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800av800av800sb

第二百六十五章 林氏的往事

第二百六十五章林氏的往事

楚念柒走后,林氏把自己关在一个房间里,待到了天黑。

谁也不知道她在屋里干了什么,但等她出来的时候,任何人都能感觉到她的气势不一样了。

仿佛整个人都充斥着一股劲儿,势必要做些什么才肯罢休的样子。

旁人不知道,林氏自己却是清楚的。

她不过是,逼着自己去面对罢了。

十三年前,她才十六岁。

是丞相府的千金,是整个京城圈子名副其实的高门贵女,京城第一贵女。

当年的林夕儿,在女子最好的年华绽放,少女的纯真带着即将张开的惊人美貌,简直是又纯又欲,偏偏还带着一点冷淡的风貌。

让任何一个看了她容貌的世家公子,都如猫爪挠心一般,心痒痒。

可是这位贵女,家风严谨,品貌端庄,如高岭之花一般,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众人徒有倾慕之心,却未有摘取之勇。

观望间,便有人试探着出手了。

相府娇养出来的最名贵的花,岂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摘走的?

林夕儿的父亲、母亲、大哥、二哥、外加一个还是稚童的弟弟,非常亲切又不失礼貌地把人给请了出去。

枪打出头鸟,几只鼓足了勇气的鸟儿被相府打击的失去了勇气,旁人看着也渐渐歇了不可得的心思。

就在大家都想着,这朵高岭之花到底会被谁摘走的时候。

宫里的圣旨便下来了,圣旨赐婚,这朵高岭之花,归宁王府所有了。

众人扼腕叹息,哭泣有之、不平有之,郁闷有之……

就是没有祝福的。

要说这宁王,作为皇帝最小的弟弟,也是颇得圣心。

手里握着实权,太妃娘娘与太后娘娘关系也是不错。

最重要的是,宁王可谓是京城第一美男子。

皇上这婚赐的,也确实是有水平。

美男配美人,谁也不屈。

那些丑人,谁也别想得到他们。

但是宁王最致命的弱点,就是他风流不羁啊!

手拿折扇,清摇慢点,端的是一派风流潇洒贵公子的做派。

见到美人,便是一副温柔笑脸如沐春风的模样,时不时的还打趣一两句。

上到三四十风韵犹存的美妇人,下到十二三青涩稚嫩的豆蔻少女,就没有不被他调笑过的。

那真真是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主儿。

这样一个人,再是美貌,再是得皇帝看重,配相府才貌双全的千金,也是有些不搭的。

人家爹位高权重,自己德艺双馨,为啥不能找个老实本分的男人相守一生呢?

配一个花花公子,还有实权,还得帝心,以后闺女受委屈了,当爹的能毫无顾忌地去教训女婿吗?

答案显然是不能的。

于是,这场赐婚,虽然已是板上钉钉。

可是相府的人,没有几个待见宁王。

就算他总是登相府的大门,与林夕儿也没见过几面,说过几句话。

林夕儿出嫁之前,是个很传统的女子。

就像所有普普通通的京中贵女一样,她脑子里秉承着的是她这些年学来的《女训》《女德》之类的东西。

她对未来对婚姻也迷茫无措、惶恐不安,但是当有了未婚夫君之后,她还是下意识的把自己当成是他的人。

两个人的关系反转,是在那年元宵灯会。

当天晚上,她被风吹了,稍稍有些风寒,没有和府里的兄弟姐妹们一起去看灯会。

一个人在院子里看月亮,难免有些寂寥。

这个时候,那个风流不羁,从来不把世俗放在眼里的未婚夫,竟然爬墙翻窗,来到了她的院子。

看到眼前这个身穿白衣的男人,林夕儿从来从容不迫的脸上第一次出现懵逼的样子。

夏侯杰笑了:“怎么了,小未婚妻,看到未婚夫激动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林夕儿脸爆红,但还是勉强维持着自己的镇定。

“你,你,你怎么来了?”

“哦,想你了,就来了。”

林夕儿:“……”哎呀,这个人,这个人是怎么把那些羞耻之言,毫无顾忌地说出口的?

林夕儿低头不敢看他,也不再搭理他。

夏侯杰看的一脸无奈,解释道:“你爹、你哥、你弟弟,防我跟防贼似的。他们再怎么防,你也是我未婚妻啊!圣旨都下了,还能抗旨不成?这事儿都板上钉钉了,还垂死挣扎什么呢?还不如从了我,咱们婚前好好培养培养感情。”

林氏:“……”突然觉得他好像没怎么读过书,乱用成语!

“喂,未婚妻,跟未婚夫一起出去玩儿吧,外面的灯会可好看了。他们都是成双成对的,就我一个人,我好可怜啊!”

也不知是被他语气中的委屈戳中,还是被他所说之言说服。

鬼使神差的,林夕儿答应了他。

然后,遵守了贵女礼仪规矩十六年的林夕儿,第一次翻了墙,还是跟一个男人。

虽然,两个人有着未婚夫妻的名号,名正言顺的。

可是毕竟没怎么接触过,总有一种疏离感。

行走间,林夕儿总是下意识的远离他。

然后,林夕儿就发现,夏侯杰在为她抵挡旁人的碰触的时候,不着痕迹地与她保持距离。

看她眼神四处乱瞟,一副心虚模样,给她买了一个狐狸面具。

戴上面具后,她果然坦然很多。

看她多看了哪个小摊子上的小东西几眼,立刻就买了下来。

后来,她不好意思,不让他买,但是没想到回到府里,第二天他还是着人送了过来。

林夕儿忽然发现,他看似洒脱不羁的外表下,有一颗细腻体贴的心。

如果夫君不能专情,那么温柔体贴一些,总比薄情寡义强。

毕竟,一生一世一双人太难了。

父亲那么爱母亲,不还是有小妾庶女吗?

林夕儿想,大概这样,也可以了。

那晚回去,林夕儿的风寒就严重了。

她没敢说实话,只说是开了窗子的缘故。这锅,便从夏侯杰身上飞到了下人身上。

丞相夫人待人随和,不会随便打骂下人。

可是放在心尖上的女儿,因为下人伺候的不尽心,使得小姐病的更严重了,这如何也不能原谅。

在林夕儿的求情下,整个院子昨晚值夜的人都被罚了月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