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五百五十三章 夏斯卡影帝

第五百五十三章夏斯卡影帝

他上前就踹了大太监一脚,然后接着对其他人拳打脚踢。

在这波胡乱发疯的骚操作中,他终于镇定下来,冷静了一下他刚刚宕机的大脑。

这个时候,他已经积蓄了一丝面对沈梦尸体的勇气了。

“你们几个,赶紧将我母妃放下来!”

几个小太监看了一眼大太监,见他隐晦地点了一下头,才行动起来。

二皇子没看到这些人的眉眼官司,不然肯定又会气得跳脚。

那位全力输出的嬷嬷此时也闭上了嘴,她敢对沈梦冷嘲热讽,可不敢对二皇子放肆。

好歹还是个安全在职的皇子,她是不想要小命了,才会那么彪。

刚刚看着二皇子发疯打人,她老远就躲起来了。

嗯,逃跑速度非常快且及时。

这会子看二皇子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沈梦尸体上,她才渐渐从侍卫身后露出身影来。

“唉,你没事儿吧?”嬷嬷关切道。

大太监跟她两个人关系还不错,平时也是相互照应的。

刚刚大太监被二皇子那么狠的踢了一脚,她还是有些担心的。

大太监不屑地笑了一声:“无事。”

他想着二皇子一开始看到沈梦尸体时候的瑟缩,疯狂打人时候的干打雷不下雨,面上不禁带出了讽刺的意味。

如今瞧着这位二皇子哭的悲戚了,倒是显出一些真情实感。

但谁能想到,这样一位纯孝的人,竟然是一位演技帝呢?

不得不说,这位二皇子的演技确实是很可以了。

除了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他眼神情绪流露的大太监,大家都被他的事母至孝感动了。

唉,虽然沈贵妃生前不是什么好人,但她生的孩子,还是有几分纯善的。

哇哦,这又一个以演技征服世界的男人!

二皇子这一波操作,生生的诠释了,什么叫作演员的诞生!

大夏京都夏斯卡小金人,非他莫属!

简直就是影帝本帝!

二皇子哭完,带着对母亲逝去的茫然与悲怆,跑到御书房去找皇上理论。

“父皇!父皇!母妃她做错了什么?您要赐死她?就让她在冷宫里安分度日不好吗?儿臣好歹能尽尽孝。”

“如今,母妃去了,儿子再也见不到她了,儿子心里苦啊!”

二皇子在皇上面前声泪俱下的哭诉,真是好一番孝子心肠。

但皇上看在眼里,只觉得心头发凉。

如果没有暗卫向自己汇报的情报,他或许真的被眼前的大孝子感动的无以复加。

从二皇子进宫,他的一举一动就已经被皇上的暗卫监视着。

所以,自然看到了他故意走的很慢,然后假装听到了宫人们的闲言碎语,跑到冷宫去闹。

二皇子在冷宫的表现,乍一看似乎合情合理。但一仔细推敲,就会发现好多地方都违和。

血脉至亲惨死在眼前,你最该先做的,难道不是扑过去,赶紧把自己母亲的尸体放下来吗?

他对着众人发疯算怎么回事儿?

况且,作为皇帝视角,他是知道,宫里的探子给他和沈家传了信的。

也就是说,他在做这一切的时候,是知道沈梦要被赐死的。

在这样的前提下,他想到的不是怎么去救他母亲。

而是,怎么表演,让别人以为他有多想去救他的母亲。

即便皇上已经恨死沈梦了,看到这样的儿子,也不免有些人走茶凉、兔死狐悲之感。

该说他不愧是沈梦的儿子吗?

果然如此凉薄。

皇上这么想着,就有些走神了。

二皇子哭了半天,也不见皇上给个反应,一时间有些懵。

不是,我这哭了半天,眼泪也没少掉。

你好歹是杀了我亲娘,怎么着也得给个反应吧!

我已经是个没娘的娃了,你怎么也得安抚安抚我吧?

给个职位或者派个差事吧?

实在不行,夸奖他一句,给他正名一下,挽救一下他岌岌可危的名声啊!

你当人家爹的,这点儿事儿都不管管吗?

要是皇帝知道二皇子心中所想,一定是会跳起来打他。

呵呵,你觊觎你爹的皇位,心里巴不得他赶紧死翘翘好退位给你,你还想让他助你一臂之力?

你想的那么美,怎么不上天呢?

二皇子最终也没有得到来自亲爹的亲切问候与安抚,皇上不咸不淡地跟他说了几句,就让他滚蛋了。

二皇子懵了,他母妃都已经死了,父皇还不撒气。

他母妃到底做了什么让他父皇生气的事儿啊?

他倒是不会觉得是皇上故意借题发挥,冤枉他母妃,让她去死。

毕竟,他母妃的作妖能力,他还是知道的。

就她被打入冷宫的罪名,那真是没有半点儿虚的。

也许这深宫里是有许多冤魂,但是这其中,绝对不包括她的母妃。

二皇子出宫之后回府深思熟虑的半天,当天夜里悄悄去了太傅府。

祖孙二人商量了半宿,到底也没弄清楚,这沈梵到底又做了什么,惹怒了皇上,竟然将已经被贬冷宫的她赐死?

“唉,你母妃到底是又做了什么呢?怎么就不知道消停一下呢!我不是告诉她了,只要安心等着就好了吗?”

二皇子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不,不会是母妃原来做的事情被父皇又发现了吧?”

沈太傅:“……”

祖孙俩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场面一度尴尬又沉寂下来。

如果沈梵看到这个场面,会不会气活过来。

亲儿子和亲哥哥,对着她的死亡不是悲痛伤心,而是满心筹谋,甚至还有些怨怪她之前作妖却不扫干净尾巴。

完全想不起来,当初她那样满心算计到底是为了谁,又是谁得到了最终的利益。

以利益为纽带联系在一起的亲情,以算计堆积在一起的人生,注定是得不到真正的温情的。

都说以色侍人也,色衰而爱驰。

以利益维持也,利益不在,关系便破裂。

种什么样的因,得什么样的果。

沈梵从小就为二皇子灌输利益至上的观念,此时得不到儿子真心的悼念,也是自己的因果罢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