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三百二十九章 宁王的故事

第三百二十九章宁王的故事

当天晚上,他又敲响了她的窗子。

“你还好吗?我听说你病了。都怪我,昨日不该带你出去的。”

他念叨着,又去摸她的额头,又担心她再次受寒。

第二日,还亲自带了太医来。

太医给她开了药,这段时日,她就要和苦药相伴了。

他心疼她,看不得她生病,也受不得她吃苦。

于是,晚上又来爬窗看她。

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定点走。

一连五日,他都点卯一般来看她,两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温。

那天晚上,她跟他抱怨药苦,他看着她露出了一小节的舌头,忽然间呼吸急促。

“那个药,真的那么苦吗?”他哑着嗓子问。

“当然了,不信你自己尝尝。”

“……好,我,我尝尝。”

大概是情到深处自然吻,他顺理成章地吻上了心仪已久的唇。

迅速扫荡一圈,又快速退了出来。

怕她骂他,还颇为正经道:“嗯,是有点儿苦。”

她瞪大了眼睛看他,仿佛是被他大胆无耻的行为惊到了,呆呆地不说话。

这个样子的林夕儿实在是太可爱了,他突然又口干舌燥起来。

于是,他脑子急转,想了一个法子。

剥开了一颗糖,塞进了她的嘴里,又捧着她的脸颊吻了上去。

也不知是吻了多久,直觉得脑子有点儿蒙蒙的。

他想,这一回该是要挨打了。

逃跑间,在她耳畔迷糊了一句:“这就叫,夫妻之间,同甘共苦。”

这件事后,他也羞了好几天,没敢去看她。

可是对她满腔的爱意无处发泄,他突然心血来潮,想给她做一个玉雕。

他要雕一个自己,再雕一个她。

把她留给自己,把自己留给她。

想念的时候,若是自己不在她身边,还能有玉小宁陪着她。

可他终究不是什么雕刻大师或天才,废了多少玉料,才雕出来一个粗腰炸屁短腿脸方的玉小宁。

这样的玉小宁送过去,大概得分分钟被退婚吧!

大概是沉迷于玉雕,晚上去找她的次数也少了。

他抱着成亲之前,把玉小宁雕好的心思去的,怎么说也得完成。

花朝节那天,他想,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与她相见了。

他还想跟她抱怨一下,他的手都受伤了。

可是,他还未等找到她,眼前就被几个贵女挡住了去路。

其中,还有好友沈复的妹妹。

他的教养让他做不出当众给人难堪的事情,于是,只能含笑等着。

其实,他的心里早就不耐烦了。

若是早知道,他对别人的温和会造成她心里的痛苦,他早他娘的撕破脸皮了。

别人难堪与否,与他又有何关系呢?

可惜当时年少,什么都不懂。

只觉得,女孩子脸皮薄,不能让人下不来台。

等到林夕儿转身离去,他才觉得惊慌。

那天晚上,他的暗号声响起,可是那个姑娘却再也没有来到窗前看他。

他在她的窗外站了一宿,直到天明,差点被林府里值班的人发现,才离去。

夜晚更深露重,铁打的汉子也要受不住,况且他一个身娇肉贵的公子哥儿。

他不出意外的生病了。

病的迷迷糊糊,下不来床,更不能找他心爱的姑娘,解释清楚。

直到几天后,他稍微恢复了一些元气,一直被他派去盯着林府动静的小厮道,林家姑娘去了万安寺上香。

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她,几个歹徒抓住了那些贵女做人质,每个人都惊慌失措,哭的梨花带雨。

只有她失魂落魄,脸上是心如死灰的悲凉。

那日天高云淡,山下春水潺潺。

心爱的女子似在天边,风一吹就散。

心里一急,往日只藏在心里自己私下一个人才敢说出来的爱称就那样脱口而出,却忘了她身边真的有个姑娘,名字里带着“梦”。

她被歹人掳走,他一刻不停地追,直到追到那些贵女被丢下,只剩她一个人还处于危险。

他那个好友的妹妹说,她不想跟他履行婚约,为了追寻自由,自愿选择跟那些人走了。

他一个字都不信,可是内心深处却无尽的恐慌。

他丢下所有人去追寻,可最后却终究坚持不住,从马上晕倒摔下。

他病了,伤了,这一次,一病就是半年。

他忘不掉,忘不掉她转身而去的背影,和荒芜悲凉的眼神。

他也想不出,除了这个被强加在她身上的赐婚,还有什么令她那么痛苦。

可是,他也放不下。

放不下年少时就藏在心中的爱,放不下多少次梦想着妥善安放的白月光。

于是,他没有告诉丞相府那个说辞,他怕丞相知道后,不惜一切代价毁了婚约。

这是他们唯一能够有牵扯的地方了。

病好后,他接着去追,去寻,去找。

他想,就算恨他也好,厌他也好。

至少,见他一面。

无论结果是什么,亲口告诉他,他受着就好。

他的好友让他娶他的妹妹,他的母亲劝他,若是放不下,就也纳了丞相府的庶女,好歹也算是她的姐姐。

呵呵,可笑,她们有什么资格替代她?

他就算不娶,也不会这样恶心她。

一年,两年,三年……一直到十年……

他从一个白衣少年,成为白衣青年,再到别人孩子满地跑的中年,他仍然是孤家寡人一个。

整个王府,老太妃被他气走,能称得上家人,只有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外甥,一个陪伴他多年的年迈老管家。

可是,他还是不想放弃。

反正这么多年下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充其量,也就是找她一辈子罢了。

好歹,他是在找她的路上死去的,他是爱她一辈子的。

这样的名声好不好?

不知道,她听到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开心一点?

等到了地下,他们所有人再相见。她的父兄们,会不会因为他生前的好名声,同意她嫁给他,做一对**妻。

这一次,他们会不会,心甘情愿、乐乐呵呵地祝福他们。

夕儿啊,他真的好想她,也好爱她啊!

他每天都在幻想着和她相遇是什么场景,他想,他一定要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风流倜傥。

绝对不让夕儿嫌弃,他是个邋遢的男人。

可是,没想到,他思念的姑娘,就在他最邋遢的时候,与他相逢,让他幸福的猝不及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