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四百四十九章 好大一朵白莲花

第四百四十九章好大一朵白莲花

楚念柒也许并没有一个光鲜亮丽的家世,即便是丞相府的外孙女,相府人都宠着她。可是她们都明白,有一个曾经被山贼掳走的娘,且还父不详,她的名声上永远背负着这个点。

若是一般心性软弱的女子,只怕要一条白绫吊了脖子去了。可是她似乎什么都没有一样,一点也不在意。

且自己开铺子、上学院、学才艺,别人不知道,她们却是清楚的,书院中,夫子教授的东西她基本一遍就会,所有才艺她学的最好。

但却从不与人争锋,只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她似乎与所有人都不同。

她只做她自己,身世高贵与否,与她来说,并不重要。身份高贵,是锦上添花,身份低微,也无甚影响。

离开身份背景的加持,她依然是楚念柒,她依然能活的肆意。

但反观她们,离开了家族给的身份和荣誉,她们,似乎也没了骄傲的资本。

就说楚念柒现在,想请朋友相聚,想送东西,小手一挥,就送了。

但是她们,即使是身为公府嫡女,也做不来这样的大手笔。

出嫁女虽有铺子庄子陪嫁,但未出阁时,这些东西却是到不了自己手里的。她们手里的东西,除了月银,就是家中长辈的赏赐。

所以,大家族的女孩子总喜欢围着老祖宗转,能得老祖宗的欢心,那手指头松一松,就给她们的嫁妆添砖加瓦了。

女孩子们能自己争取的荣耀,也就是在宫宴上献艺,讨得皇后娘娘的欢心,被赐上两件御制的东西,那也是无上的荣耀了。

这么一比,突然觉得自己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

没了家族,自己什么也不是。

也怪不得自己的婚事无法做主,任凭长辈拿捏了。

长辈养了你这么久,不就是让你实现价值的嘛,但女子除了联姻,又能有何价值呢?

幸好皇上开了女子学院,给了女子更多的平台和机会,这也是在提高女子的话语权和地位了。

今日过后,她们都或多或少的有了感慨。

周暖平时跟楚念柒最亲,她直接不客气开口道:“念儿,我也想开个铺子,做点儿生意,你给我出出主意呗!”

其他几个人眼睛都亮了,看来有这想法的不止她一个。

楚念柒略作一番思考,道:“你想开铺子赚钱,那你有什么想法吗?比如,喜欢什么,了解什么?你先打算好开一个什么铺子,然后我给你出主意,完善完善,看看怎么做才能赚钱。”

周暖头疼:“要说喜欢,那我喜欢蹴鞠,喜欢舞刀弄棍的,那怎么赚钱啊?”

楚念柒眼前一亮:“那怎么不可以了,喜欢蹴鞠,我们就开一个大大的蹴鞠场啊。开了蹴鞠场,有比赛的时候,得有人看吧。宣传好了,我们直接卖门票就好。甚至,可以自己养几支队伍,他们比赛的时候开赌局,赌哪一方赢。进了蹴鞠场,得吃得喝吧,里面的东西,咱们提供了,他们付钱,这就是赚头。”

周暖一下子眼睛就亮了:“哎呀哎呀,这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啊。念念,我要做,我要做。”

“好好好,既然想做,那就做好计划,然后按着计划来呗。”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干啊,你说吧,我听你的,咱们一起合开。”

云萝道:“我也要我也要,我也要跟你们一起合开。”

云萝这一说话,其他人也都争先恐后道:“我们也要开。”

就连温家姐妹,也都兴奋的小脸通红,看来是非常期待这件事。

楚念柒:“行,那我过两天写出计划书来,咱们就开始着手赚钱。你们有钱出钱,咱们按着出钱的比例分股,年底分红。”

温情心里贼爽:“哇塞,我现在也是手里有铺,啊不对,有店,诶也不对,有场子的有钱人了。”

温柔笑道:“还没开始呢,你就嘚瑟上了!”

“嘿嘿,早晚的事儿,我相信念念。”

几个女人就未来的美好日子畅想了一会儿,就带着楚念柒送的花走了。

敬国公府。

温柔几个姐妹带着花回到后院,就见到温家几个庶出的姐妹。

“嗤,身为嫡女就是好啊,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说话的是二房的庶女温娇。

她素来得父亲宠爱,性格就比较骄纵嚣张,处处与二房的嫡女温情争锋。

温情的性格与其他两个姐妹不同,也与这二房的庶女有很大关系。

“切,这话说的,嫡出当然好了,要不然怎么那么多庶出的玩意儿掐尖儿要强费尽心机手段引起注意了?这还不是为了让男主人把他们变成嫡出?可惜啊,无论再怎么蹦跶,再怎么让姨娘搔首弄姿,也是改变不了出身的。下贱胚子就是下贱胚子!”

这话说的太不留情面,也就温情敢说。

温娇立刻就被她的话气哭了:“你竟然骂我们庶出是下贱胚子,你等着,我非得告诉父亲,让他狠狠罚你!”

温情面无表情:“我不过是陈述了事实而已,要是父亲真这么嫡庶不分,是非不明,那就罚吧。反正御史台的大门开着,难道看不到宠妾灭妻的混账不成?”

这种话都能说的出来,也可见她对她的父亲是多么失望了。

温柔赶紧拦着:“好了,都少说两句。不过是小孩子之间拌口角罢了,这点子事情还值当找大人来说吗?都赶紧散了。”

虽然是两边都打了巴掌的样子,但维护谁也是一目了然。

二叔跟温情妹妹父女不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种事情被他知道就是罚温情妹妹,她可不能让她吃亏。

大房的庶女温兰柔柔笑道:“大姐姐说的是,娇娇,快算了吧,别说了,咱们好歹都是一家子姐妹。”

温娇还是挺听这个隔房庶姐的话的,闻言冷哼了一声,撇过头去。

温眉看着她的样子,冷不丁就想到了楚念柒曾经提过的某个词汇——白莲花。想到她的解释,再看如今温兰的样子,可真是太对了!

“温莲、啊不对,温兰姐姐真实懂事大方,性情高洁,就像那池中白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