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五百六十章 赵老太太去世

第五百六十章赵老太太去世

但若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那就有点儿无耻了。

医仙阁之所以让人讨厌,就是因为他们总像薅羊毛一样,只要得到他们一点儿帮助,他们恨不得把人家薅秃噜皮才罢休。

本来医患关系说白了一点就是,人家付钱,你治病。

你要是不愿意治病,倒也不必搭理就是。

但是医仙阁的弟子,每每出世给人治病时,一定会有所图。

如果实在没有实际的玩意儿能图,那肯定得选择周围有观众的百姓救治。

一波操作下来,基本可以翻译为:

你这个病,也就只有我或者我们医仙阁的弟子可以出手救治。

但是救治下来非常麻烦,且非常昂贵。不过,你运气好,遇上了我们,我们医仙阁最是仁善。今日相遇算是缘分,我们便出手一次吧!

嗯,然后收获周围观众掌声一片。

遇上富贵人家能赚个盆满钵满,遇上穷苦百姓也能让人家下跪磕头,感激涕零。

财富名声两手抓,营销自家品牌可算是一把好手。

若问江湖势力中,哪家势力经营的最好,后起之秀医仙阁绝对榜上有名。医仙阁的老大江非凡,也绝对算得上个人物。

而如今医仙阁能取得这样的成就,更是离不开医仙阁每一位类似楚莲儿般存在的“小天使”们。

真的,辛苦他们了!

没有他们行走江湖坑蒙拐骗,哦不,行侠仗义,运用自己的专业技能收敛钱财,医仙阁绝对不会在短短二十年间攒下这么大的家业。

这可比药王谷那些穷鬼有钱多了。

楚莲儿一想到自己入了这样一个高大上的宗门,并成为长老弟子以及门派内的风云人物,内心就得意的不行。

她看着医仙阁远处的云海,喃喃低语:“千俞哥哥,我一定会嫁给你的,一定会的。”

…….

远在京城办差的夏千俞突然连续打了三个响亮的喷嚏,旁边的陆镇海调侃道:“哎呦,这是有人想你了?”

夏千俞冷着脸回道:“想什么?你没听打了三声吗?这是没遭好人念叨。”

陆镇海惊了:“还有这种说法?”

夏千俞继续冷漠脸:“嗯。”

其实这是他瞎说的,但他刚刚感觉心里很不舒服,莫不是哪个烦人玩意儿在念叨他?于是便随口说了那么一句。反正爱有没有,他根本不在意。

他天天都跟念儿见面,不可能是念儿念叨他。

那么除了念儿,是谁都不重要了。

最近的差事儿太多了,他不仅要完成刑部的事儿,暗地里还得帮着他那个皇帝老子盯着沈家的势力。

由于沈家两个曾经风光的女儿接连落马,沈家这段时间也变的低调了。

不过,夏千俞一直都没放松警惕。

他才不信沈家这样爱作妖的人会突然变得安分守己起来,眼下的消停,不过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罢了。

皇帝老子不太靠谱,关键时刻,还得自己上。

这段时间,夏千俞便在暗暗部署着势力,以防沈家狗急跳墙,做出什么疯狂之举。

以他对沈家的了解,被他爹打压成这样,不可能一直忍气吞声下去的。

所以,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做好陷阱,守株待兔。

过了年,他就已经十八岁了,而他的小姑娘也十二岁了。

还有三年,他的小姑娘就可以嫁给他了。

夏千俞数着日子,美美的想。

…….

过了年之后,京城中就突然进入一种诡异的气氛当中。

不仅京城的世家圈子突然谨慎小心起来,就连寻常百姓,似乎都能感觉到京城上空的风雨欲来。

一个个的,谨言慎行起来,一般时候都不出门,躲在家里,等待这不知何时会降临的暴风雨。

正是这个时候,林家新宅传来丞相府西院的消息,赵老太太要不行了。

林丞相思索再三,本来不想去的,最后还是被廖氏劝着,带着全家一起回到了原丞相府。

罢了,他也是有儿孙的人,就当全了这母子的最后情分。

赵老太太这个时候已经有些不认人了,但林丞相带着一家子来到她床前的时候,她竟然认出了廖氏,这让所有人都很惊讶。

廖氏本以为是老太太对她的厌恶已经到了即便老年痴呆也会记住她的地步,但是赵老太太却恢复了短暂的清明。

她拉着廖氏的手断断续续道:“赵,赵家人,怎么样了?”

廖氏有些犹豫,老太太这个样子,到底要不要告诉她实话?

赵老太太看出她的犹豫,用力攥紧她的手道:“告,告诉我!”

林丞相看着她们交握的手,皱眉道:“告诉她吧!”

廖氏听罢,有些为难道:“赵家人,都进了大牢,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要么是十年牢狱之灾,要么流放北疆。前一段时间,赵,赵丽娘也被抓到了。现在,也在大牢里蹲着。”

廖氏说完,自己还有些尴尬和担心。

但她突然感觉手上一松,抬头看去,赵老太太的脸上浮现出解恨又开心的笑容。

廖氏转头看向林丞相,只见他一脸了然。

此时她才悟了,原来夫君是知道就算告诉了老太太,她也不会生气,才让她说的。

廖氏满心复杂,看来,最了解赵老太太的,还要夫君莫属。

赵老太太原来那么向着赵家,那么喜爱赵姨娘,但是经过这一遭,马上恨得不行。

这也应该,毕竟她遭了那么大的罪。

但是看到赵老太太脸上那解恨的笑容,廖氏还是觉得心里复杂的不行。

其实,赵老太太真正在意的,估计只有她自己吧!

她做人做事,从来都是随心的。

这个时期喜欢这个人,便恨不得把她捧上天。

下一个时期,讨厌这个人呢,便恨不得她下地狱。

她的喜好,从来不因为亲缘关系等其他原因改变。

这样的人,说自私也自私,说肆意,倒是也肆意。

一时间,廖氏都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赵老太太这个人了。

这么想着,就看到赵老太太哆哆嗦嗦地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檀木镯子。

守在身边的韩嬷嬷立马道:“这是老太太的母亲,在她出嫁时给她戴上的。这么多年来,老太太一直都好好留着。这一回,老太太想把它送给你。”

听到这话,廖氏内心更复杂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