艺。

然而,那些曾经在闺阁中传出一些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名声的女孩儿,这下子,可算是在书院里露了馅,打了脸,再也抖不起才女的威风与骄傲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