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一百六十三章 回庄子

第一百六十三章回庄子

杨大郎与何大明分到的马匹都用来伏孩子或者行礼。

夏千俞给他们挑的都是性情温顺的马,倒是不用担心。何家的马用来驮着两个孩子,两个大人背着包袱。

而杨家的东西多,孩子也多,除去坐着林家马车的杨小芳,还有大房两个儿子,二房两个女儿一个儿子。

庄大娘本是让马驮着行李的,但刘氏不满,闹着让马驮着她的小儿子。庄大娘知道她是因为大房家的小芳在林家的马车上不满,此刻争嘴。

也不跟她计较,让二房的杨小顺坐上去,又驮着一些包裹。

方山坐在李大爷的牛车上,倒是用不着马匹,也给杨家人用来驮着行李了。

别的人见了满是羡慕,也想开口借林家那些没驮着东西的畜生用用。可是,见夏千俞牵了两匹马过来,都没说借给杨家与何家,就偏偏让两匹马闲着,啥也不拉。

就知道,人家这是故意的。

林家车队走的快,不一会儿就走出了好大的路上。

那些纯用脚走的,逐渐跟不上了。

可是碍于夏千俞的威风,谁也不敢说什么。

毕竟,这位可是连匈奴人都敢杀的主儿。

渐渐地,紧紧跟在林家车队走的,就剩杨家一大家子、何家与零星的几户人家了。

此时,距离天亮还剩一个时辰。

林家车队也快要到东阳镇了,后面却传来震动大地的声音。

夏千俞用神识一看,是匈奴人的大军追来了。

“林一,再快一点儿。”

“是。”

夏千俞担忧地对楚念柒道:“去县城是来不及了,匈奴人来势汹汹,应该是看到河下村那些匈奴人尸体了,我们得去镇子上避一避。”

“好,这里距离庄子不远,去庄子上吧!”

“嗯。”

一行人赶紧往镇上的庄子赶去。

紧赶慢赶,终于在匈奴大军压境之际,进了庄子上的宅子。

夏千俞紧锁着眉头,悄悄对楚念柒道:“那些匈奴人没再抢杀,反而是有目标的追击,我看那样子好像是要为之前死去的匈奴人报仇。这个架势,是往咱们这边来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怕是有人暴露了我们的行踪,还得提前防备着。”

“好。”

宅子里除了林家人、杨家人、何家人还有河下村的几户人家。

他们是听到后面的大动静之后,咬着牙跟着林家的车队不掉队的。

此时看到林家还有宅子,心里一阵阵庆幸。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让他们后悔不已。

匈奴人就认准了这边赶来了,跟着林家人,明明是寻求庇护的,咋就成了找死了?

林家人显然没有时间来给这些人解惑,看着远处的大军骑马而来。楚念柒迅速跑到地窖,假装从地窖实则是在空间里拿出让田螺姑娘和田螺少年们做的弓箭。

林氏诧异:“念儿,这些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娘,咱们打算迁走的时候就让人准备了,就怕路上遇见山匪什么的,现在正好给这些匈奴人准备了。”

“好,绿英绿云,你们赶紧去帮忙,把地窖里的弓箭都搬出来。”

“是,夫人。”

其他几家人本是有些怕的,但是看到林家人有条不紊的样子,忽然就安定下来了。

那些匈奴人骑马而来,虽是声势浩大,但严格来说,并不是匈奴人的大军,只有不到二百人。

只要部署周密,其实还是能保下一命的。

众人都明白,此时只有以这宅子为基地和匈奴人正面一战,不然,恐怕就是死路一条。

匈奴人是不会放过他们的,没看到,在火把的映照下,那匈奴人的脸上有多愤怒吗?

有两个匈奴人的马背上,载着两个汉人。

一个不认识,另一个是刘大夫。

等匈奴人骑马到了宅子的外面,宅子里的人也部署完毕。

四面墙都有人把守,方山、何大明、林一、杨大郎守着宅子后面,林二、林三、杨二郎、杨三郎守着宅子左侧,林四、楚有方、陈杰、李大爷守着宅子的右面。

而宅子的正面由楚念柒和夏千俞守着,当然明面上是夏千俞带着剩下的那些村民的壮丁守着。

其他人作为后勤人员,给这些人搬运箭矢,或者来回传递消息,向正面回报战况。

隔着院墙,把弓箭架在上面,看着不到五十米的匈奴人。

此时,那个不认识的汉人跟刘大夫说了一些话,就听刘大夫高喊道:“你们放下手中的弓箭,乖乖把杀害匈奴人的凶手交出来,他们不会杀你们的。刚刚一路过来,他们没有杀人,他们就是想找出是谁杀了那些匈奴人的。他们就是单纯的想报仇而已,你们交出凶手,他们饶你们不死。”

原来,那些匈奴人看到烟花信号,就急忙结束了上一个村子的洗劫,匆匆往这里赶来。

之前进林宅的匈奴人被林一给烧了尸体,但是剩下的匈奴人并没有处理。

那些匈奴人看到自己的同胞被灭,大怒,誓要找出凶手。

无奈语言不通,终于抓到了一个汉匈混血,双语皆通的翻译。然后,在没来得及逃走的人中,得知了凶手的下落。

有刘大夫的告密,这群匈奴人无障碍找到了林宅。

也因为这场阴差阳错,愤怒的匈奴人没了心情洗劫,一心想要报仇雪恨之后再狂欢,反而给那些没来得及逃走的人一线生机。

刘大夫还在那里叫嚣,让林宅的人束手就擒,把凶手交出来,祈求匈奴人饶他们一命。

那几户与林家关系不熟的人确实有些动摇,甚至有几个壮丁不安分的,想要开了大门放匈奴人进来。

被夏千俞一个石子打过去,膝盖就直接碎了。

“不想活的,尽管开门试试。”

楚念柒也很生气,这些人,又没求着他们跟着进来。进来之后,还想着背叛?

求生是人的本能,可是为了自己的生,失去了做人的原则,那这么活着也失去了他本身的意义。

也许每个人的人生信条是不一样的,有人觉得只要活着,什么都可以不顾。

楚念柒不敢苟同,更不可能让自家人成为这类人寻求生机的踏脚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