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五百一十三章 赵老太太的现状

第五百一十三章赵老太太的现状

进入九月,林家的氛围一直是喜气洋洋的。

即便没能住在丞相府,但乔迁新居的林家人,一点儿也不坠了丞相府人的身份。

林瑾萱和宁王九月十八成亲,新居现在已经开始装点。

为了放林氏那天价聘礼,和如水般的嫁妆,林家还开辟了一个大院子,专门放这些东西。

楚念柒空间里的可可树已经长成了,并且开花结果,很快她就能做巧克力吃了。

这边的林家,岁月正好,家庭温馨。

但那边原来的丞相府,却是一片乌烟瘴气。

八月十五那天,赵家老宅的所有人都搬到了丞相府西院住,这似乎有把赵家大本营转到京城来的意思。

这本是一个阖家团圆的日子,赵老太太也好久没跟娘家人见面了。

看着赵家这么一大家子来,子孙满堂的样子,她终于有一种老太君的感觉。

这之后,本应该是一家子大团圆的故事。

但赵家人的铺子经营不善,在京城开销又大,几次来赵老太太这里要钱,一回两回还好,次数多了,赵老太太也不满了。

跟儿子断亲得来的那五万两,如今就剩五千两了。

侄子跟她说好的开铺子赚钱的事情,如今也没了踪影。

她催了几次,侄子越来越不耐烦。

西院的奴才们,卖身契都在赵老太太手里。他们都是死契,意味着生死都由主子做主。

以前林丞相一家子在东院住着的时候,他们的月银都是东院发。

林丞相一家子走了,西院奴才的月银已经好久没发了。

这些人日渐不满,但又不敢逼逼。

无他,要是主子把他们发卖了,处境更加艰难。

而赵家人的到来,无疑是使他们本就艰难的下人生活雪上加霜。

赵家人自私恶毒,还嚣张跋扈。

大概是这么多年来,没能进京。这回进了京城,那是好一顿逛。

京城人遍地权贵,一块板砖掉下来,砸死十个人,得有八个人是权贵。

他们这样没见识的人,不说低调点儿,还非处处高调行事。

繁华的地方,宰人的时候,更是兵不血刃。

这种傻子来了,不宰他们,宰谁?

于是,那银钱如流水一般,哗哗往外流。

没了钱,就回来找赵老太太要。不给就哭诉,哭诉赵家这些年的落魄,生活困顿。

说到最后,赵家之所以到现在这个地步,都是林丞相的打压。都怪赵老太太没把儿子教好,连累了赵家。

说到最后,就连赵家人自己都深信不疑,对这个说法更加理直气壮了。

都说,恶人自有恶人磨。

在林丞相一家面前胡搅蛮缠的赵老太太,在赵家本家人面前,那是一点横也耍不起来。

该说这种品质是祖传吗?

血脉中带来的天赋,所以浓厚的天生压制稀释的?

反正赵老太太,在跟赵家人的扯皮中,是完全占不到上峰。

进入九月,天气转凉,赵老太太成功的病了。

她这么大的岁数,不好好荣养,天天生气,很容易身体不适。

她躺在床上,浑身无力,每日昏昏沉沉的,请来大夫开了药,她的病情也不见好。

赵家人起初还来看看她,后来是一次也不来了。

倒是赵丽娘来的勤,赵老太太心中一阵感动。

这个侄女,她果然没白疼。

这日,赵老太太不见身边伺候的人,该喝药了,也不见人来。

起身嘶哑地喊着:“来人,来人啊!”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赵丽娘款款走了进来。

“姑母,你别喊了,不会来人的。”

赵老太太看着这个跟平时不大一样的侄女,满脸疑惑不解。

为何今天的侄女,这么盛气凌人呢?

赵丽娘似乎看出了赵老太太脸上的疑惑,她张扬笑着,给她已经老得不成样子的姑母解惑。

“我亲爱的姑母啊,以后,你就在这间屋子里养老吧!若是你乖乖的听话,我还给你一口饭吃,你要是不听话,可别怪当侄女的不孝顺你了。”

赵老太太瞪大了眼睛,她不明白,不过是一个生病的功夫,为何她最听话乖巧的侄女,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你,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赵丽娘嗤笑一声,不屑道:“你这样自私自利的老刁妇,也有脸问我为什么?当初要不是你害怕儿媳妇身份高,拿捏不住,蛊惑我去做丞相夫人,我怎么可能跳进林家这个火坑?一守就是守近三十年的活寡?我的一辈子,都被你给毁了!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

“可是,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你那叫好吗?你那不过是养个宠物一般,心情好了赏点儿东西。那点子东西,还不如我自己从你那里偷来的多。”

赵老太太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你说什么?偷?你偷了我的银子?”

赵丽娘得意一笑,眼神中带着蔑视:“什么叫你的银子?你的那些银钱早晚不都是赵家的吗?你既然心甘情愿给赵家侄子侄孙败活,那么分我这个侄女一点儿又怎么啦?”

赵老太太挣扎着起来,想要去抓赵丽娘的衣服,但是年纪大又生病的她怎么可能实现呢?

她眼角划过一丝泪,她还说,那两天她昏睡中感觉有人翻找东西,就是眼皮子太重,睁不开。

醒来后,东西一切都如旧,便以为自己年纪大了,睡癔症了。

没想到啊,竟然是这个白眼狼在做贼。

她突然想到,为何她屋子里为何没有下人看着?

要是有人守着,她装钱的匣子怎么会被偷?

“你,你把我屋里头的丫鬟婆子弄哪里去了?”

赵丽娘目光中露出一丝怜悯:“你一个连亲儿子都不闻不问的人,竟然会问身边下人的去向?真是可笑!罢了,告诉你也无妨。那些人啊,在这西院吃白饭太费银子了。你侄子要银子,自然是把他们都卖了。哦,别担心,还给你留了一个伺候喝药吃饭的婆子。”

话落,屋外走进来一个中年嬷嬷,这个人,赫然是老夫人身边管金银细软的人,赵家出来的婆子。

赵老太太怕是死也不会想到,她有一天,不是栽到她那个看不顺眼的儿子儿媳妇手里,而是栽到她一心维护的赵家人身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