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五百六十九章 孔家与罗家

第五百六十九章孔家与罗家

楚念柒接着八卦:“罗家送了哪个姑娘进二皇子府啊?总不可能把罗玉珠送去做侧妃了吧?”

云苼:“不是的,是那个姓白的她侄女,去二皇子府做了侍妾。”

楚念柒恍然大悟:“哦,也对,如今二皇子府的前程未明,罗玉珠的年纪也还可以再等等。等到二皇子真的…….唔。”

周暖捂着楚念柒的嘴,直接制止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你疯了,这话能是在书院说的吗?大逆不道啊!”

楚念柒也是一惊,她飘了,在家里时常跟夏千俞谈论这些,根本没在意。周暖这一次,可是给她提了醒了。

“唔,抱歉啊,幸好有你。”

周暖得意一挑眉头:“那是,我可是资深八卦人群,对于触红线的事儿,清楚着呢!”

楚念柒赶紧恭维着,为好友吹一波彩虹屁。

放学回家后,才跟夏千俞一起畅所欲言,高谈朝堂。

“同样是沈家一系的人,罗家可比孔家聪明多了。还知道找个亲戚家的女儿去凑数,孔家竟然直接上嫡女了。好歹也是伯府嫡女,竟然去皇子府做贵夫人?也是醉了,他们宁远伯府人的脑子是怎么生的啊?就非得认准了二皇子这条路,一路走到黑不成?”

空间里,楚念柒刚洗完澡,穿着雪纺的中衣,悠然荡在布满花藤的秋千上。

楚念柒站在她的身后,拿着一块毛巾,给她轻柔地擦拭着头发。

楚念柒洗头发用的是自己研制出来的洗发水,有一股淡淡的栀子花香。

夏千俞帮她擦着头发,轻轻地,慢慢地,少女身上的甜香味儿不断的冲刷着他的鼻端。

使得他这个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真是有点儿心猿意马。

但他的小媳妇儿是真的太小了,他只能努力做到正经严肃。听到楚念柒的话,他高速运转大脑,然后回道:“孔家人的脑子本来就不好使,但凡有一点儿脑子,当初也不会任由宁远伯磋磨皇家正妻,抬举一个姨娘妾室了。”

楚念柒吃了一颗草莓,接着道:“也对,不过茗辰哥哥除外。”

夏千俞身上冷气瞬间低了一度,她叫别人哥哥,不爽!

楚念柒没有感受到身后男人传来的醋酸气,吃着草莓,享受着身后的服务,自顾自道:“这么一看,其实罗家和孔家还是挺像的,都是苛待原配,把妾室扶上位。不过,对比之下,罗家的做法可就比孔家体面多了。简直就是高配版与低配版的区别啊!”

夏千俞给自家八卦的小姑娘补充信息,道:“确实挺像的,老宁远伯和老长乐侯,都是因为外出打仗的时候,从外面领回了自己的媳妇儿,就是如今的宁远伯老夫人和老长乐侯夫人。老宁远伯爷虽有上进之心,但无用兵之能,武艺也是平平。他想在军营给自己挣一份前程,保住宁远伯府的爵位。但是不料,在一次战争中受伤,被一商户女所救。老宁远伯是个心思赤诚的,觉得人家救了他,该是报答。问了她到底想要什么,那商户女便要嫁给他。他同意了,后来那商户女就成了如今的老宁远伯夫人。”

“而那老长乐侯,则是带兵大战路过冀州,向冀州请求支援,被那冀州知府的妹妹看上,后来回京,便带着那冀州知府的妹妹一起回了。”

后面的事,夏千俞不说,楚念柒也知道了。

无非就是,这两位伯爷和侯爷,常年在外打拼,不注意自家后院的事情,也没注重儿女的教养。

那冀州知府的妹妹,好歹也算是官宦人家出身,所以,教出来的长乐侯世子虽然耳根子软,没有主张,但好歹没那么不像话。

但宁远伯老夫人一介商户女出身,还不是那种雷厉风行、有手段有能力的商户女,只是个目光短浅、唯利是图的女人。

可想而知,这样的女人教养出来的儿子,做出磋磨皇家县主的糊涂事,也不奇怪了。

一提到罗家,楚念柒就又想到好几年未见的云娘。

她和方山他们都留在了秦州府,并未回京。

之前通过几次信,后来得知方山从军,云娘也跟着一起去了。

也不知道,这一次的端午节,云娘几人会不会回来。

毕竟,这可是大夏五年一次的龙舟赛,很是隆重盛大。

这么想着,日子一点点逼近,很快就进了五月。

大夏各地的龙舟队陆陆续续进京,这段日子,各地民风的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京城好一番热闹。

京城的繁华,是在大夏其他地方看不到的。

初入京城的人,对京城的盛景繁荣,都感到惊喜和震惊。

不过人一多了,是非就多,人与人之间的摩擦也就多了起来。

五月初一的当日,全京城的人,又吃了一个大瓜。

二皇子妃和府中侧妃,竟然在望江楼大打出手,连二皇子妃肚子里的孩子都掉了。

众人听说这事儿,都觉得不可思议。

好歹也是世家女出身,怎会做出在大庭广众之下大打出手的举动。

而且,因为一个妾室,连孩子都掉了,真是,又蠢又可怜。

听说了这事儿的二皇子,第一反应也是不敢相信。

他知道自家后院的女人,平常就喜欢争风吃醋。

不过,他乐得享受女人为他生为他死的感觉,平日便没有多加约束。

这一次,因为龙舟赛各府女眷也会参加。

何娇娇跟他撒娇,想自己出来逛街,买几身做衣服的好料子,他也就同意了。

万万没想到,她买个衣服,怎么就买到望江楼来了?

买到这里也就罢了,竟然还跟二皇子妃大打出手?

二皇子要气死了,他倒不是可惜孙氏肚子里的孩子,他是觉得丢脸。

不过好在,马上胜利就在眼前,这点子丢脸,他暂且忍了。

等他,等他……得偿所愿,一定休了孙氏。

大概人总是在最靠近成功时,不免得意自满,放松大意。

二皇子就是因为这样,才疏松了对自己后院的管教。

马上就要到来的胜利让他沾沾自喜,自鸣得意,却是忘了,细节决定成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