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四百一十四章 混乱的宴会(二)

第四百一十四章混乱的宴会(二)

宁王立刻抱住了林氏,安慰道:“你别着急,咱们的念儿那么聪明,不一定就是我们女儿。”

因为林氏和宁王来的急,没有带面具和帷幕,一直注意着这边的沈梦在他们来的时候,就看到了。

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啊?

自己爱了多年执着了多年的男人,终于等到了他一直深爱的女人。自己求而不得,却要看到别人恩爱圆满,得偿所愿。

费尽心思去破坏,到头来却成了他们情比金坚的证明,证明他们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她机关算尽,到头来,却被告知,小丑竟是她自己?

她怎么可能允许,他们的生活圆满呢?

她不好过,谁也别想好过!

于是,她突然就冲着那个方向喊了一声:“呀,那不是宁王殿下吗?他怎么来了?”

这一声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都纷纷顺着她看的方向看去。

这一看,可不得了,那人还真有点儿像宁王。

虽然宁王不常在京城露脸,但是出席宫宴时也是看过的。

更何况,宁王年轻时,可是很多姑娘的春闺梦里人。如今,那些姑娘都已经嫁作他人妇了,但是宁王还是当年的模样。

这么一看,还真有点儿怅然若失的感觉。

只是,诶?

宁王身边搂着的绝色倾城大美人是谁啊?有点儿眼熟是怎么回事儿?

“她,那个女人,怎么,怎么有点儿像…….”

像谁,到底没敢说出来。

而那位这场宴会的出头鸟夫人却没什么不敢的,“这位夫人,怎么那么跟林家的嫡小姐长得那么像呢?刚刚林小姐和楚姑娘坐在一起,我还纳闷这两位姑娘怎么那么神似呢?如今,见了这位夫人,倒是品出那么一点儿味儿了。”

“啊,她不会是――”

有人突然惊呼,就被身旁的友人拉了一把,“你快闭嘴吧,别说了。”

周围人看着林氏,都是一脸的讳莫如深,若是没有猜错,这位恐怕就是传言中的当年那位…….

再看她身边的宁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只是林氏却没有在意这些目光,她现在只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懦弱,不敢在京中露脸,到头来害了女儿。

若是她跟着念儿一起来参加宴会,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若是念儿有事,若是…….

她真的不敢往下想那个可能,她觉得自己可能会死掉。

跟念儿的安危比起来,那些脸面名誉,又算的了什么呢?

她现在真是悔恨交加,生不如死。

也就是还没确定里面人的那一点儿未知,成了支撑她的力量。

宁王搂着她,不断的安慰:“别怕,别怕,我一直在你身边,我会陪着你。振作一点,我们的女儿还需要我们。”

看两个人的样子,周围的夫人都有猜测,恐怕里面的人…….

沈梦担忧的上前:“林姐姐,是你吗?这么多年,你终于被殿下找到了,我真为你们感动。对了,你们怎么来了,是找谁呢?贵府的千金吗?”

她这么一说,周围夫人又开始发动大脑思考。

找千金?

谁啊?

来参加宴会的千金,都是跟着长辈的,除了……楚念柒。

再加上刚刚那位出头鸟夫人的话,在场众人只觉吃了一个惊天巨瓜!

温氏和周氏也惊了,她们做姑娘时并没怎么见过林夕儿,所以见面不相识。

但是听周围人的意思传达,这位绝美倾城的清冷系大美人,可不就是家里一直在找的小姑子吗?

而那楚小姑娘,难道就是小姑娘的女儿?

但不对啊,宁王不是复姓夏侯吗,怎么他们的女儿姓楚?

这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好乱啊!

温氏和周氏犹豫着到底要不要上前,毕竟还没盖棺定论,贸然上前太冒失了。

林氏此时狠狠地看着沈梦,别以为她不知道,今天的这场戏,没准就是她算计的。

给她等着,若是她的念儿出了一点儿差错,她就算同归于尽,也会把新账旧账一起算了。

沈梦看清林夕儿眼中的仇恨,心中只觉快意。

她回来了又怎样,她在京城世家登场的第一天,她就送她一份毁灭性的耻辱,就像当年一样。

只是她的痛快,在看到宁王冰碴子一样的目光时,直接被浇了一桶冷水。

沈梦心梗一秒钟,随即冷笑,哼,我让你们瞪,一会儿就让你们看看你们女儿是一副什么浪荡模样。

就在大家都猜测,里面的人是楚念柒的时候,就在林氏度秒如年的时候,林瑾萱带着楚念柒走过来。

“娘,宁叔叔,你们怎么来了?”

什么是天籁?

这个时候,对于林氏来说,没有什么比她女儿的声音更加天籁了。

她冲上前把她抱住:“念儿,念儿,我的女儿。”

宁王也走过来,眼眶泛红,眼中满是庆幸和后怕。

“娘,你们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你没事就好。”

“我当然没事啊。”

楚念柒的出现,打破了刚刚许多人的认知。

沈梦直直地看着她,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甚至那个出头鸟夫人直接就问了出来:“楚姑娘在这里,那里面的人是谁?”

林氏脸色一冷,站起身对她道:“这位夫人请慎言,我女儿的名声,可不是你能随意诋毁的。”

楚念柒有些好笑地看着那位夫人:“这位夫人说笑了,我不在这里在哪里?里面的人是谁我哪里知道呢?”

说完,转头看向沈梦,满脸天真无辜。

但只有跟她对视的沈梦知道,那双无辜的眼睛之下,藏着什么样儿的“恶意”与冷冽。

仿佛,她的一切算计手段,都被人看清了般。

文远侯夫人一看楚念柒没事,瞬间松了一口气。

恰好,屋子内已经没了动静。

办宴会这么多年,已经成为“业内老大”的侯夫人,因为这次事件,自家宴会被破坏的乌烟瘴气。

这就像一直有口皆碑的东西,一下子有了差评,侯夫人心情能好才怪。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屋里的人。

她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敢在她家的宴会上算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