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五百五十七章 楚子富分家(二)

第五百五十七章楚子富分家(二)

楚子贵讽刺一笑,直接冷漠又强硬道:“这个家还是分了吧,反正母亲以后是要跟弟弟一起生活的,早晚都得分,早分晚分都一样。早分还能落个情分,可如果现在不分,以后弟弟能不能上学还是两说。更别说,母亲走了之后,也不知还有谁能强逼着我们帮扶他。”

楚子贵这一番话可谓是大逆不道了,在乡下这样蒙昧又顽固的思想中,不帮扶兄弟,还言说母亲“走”?

不孝不悌四个大字,楚子贵已经可以算是实锤证明了。

李氏听到这样的话,立马就要跳起来叫嚷,却在楚子贵冷讽的目光中压制住。

转而稍显温和道:“你,你不能这么说啊!金宝儿也是你们的兄弟,你们帮扶他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兄友弟恭确实是天经地义的事儿,那他以后就别上学了吧,体谅体谅哥哥们,哥哥们挣钱很辛苦的,二哥我倒现在还没有娶媳妇儿呢!”

“那怎么行?金宝以后可是要做大官的,你娶媳妇儿什么时候不能娶?”

“嗤。”

楚子贵就知道,跟李氏这样的女人说不通,转头对着外屋扬声道:“你自己进来说吧,反正这是你自己的事情,别老是躲在娘身后,让她帮你出头。”

李氏和楚子富都有些惊讶,很快,在他们的目光中,门帘被挑起来,九岁的楚子金走了进来。

李氏马上过去,搂住小儿子柔声安抚。

“金宝别怕啊,金宝乖,娘肯定会让你继续读书的,咱们金宝以后是要做大官的。”

看着这副母慈子孝的场景,楚子富心里却涌起一丝寒凉。

听着二弟的意思,小弟一直在外面听着。

可是他却没有进来帮着他这个大哥说一句话,就那么任由李氏一直为难辱骂他。

这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儿,但是此刻,楚子富却不可避免地心里不舒服。

他突然不受控制地想到了楚子贵多次跟他叮嘱过的话,让他每月挣多少钱不要随便让别人知道。

他以前以为这个别人,只是楚吴氏她们,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别人还包括李氏,包括楚子金。

每月固定的日子,他拿钱回来的时候,交完楚吴氏的,再偷着交给李氏的。最后,还会在楚子金乖巧懂事的目光下,给他塞一些零花钱。

他以前只觉得这是他作为兄长的友爱,却忽略了,每次给完楚子金零花钱后,李氏都莫名其妙地又来找他要钱,名目不定。

有些事,根本经不起推敲,也不容人去深想,一想就细思极恐。

楚子金在李氏的怀抱中,却一直在观摩楚子富的表情。

楚子贵他是直接放弃了,这个二哥仿佛一直能看穿他心里的小九九,他根本不敢跟他对视,也不敢从他身上奢望得到什么。

倒是自己这个大哥,性子忠厚纯善,对他还是不错的,他每次都能从他手中得到不少零花钱。

但此时看着楚子富脸上不自觉的带出来的失望,楚子金心下一凛,赶紧开口道:“娘,你就依了大哥吧!反正大哥就算分家了,也依然会孝敬您。”

李氏面露迟疑,想对楚子金说,分家了他们就顾自己的小家了,万一不拿钱出来供他上学怎么办?

但是碍于大儿子二儿子都在场,她不好明说。

但是楚子贵人精一样,岂会不知他娘内心的真实想法?

就连楚子金,也是清楚明白。

他怕李氏又说出什么得罪两个哥哥的话来,这不是给他拉仇恨吗?

他现在可还是需要靠着他们的呢!

于是,赶紧拉了拉她的衣袖,然后隐晦地给李氏使了个眼色。

李氏犹豫片刻,最后还是答应了楚子富分家的请求,不过条件非常苛刻。

每个月,都得给她上交一两银子的孝敬,四时节礼也不能少。

这标准,已经堪比楚梁孝敬楚吴氏了。

楚子贵把李氏和楚子金的互动看在眼里,讽刺在心里。

就连楚子富,心里都拔凉拔凉的。

楚子金这会儿不求情还好,他一求情,李氏立马同意了。

且人家还没说任何理由,不过就是说了一句话而已!

所以,刚刚他娘据理力争,死活不同意的辱骂,到底算什么?

她是拒绝了个寂寞?

就算他再淳朴善良,亲眼目睹这样的差别对待,也难免心凉。

楚子贵满意地看着大哥的变化,此时他默默闭嘴,又成了一个乖巧懂事,站在身后的好弟弟了。

果然,这一回,都不用楚子贵说话,楚子富直接自己上了。

“一两银子太多了,我没有。”

李氏强硬道:“没有那就不准分家。”

楚子金也默默闭嘴,那样子仿佛不敢跟李氏呛声,但此时楚子富却不会那么认为了。

他怕是,也同意这一两银子的孝敬。

很乐意,站在他这个大哥身上,吸血读书。

楚子富一下子就冷了心肠,同样冷漠道:“那不分就不分吧!不过以后我跟燕子搬出去住,我们还有生意要做。夫妻不好分离,在外花销又大,可能存不下什么钱了。以后没钱交给娘,娘也别怪我们就好。”

楚子贵一挑眉,在心里给自己大哥吹了个口哨。

妙啊,都学会怼人了。

李氏也是被大儿子的强硬态度弄的一愣:“你,你在威胁我?我可是你亲娘!你别忘了,你是从谁肚子里爬出去的,你个不孝的东西,娶了媳妇儿就忘了娘!”

以前楚子富听到这样的话,也会有一点儿愧疚。

但是现在在听,就会有一些讽刺。

她是他亲娘没错,他却不是她唯一的儿子。

他可以忍受母亲些许的偏心,毕竟,五个手指头还各有短长呢!

但是他绝对不能忍受母亲和弟弟吸着他的骨血,还觉得理所应当。

难道,要他经历一遍二叔经历的事情,然后才能醒悟过来吗?

别开玩笑了。

前人已经留下了血泪历史,他要做的,就是借鉴,并避免。

如今,他这个小弟,不就是当初小叔一般的存在吗?

承载了家里所有的希望和期盼,却要扒着其他的兄弟吸血。

他并不觉得供着兄弟读书是错的,但那时兄友弟恭的前提下,他可不想供出一个白眼狼来。

以前他奶奶总是叫嚣着,等三叔当了大官,他们就能沾光了。

可事实上,他们这些人真的沾光了吗?

不见得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