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五百七十六章 清算

第五百七十六章清算

要不是他们谋反宫变,他绝对不会有机会坑儿子的。

所以,最终要怪的就是他们,谁让他们给他提供了这个机会呢?

找到罪魁祸首,皇上心里的大石可是轻多了。

这场宫变到此,结果已经明晰。

夏千俞因为担忧楚念柒灵力耗尽大半的事情,早就带着小媳妇儿离开了。

他把难缠的敌人都解决了,还留了陈杰在现场协助。

他老爹要是连最后的收尾都做不好,那这皇位也别要了,直接去大西北种地去吧。

好在他的皇帝老爹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他们也一直在防着沈家人下手。可以这么说吧,他们做了那么多的准备,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名正言顺的,把沈家一网打尽。

夏千俞的暗卫虽然厉害,但皇上的金麟卫也不遑多让。

这场宫变制止之后,就把沈太傅和二皇子捉住了。

意图谋反,证据确凿。

二皇子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声泪俱下,俨然一副被沈太傅蛊惑,自己昏了头的无知形象。

“父皇,父皇你饶了儿臣吧,儿臣根本就没有谋反之心啊!都是太傅,太傅让我去做的啊!”

“父皇,儿臣才多大啊!连嫡子都没有呢!儿子不想死啊!”

躲在人群中,被自己的手下竭尽全力保护,苟住了一条命的三皇子,看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二皇兄如今哭成的狗样儿,鄙夷不已。

呵,如果是他,绝对不会哭的这么丢脸!

不过,他也不会造反的。

像他这么优秀、文武双全、惊才绝艳的人,根本不需要费多大劲去争取。父皇只要长了眼睛,就能看出他的优秀,肯定会把皇位传给他!

他想,二皇兄大概就是因为自己带给他的危机感太大了,才铤而走险,谋反夺位的。

唉,造孽啊!

只怪自己太优秀!

三皇子的这番惊天地泣鬼神的心理活动,也幸好是无人得知。

要是传了出去,恐怕沈太傅听了都得哭吧!

但此时,即便沈太傅听不见三皇子的心声,他也有点儿想哭了。

他没想到,他苦苦谋划了那么多,为了让自己的外孙上位,到头来,竟然得到一句是自己蛊惑他的。

这可真是……悲哀!

想他沈家,明明该是风光荣耀,傲立于大夏所有世家之首的位置,可如今,一朝不甚,就成了阶下囚。

成王败寇,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人还未走,茶却已凉。

不免为他这不凡的一生,增添了几分哀色。

沈太傅也是经过事儿的人,他承认自己是因为两个女儿的死和皇帝的不断打压,失了平时的分寸。

心急改变沈家的现状,才这个时候动手。

这份心急,为他的失败添砖加瓦。

但从皇帝喊出那一声开始,沈太傅就明白,只要那个人活着,什么样的时机,都成不了事儿。

拳怕少壮,人也怕老。

他已经是这个年纪,二皇子又是那个德行。

他们筹划到什么时候,成功的几率都不会太大了。

那夏侯澈,早已不是当年被人掳走也挣扎不开的小太子了。

狼崽子长成了狼王,别人的伤害算计,便成了痴心妄想。

谋反这一局,是彻彻底底的死局。

再大的风,也翻不了盘。

沈太傅心里明明白白的。

好在他也把家里的人安排了后路,等听完皇上对沈家人的处决,沈太傅直接慷慨赴死,还给朝廷省了劲儿。

沈太傅是在大牢上吊自杀的,二皇子的牢房就在他的旁边。

据当时看守牢房的人说,大半夜的二皇子的惨叫声凄厉婉转、余音绕梁,直接洞穿牢房,哀转久绝。听过的人,差点儿吓尿了。

直到看到二皇子的隔壁牢房掉着一个伸着舌头的白衣老头,那尿意更加明显了呢!

谁也没有想到,曾经能跟林丞相并霸朝堂的太傅大人,竟然以这种方式,离开人间。

皇上也不是那种暴君,人死了还要去鞭尸。

说句实话,其实他还是挺佩服沈太傅的才能的,他也曾为大夏做过不少贡献。

如果他没把权势看的那么重就好了。

皇上让人给他准备了一副薄棺,草草下葬,这已经是他能给这位曾经的太傅大人最后的体面。

但皇上也不是什么好人,人家都来谋反要搞死他了,他能给死人留一份仁慈,是因为他死了。

施舍一点儿仁慈,能让活着的人看到他的宽和,能让他的臣子更加对他尽忠职守,死心塌地。

但沈家那些活着的人,却不配拥有他的仁慈。

于是,沈家男人全部斩首,女子充为官妓。

大夏虽有诛九族的至高刑罚,但几代皇帝下来,几乎没有下达这样命令的。

当权者的残暴,有时候也会使朝廷动荡。

但京城中的世家大族都是几代同堂,关系紧密。

即便不诛九族,只要牵连的人都会受惩罚,那一府之中,一大家子,三服之内是避免不了的了。

而二皇子府,尚在圈禁中。

二皇子后院的女眷们,一个个都慌得不得了。

以前还觉得嫁给二皇子是至高无上的光荣呢,结果没过几个月,就成了催命符。

这些女人一个个慌的都赶紧往外递消息,有钱的撒钱,有人的找人,只要能活命,怎么都行。

她们来这里是为了享受荣华富贵的,不是要陪二皇子一起共患难的。

这个时候,孙氏倒是庆幸当初她的孩子掉了。

没了二皇子的孩子,她就没有必要必须陪着二皇子去死啊!

等她找娘家疏通疏通,跟二皇子和离了,然后再嫁岂不是更好?

虽然说皇家没有和离的先例,但也没规定不允许和离不是?

那宁王殿下都能娶个二婚带小孩儿的当王妃,还独独守着她一个,不纳侧妃侍妾。她一个没有子嗣的二皇子妃,大难当前,和离苟命,不算过分吧?

孙氏在心里给自己打了好多次建设,终于心安理得起来。

想到日后自己不久就会离开,不用在二皇子府顾虑这个,顾虑那个,不敢施展拳脚了。

孙氏心里马上畅快了不少。

不过,离开之前,以前给过自己不痛快的小贱人,都得受到惩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